隨著中國共產黨在國際舞臺上表現越發得自信,中國的工人階級也開始對資本主義殘酷的現實表現不滿。從五月開始,卡車司機、送餐工人和吊車司機舉行了三起高曝光率的全國範圍的罷工行動。這些罷工的規模,雖然跟整個工人階級相比較還算是小的,但是工人在多個重點城市聯合組織的能力展示了階級的一層正被推向更深的抗爭。

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或稱IMT) 是一個在世界各地為勞動階級和社會主義奮鬥的革命組織。日前我們組織在巴基斯坦支部的個別同志們由於我們聲援一起具有革命性的少數民族“捍衛普什圖”運動而遭到政府鎮壓。以下是在六名同志於4月22日被巴基斯坦政府軍擄走後所發表的聲明稿。而後又有一名同志的無故失蹤,也促使我們更新部分原文。您如果有意加入我們的聲援行動,請由此連結參與我們在全球發佈的連署聲援行動!

在世界各地工人階級都在開始尋找脫離資本主義危機的解決方案之下,實力仍然渺小的馬克思主義者們該如何耕耘他們與廣大群眾之間的聯繫,如何在日後革命浪潮中得以說服群眾採取社會主義革命的綱領來改變社會?來自南非,立足英國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和“戰鬥趨勢”組織(Militant Tendency)創立人泰德·格蘭特(Ted Grant)對此的精闢馬克思主義分析和幾十年建立英國最大規模托派組織的經驗,是值得當今任何想要改變世界,建立社會主義有志之士參考的重要文獻。本文為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IMT)美國支部成員約翰·彼德遜(John Peterson)為在美國出版的泰德·格蘭特選集第二卷(Ted Grant Selected Works Vol II)所寫的序言,整體地綜觀了格蘭特和當今IMT對於如何與群眾組織互動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基礎。

資本主義正在經歷其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危機。這是一起社會、經濟和政治制度的危機,並且在開始爆發在世界各地的政治動蕩中表現出來。盡管統治階級不遺余力地試圖埋葬馬克思主義,卻沒有比今天更需要應用它的時刻了。在這篇更新後的文章中,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及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主編艾倫·伍茲(Alan Woods)介紹了馬克思主義的意涵以及其能在今日世界中能夠扮演的角色。
譯者:章羅儲林

資本主義的世界危機是一個沒人能忽視的事實,經濟學家昨天還在向我們保證另一個1929是不可能的,而現在他們卻在談論又一次大蕭條的凶兆。IMF正在發出警告,世界範圍的嚴重而又長期的經濟衰退的風險正在增加。從美國開始的經濟崩潰現在向現實的經濟蔓延,威脅著許許多多的工作、家庭和生活。

本文是在2016年夏季的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的世界大會上討論的文章第一部分的初稿。文章的主要目的是梳理當今世界主要的經濟、社會和政治發展的趨勢,並為接下來的歷史時期提供一個階級鬥爭的分析視角。本文起草於2015年10月。

曾經有一個地方,同性婚姻是合法的,跨性別者是可以從軍的,一位公開出櫃的男同性戀者可以是一名外交部長,歧視性的法律條文被移除,而在證件上修改個人(社會)性別僅僅是一件簡單的行政事務。這個驚奇的地方在哪裡?究竟是什麼時候,這些比隨便哪一個現代國家的基本的民主與人權進步的法律被樹立起來?更重要的是,為什麼這樣的法律沒有在世界各地普遍推行?馬克思主義者們對這個景像並不陌生,這個國家即是蘇聯,而這些法律則是在俄國革命氣勢上升時期(1917年到1926年之間)在列寧和托洛茨基的領導下實施的。毫無疑問,這些法律也在後來斯大林主義反革命浪潮中與其他所有布爾什維克主義所帶來的社會和政治進步一同被廢止,粉碎。

1940年八月二十日,一名斯大林的特務在手無寸鐵的托洛茨基背後將一支冰叉砸入了他的後腦,殘暴地結束了他的生命。他當時正在撰寫的「斯大林評傳」下半部則是他眾多未完成的作品之一。這本著作在馬克思主義著作中的獨特性,在於它不僅從劃時代的社會和經濟轉型角度,也從一個重要歷史劇目中各個主人公的個體心理角度來嘗試解釋二十世紀最具決定性的事件。

Upcoming Events
No events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