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所說的資本主義的矛盾是什麼意思?"在《金融時報》上撰文的右翼經濟學家塞繆爾·布裡坦(Samnuel Brittan)問道。"基本上,這個體系產生了不斷擴大的商品和服務流動,而貧窮的無產階級化人口卻買不起。大約20年前,在蘇聯體系崩潰之後,這個觀點似乎已經過時了。但在財富和收入集中度提高之後,它需要重新審視。" [1]

隨著資本主義危機的回歸,人們對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重新產生了興趣。即使是資產階級經濟學家也不得不越來越多地對馬克思的思想進行評論,哪怕只是否定。財經報刊上幾乎沒有一天不在提到馬克思的。不足為奇的是,這種興趣的增加起到了關注馬克思的經濟危機理論的作用。(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12年8月30日)

當前,我們發現自己正身處在資本主義有史以來最深的一次危機當中。99%的人被要求為這場危機付出代價,而剩下的1%卻以驚人的速度搜刮著財富。在當前建制中,醜聞與貪污的飽和程度使得百萬群眾疏遠傳統的政治。這一切都對資本主義社會提出深切的質疑。許多人都在為當前我們所處的社會體制尋找一個新的政治選擇,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面向革命社會主義的人們也在增加。(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15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