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按:這封公開信由泰德·格蘭特寫於他被第四國際英國支部開除之後,於1950年九、十月左右發表。譯者:洪磊)

6月30日,中國政府藉由強加《新國安法》,大幅地縮減香港人民的民主權利。中共政權不擇手段迫切地要終結“一國兩制”的原則,並且對香港人民施加他們對中國大陸境內人民一樣的控制。

列夫·托洛茨基(Leon Trotsky)用了他生命的最後十年來努力使馬克思主義的真正方法在所有領域都得以持續。斯大林主義者和社會民主主義人士都歪曲和濫用了馬克思主義,以證明自己背叛工人階級運動是正當的,而托洛茨基則始終對工人面臨的所有問題提出了革命性立場。 (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00年3月)

2015年英國工黨的年度大會上,在傑瑞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勝選黨魁後不久,工黨黨員們投票贊成了一項由英國聯合工會(Unite)發起的動議:只有在聯合國支援的情況下,才支持對敘利亞的轟炸。而就在最近,英國下議院投票通過並授權了在沒有聯合國支援的情況,進行這次的轟炸行動。科爾賓的盟友、工黨內部的左翼人士黛安·艾勃特(Diane Abbott)態度謹慎地説道:“如果某些下議院議員打算採取軍事行動,他們的第一步是否應該要對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進行施壓,以取得某種聯合國決議?”。(按:本文原文於2016年2月26日發表。)

對於資本主義如何發展的一個經典觀點是,在封建社會中出現了由商人、銀行家、以及早期工業家所組成的階級,也就是資產階級,而為了使這個階級能發展出它所有的潛能,就需要一場資產階級革命來打破由土地封建貴族所設下的重重限制。在法國與英國,事情或多或少都是這樣發展的,但在日本卻不是如此。(按:原文發表於2011年7月11日)

(按:本文原文於2019年8月12日發表於《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In Defence of Marxism)。 當時正直另一國際組織工人國際委員會(Committee for a Workers International)爆發全球性的公開分裂。目前運作《衛馬網》的組織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由於在1990年代被工國委官僚性地開除,認為有必要針對今次工國委的分裂和各方說詞做出評論和分析,為任何誠心立志於建立一個革命馬克思主義國際組織的有志之士們提供重要澄清。工國委當時的分裂在本文發表後已成定局。自稱“工國委多數派”的人士隨後於2020年2月5日對外宣布成立了“國際社會主義替代(International Socialist Alternative)”。此組織在東亞具有一個“中港台”支部,其旗下的分支分別為“社會主義行動(香港)”以及“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台灣)”,並運作“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網站。)

上週末,有數十萬人在全美數百座城市走上街頭示威遊行。這是自喬治·佛洛依德(George Floyd)於5月25日在明尼亞波利斯遭到種族歧視的員警殺害後,最大的示威行動。而在世界各地的數百座城市中,也有數十萬的年輕人與工人們參與了反對種族歧視與警察暴力的抗議活動,並在世界各地聲援這場美國的群眾運動。(按:本文原文於2020年6月10日發表)

5月21日,在中共政權屬意下,中國人大正式通過了香港版的國安法,直接從中央而不是透過香港特區的立法會對香港人民施加一系列反民主權利的法條。對此美國總統川普立即抓緊機會,企圖利用此問題將注意力轉移開他自己深陷危機的政府。 美國統治階級無權向任何人說教民主權利的需要,美國全國正爆發著針對警察殺人、種族主義和不平等的起義。 實際上,川普要抨擊中國的真正原因是通過弘揚美國民族主義來加強自己,也就是鞏固反對目前美國群眾抗爭的社會、政治階層對他的支持。

在過去兩年內,遭警察殺害的美國人,比過去十八年內死於阿富汗戰爭的美國人還多。而過去三年,遭警察殺害的美國人,也比死於911恐怖攻擊的人還多。這樣的情況加上毀滅性的經濟危機與新冠病毒的嚴重疫情,我們很容易理解為什麼社會的情緒已經到達了臨界點,因為幾世紀以來所積累的憤怒和屈辱已經蔓延到了街頭上。(按:原文發表於 2020年6月4日)

George Floyd遭警方殺害案(一名手無寸鐵的黑人,在明尼亞波尼斯遭到四名警察扣上手銬後,被壓制頸部而身亡),已經引發了橫跨全美的抗議浪潮,並且在幾個城市中,抗議的浪潮已經逐漸升級為失控層級。在Ahmaud Arbery與Breonna Taylor遭殺害後,一連串無止盡的警察執法殺害案件,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引發了一波對美國社會中所有不公不義,壓抑已久如海嘯一般的憤怒。必然性已藉由偶然表達出來—儘管Floyd的遇害絕非偶然。(按:原文寫於2020年5月30日)

5月20日,台灣總統蔡英文正式開始她第二任的總統任期。在世界資本主義急速陷入歷史性危機之前,蔡英文的就職典禮演說卻反映了民進黨政府訴求維持台灣以往現狀的意圖。但是,在疫情仍然肆虐,全球經濟崩盤,以及隨之而來的國際階級鬥爭浪潮下,把持著“進步”形象來維持現狀的蔡英文政府日後只有攻擊勞工階級來為資本家保衛現狀的餘地,而台灣的勞工和青年們也必須為這一前景做出準備。

無條件基本收入,意指政府對所有公民給予無條件限制的一定款項,最近已經成為在主流經濟討論中受到注目,左派和右派各有擁護這一方案的人物,他們認為無條件基本收入可以解決危機纏身的資本主義體制所產生的各種社會弊病。(按:本文原文於2017年2月9日發表在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上,但現今此一話題仍然相當受到矚目,《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中文翻譯團隊也因此選擇現在發表翻譯。)

隨著新冠病毒病例在美國持續增加,疫情趨緩也看似遙遙無期,麻薩諸塞州的護士們發現:為了保持自身和病人們的安全與健康,他們須要對抗的敵人不只是病毒本身。在政府的無能無為以及醫院資方和股東所對醫療服務所造成的障礙之間,護士們正在行使自己的集體力量,並利用工會的資源來控制醫療物資的發放,並支持和指導所有醫護工人們。護士們的行動清楚地表明了工人控制工作場所和要求資方打開帳本等社會主義訴求的及時性和效能。

(譯者按:本文是托洛茨基在1923年5月15日於《真理報》上發表的文章。譯者根據英語馬克思主義文庫上的英語譯本翻譯。英語版亦收錄於托洛茨基《論日常生活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