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上週在貝魯特市的大爆炸,引發了憤怒與鬥爭的爆發,黎巴嫩的群眾再次走上街頭。對此我們做出以下聲援:除了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 黎巴嫩工人們,推翻整個腐敗的體制吧!(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8月10日)

(7月30日,前台灣總統和前國民黨主席李登輝去世。儘管李氏大半生都是一位國民黨官僚,但其在1990年代擔任總統期間進行的一系列政治變革贏得了資產階級自由主義者的讚許,甚至被稱為"民主先生"。然而不爭的事實是,在1990年代的民主改革後,國民黨至今仍然是台灣的主要政黨之一,馬克思主義者藉此機會回顧國民黨是如何從獨裁黨國機器的一環轉變,適應了台灣資產階級民主制的新環境。)

2020年8月4日,黎巴嫩首都發生了一場大爆炸,導致了無數的破壞與傷亡。這場悲劇是一場早晚都要爆發的災難,並且會引發群眾們反對社會頂端腐敗集團的憤怒。只有勞工階級的鬥爭,才能將這般無法令人容忍的情況劃上休止符。(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8月5日)

大衛·哈維是一名大學教授和地理學家,自稱是一名馬克思主義者。隨著新一代年輕人在2008年的危機後對馬克思主義產生興趣,他關於《資本論》的系列視頻講座已被數十萬人觀看。出於這些原因,他最近發表的反對革命推翻資本主義的言論順理成章地引起了轟動。 (按:本文原文於2020年6月25日發表。譯者:洪磊)

由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IMT)所主辦的“2020年國際馬克思主義大學”網路學習營(International Marxist University 2020, IMU),以一種從它籌備之初就把持的革命樂觀主義,拉下了活動的帷幕。為期四天(7月25日-28日)的活動,有來自超過全球115個國家的6,500支持者報名參加IMU,而這場活動的網路開幕式的觀看數就高達了10,000次以上,同時也為IMT籌得了超過250,000歐元的捐款。這是一場近代的國際馬克思主義的盛事,我們在其他地方也找不到的最高層次的政治討論。這場學習營是正統馬克思主義理念與傳統,以及加上使這場活動成為可能的,來自同志們與支持者們為革命奉獻的精神的力量的最佳證明。

近年來,反對性別壓迫和基於性取向的歧視的鬥爭已經在許多國家發展成為了群眾性運動。我們看到大規模的抗議活動,表達著幾十年來積攢下的憤怒和反叛,抗擊著那種令人惱火的體制性干預——這種體制不僅迫使你每天為生計奔波,而且還聲稱有權決定你在私人生活中能做什麼或不能做什麼、可以和誰發生性關係或其他關係、是否可以養育子女,等等,並使得任何背離所謂“傳統家庭”規範的人陷入社會與法律的困境。(按:本文最初刊登於意大利理論雜誌《錘子與鐮刀》,英文版於2017年9月12日發表。譯者:洪磊)

來自巴基斯坦信德省卡拉奇市的進步青年聯盟(Progressive Youth Alliance)成員穆罕默德·阿敏(Muhammad Amin)同志,日前被由巴國情治單位運作的信德省準軍事部隊“騎兵隊”(Rangers)在其位於Shah Faisal Colony區的家中擄走,至今下落不明,連警方和高等法院也不知其目前所在處。

巴基斯坦的經濟危機已經走向災難性的地步,數百萬人陷入極端貧困,甚至活活餓死。同時,政府鎮壓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當局關閉了所有讓人民能夠表達異議和憤怒的管道。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巴基斯坦支部旗下的學生團體“進步青年聯盟”(Progressive Youth Alliance,以下簡稱進青盟)成員穆罕默德·阿敏(Muhammad Amin)同志近日成為國家鎮壓的受害者之一。我們要求當局立即釋放他!

(按:這封公開信由泰德·格蘭特寫於他被第四國際英國支部開除之後,於1950年九、十月左右發表。譯者:洪磊)

6月30日,中國政府藉由強加《新國安法》,大幅地縮減香港人民的民主權利。中共政權不擇手段迫切地要終結“一國兩制”的原則,並且對香港人民施加他們對中國大陸境內人民一樣的控制。

列夫·托洛茨基(Leon Trotsky)用了他生命的最後十年來努力使馬克思主義的真正方法在所有領域都得以持續。斯大林主義者和社會民主主義人士都歪曲和濫用了馬克思主義,以證明自己背叛工人階級運動是正當的,而托洛茨基則始終對工人面臨的所有問題提出了革命性立場。 (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00年3月)

2015年英國工黨的年度大會上,在傑瑞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勝選黨魁後不久,工黨黨員們投票贊成了一項由英國聯合工會(Unite)發起的動議:只有在聯合國支援的情況下,才支持對敘利亞的轟炸。而就在最近,英國下議院投票通過並授權了在沒有聯合國支援的情況,進行這次的轟炸行動。科爾賓的盟友、工黨內部的左翼人士黛安·艾勃特(Diane Abbott)態度謹慎地説道:“如果某些下議院議員打算採取軍事行動,他們的第一步是否應該要對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進行施壓,以取得某種聯合國決議?”。(按:本文原文於2016年2月26日發表。)

對於資本主義如何發展的一個經典觀點是,在封建社會中出現了由商人、銀行家、以及早期工業家所組成的階級,也就是資產階級,而為了使這個階級能發展出它所有的潛能,就需要一場資產階級革命來打破由土地封建貴族所設下的重重限制。在法國與英國,事情或多或少都是這樣發展的,但在日本卻不是如此。(按:原文發表於2011年7月11日)

(按:本文原文於2019年8月12日發表於《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In Defence of Marxism)。 當時正直另一國際組織工人國際委員會(Committee for a Workers International)爆發全球性的公開分裂。目前運作《衛馬網》的組織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由於在1990年代被工國委官僚性地開除,認為有必要針對今次工國委的分裂和各方說詞做出評論和分析,為任何誠心立志於建立一個革命馬克思主義國際組織的有志之士們提供重要澄清。工國委當時的分裂在本文發表後已成定局。自稱“工國委多數派”的人士隨後於2020年2月5日對外宣布成立了“國際社會主義替代(International Socialist Alternative)”。此組織在東亞具有一個“中港台”支部,其旗下的分支分別為“社會主義行動(香港)”以及“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台灣)”,並運作“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網站。)

上週末,有數十萬人在全美數百座城市走上街頭示威遊行。這是自喬治·佛洛依德(George Floyd)於5月25日在明尼亞波利斯遭到種族歧視的員警殺害後,最大的示威行動。而在世界各地的數百座城市中,也有數十萬的年輕人與工人們參與了反對種族歧視與警察暴力的抗議活動,並在世界各地聲援這場美國的群眾運動。(按:本文原文於2020年6月10日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