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洛茨基对人民阵线主义的批判

人民阵线一词是在1930年代创造的,指的是工人政党(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政党)与所谓的“进步”资产阶级政党(自由派,共和党,激进派等)结盟。示范这一政策的两个经典例子是在法国和西班牙。1931年和1936年,西班牙社会党(PSOE)再次与资产阶级政党组成联盟。1936年在法国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共产党也是这些人民阵线的一部分。共产党和社会党的领导人在阻止工人阶级的革命运动中都扮演了危险的角色。这为反动派的胜利奠定了基础。而在西班牙,这导致革命葬送在佛朗哥手中。(按:本篇书单原发表于2000年,译者:k2e4z7x9)

问题是,这些政党的领导人为什么抛弃了他们面前的革命机会?事实上,与资产阶级之中所谓的进步或民主派结盟的想法并不新鲜。孟什维克在俄国革命期间就已经提出了这个想法。由于俄罗斯仍然是一个相对落后的国家,农民人口众多,孟什维克认为,革命的下一阶段不可能是社会主义的,因为物质条件不存在。这将是资产阶级,也就是说,革命的任务将是推翻地主贵族阶级,并把资产阶级推上权力,而资产阶级将承担建设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任务。只有实现了这一点,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才会成熟。

托洛茨基甚至在俄国资产阶级上台之前就已经解释了这种理论的反动性质,因此发展了他的“不断革命”论。列宁了解在1917年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性,因此在实际的革命事件发生时,与托洛茨基把持完全一致的观点。因此,我们可以将1930年代社会党领导人的行为解读成他们遵循着孟什维克的基本主张。但是,我们如何解释共产党的行为?列宁和托洛茨基领导下的第三国际摒弃了革命二段论(首先是民主的,后来才是社会主义的)这种说法。

共产党领导人的行为只能用苏维埃俄国的官僚主义堕落来解释,那里的官僚主义把持着了与世界工人阶级利益相反的利益。到1930年代,十月革命的真正革命传统被埋葬了,斯大林复兴了旧的“革命阶段”理论。因此(西班牙的斯大林主义者们声称):由于西班牙仍相对不发达,工人阶级不应掌权,而应支持资产阶级的民主派。这种言论以“共产主义”的标签被推销个大众。群众被告知,他们不够强大,无法掌权。他们必须与部分资本家阶级结盟。

这条路线导致西班牙工人的挫败。它以前曾应用于1925-27年的中国革命。年轻的中国共产党那时也被反动势力压垮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斯大林主义者在法国和意大利又重复了这一行动方针,在那里,1943-48年的革命浪潮最终被击败,并创造了资本主义得以复苏的环境。在法国和意大利,共产党都加入了由资产阶级政党领导的政府。他们为此合作付出的代价是随后的选举失利。资本家不必诉诸于公开的反动方法(例如法西斯主义或军事统治),因为工人被打败并士气低落,然后随之而来的巨大经济繁荣为资产阶级议会民主制的稳定创造了条件。

1970-73年间,共产党和社会党领导人在智利不但采用了同样的人民阵线理论,更为皮诺切特政变奠定了基础!意大利共产党的领导人以智利的经验为起点,发展了“历史妥协”理论。他们解释道,发生政变是因为智利基督教民主党(当地最保守的资产阶级政党之一)不属于阿连德政府。他们争辩说,为了避免在意大利发生同样的事情,有必要与意大利基督教民主党结盟。我们再次看到悲剧的重演:在1976年赢得创纪录的选票之后,意大利共产党在1979年选举中惨败,并开始长期式微。

事实是,所谓的“资产阶级的进步派”是不存在的。这些所谓的“民主人士”总是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企图与工人结盟,也就是当资本主义危机导致革命条件日趋成熟的时刻。他们知道:他们唯一的选择是利用工会领导人和工人政党的领导人来压制工人,以确保他们不会超出革命的“民主阶段”。因此,资产阶级的财产和状态保持不变。没有把经济的全面控制权交给工人,没有废除资本主义,就不可能解决工人阶级面临的任何问题。因此,希望幻灭的过程在群众之间开始了,从而使工人对自己的势力失去信心。这要么会导致类似1973年智利的政变结局,要么造成反动保守政府通过选票重返执政。

托洛茨基对人民阵线问题进行了宝贵的分析,所有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都应该研究这些材料。 

我们推荐以下文献: 

  • 《托洛茨基论法国》文集,该书不在线提供,但可以从Wellred Books预定英文版。

我们也建议阅读: 

  • 智利:大难临头
    皮诺切特发动军事政变的两年前,艾伦·伍兹(Alan Woods)于1971年9月撰写这片文章。告诫如果“人民团结”(即人民阵线)政府未能动员群众并实施真正的社会主义计划,将会面临军事政变的威胁。
  • 1973年智利的教训
    前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Pinochet)于1998年在伦敦被捕时,引起了大众对智利革命经验的极大兴趣。我们当时借此机会出版了由艾伦·伍兹于1979年撰写的一份文件,该文件分析了智利工人运动的历史,特别是阿连德的社会主义联合政府时期。谁在皮诺切特的政变背后主导?他们捍卫什么利益?阿连德政府的政策是什么?为什么尽管有所有警告他们仍无法阻止政变?
  • 1931-37年西班牙大革命
    泰德·格兰特(Ted Grant)的这本小册子于1973年首次发表,为当时西班牙反对佛朗哥政权的地下运动内部进行的讨论提供贡献。本文总结了西班牙革命的经验教训,为西班牙青年社会主义者,UGT和PSOE中新一代工人和青年的重新培养做出了贡献。我们也在此提供这本小册子1995年再版的序言,作为回应斯大林主义者在左派导演肯·罗奇(Ken Loach)出品电影《土地与自由》后,对于西班牙内战再次重复的谎言。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