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夾在“冠狀”和“官狀”病毒之間的中國群眾

中國的冠狀病毒疫情已經達到相當危急的程度。根據官方統計,迄今全國已確診的病例達到5,997例,其中絕大多數在湖北省省會武漢市。但是,到目前為止,已有九個省份通報多於100確診病例,其中最甚者為工業大省浙江和廣東。冠狀病毒已擴散到中國境外,從南邊近鄰泰國到遙遠的澳大利亞和美國。  

中共政權已頒布大規模措施來遏制疫情的蔓延。除武漢外,湖北其他13個城市也被宣布處於封城狀態,覆蓋了3500萬人。所謂的“人民解放軍”已經進駐武漢。中共最高機構政治局常委成立了一個小組直接監督疫情控管。 

一種普遍的恐懼情緒席捲了全中國。疫情中心武漢市近乎變成一座鬼城,成千上萬的居民不是逃亡市外,就是將自己關在家裡。在武漢市以北1100多公里外的北京,儘管確診病例相對較少(102例),但幾乎每個在街上的人都戴著口罩。事實上全國各地的口罩供給都陷入短缺,無法滿足全國各地(尤其是來自湖北)的需求。但是,眾所周知,口罩並不能防止自己被感染。充其量只能防止已經感染的人的唾液飛沫傳播到他人。

一名 長江日報哽咽著錄下疫情中的武漢被廣為流傳。:

在恐懼中,有些要緊的問題也油然而生。當局需要回答:這病毒是從哪裡來的?它實際上如何傳播?政府的措施會奏效嗎? 一少部分人更提出一個關鍵性問題:為什麼疫情可以被放縱到如此的地步?

“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政權對這些問題提供了模棱兩可,變化多端的答案。知道群眾仍然對2002年SARS疫情的經歷深感不滿(當時,政府將疫情掩蓋了三個多月,並積極壓制那些試圖報導此事的人,直到無法繼續否認為止),習近平政權向人民保證,他不同於他的前輩胡錦濤。所有合法媒體都經常報導有關疫情的最新動態,政府同時也頒布了霸氣而果敢的命令。 賺人熱淚的溫情故事,如一些武漢居民自行組織開窗戶齊唱國歌來鼓舞士氣的行動被廣為歌頌 (而官方也禮貌地提醒這些市民在唱歌時要記得戴口罩)。頭號官媒中央電視直播了新雷神山醫院的工地現場。這是政府在疫情到來後命令建造的新醫院之一,將配備5G技術。 

儘管如此,這些令人眼花撩亂的資訊爆炸始終無法回答一些基本問題。如病源雖然大多被認定為野生動物,卻仍然未獲得確認。更重要的是,該疾病的傳播機制仍不確定,而當局卻等到1月20日,直到確診病例已達到198例(在此3天前只有45例),才承認該病毒有人傳人的性質。在此之前,根據《健康報》報導,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一組科學家已於1月5日獲得新病毒的整個基因組序列,並在國際上發表了他們的發現。(注:在執筆之際,作者無法重新找到《健康報》原文,故引用《雲南網》轉載。 )《財新》 更報導,自1月11日以來,對冠狀病毒前41名患者執行研究的科學家們已經看到人傳人的跡象。請注意,首例確診的感染病例是在2019年12月1日報告的。

中央政府將這次疫情的遲鈍反應和公佈歸咎於武漢市政府,特別是市長周先旺。作為一名被高層“當選”而不是由市民投票產生出的市長,周先旺犯下了許多公關失誤,使他成了當然的代罪羔羊。 1月26日,周先旺聲稱武漢已經完全解決了醫用防護服的短缺問題,但湖北省省長王曉東卻在當天隨後指出防護服仍然嚴重短缺。在武漢宣布封城後四天,周氏卻報告封城令後有500萬人(將近全市一半人口)離開了武漢。

官方將大部分責任歸咎於武漢市市長周先旺。 //圖片來源:中央電視

對此,中央最兇悍的鷹犬官媒之一《環球時報》對武漢市政府作出了嚴厲的批評

“必須指出,武漢市沒有採取必要的緊急措施,未能阻止這麼多人前往全國各地,這是非常令人遺憾的工作疏漏。這一情況使得在全國開展疫情防控變得殊為複雜,公眾對此有強烈不滿,輿論的這種情況是應當被坦然面對的。”

因此,高層給我們提供了一份難得可以確認的信息:周先旺同志作為一名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幹部的時日已經不多。不幸的是,官僚失誤的弊病似乎也無法得到遏制。 1月26日上午,廣東省汕頭市政府突然宣布封城。這座離武漢市1100公里外的重要港口城市宣布封城,對於全國乃至全世界而言都是一起駭人的發展,但汕頭市府在宣布封城之後僅兩個小時內就撤回了前令。在此期間,恐懼的市民可以理解地湧入市場購入物資

但退一步來看,只有在渴望通過各級政府的宏偉姿態炫耀其“效率”和“果斷”的獨裁政權領導下,這些失誤才會發生。封城或是迅速興建醫院的大氣命令背後存在著一些根本性問題,例如管制湖北省內3500萬人動向就需要打點千百項後勤事務。指望周先旺市長達成阻止500萬名驚恐且決心逃亡的市民離開武漢這座世界第41大城市,無論他個人能力如何,都是不可能的任務。此外,醫務人員/救援人員能否在一個封閉的大城市中得到足夠運輸也是一大問題。總體而言,中共政權通過本質上浮誇的作秀來維持其“堅強而穩定”形象的手法,只會為那些在前線試著解決問題卻同時要遵守命令的人員產生更大的失誤餘地。

從根本上來說,正是中共主導復辟和維持的社會體制,即唯利是圖的資本主義制度,致使疫情升級到了今天的水平。直到1月17日,也就是疫情爆發數週後和數名醫務人員感染了病毒後,武漢市政府仍繼續推廣其年度“春節文化惠民活動”,以在節日期間吸引遊客到武漢來。1月19日,在政府承認該病毒是人傳人的前一天,武漢的百步亭社區甚至舉行了盛大的萬人宴。中央把這一錯誤歸咎於武漢市政府,但是為了最大化利潤而無視人民福祉,是任何資本主義政府都幹得出來的事,無論層級。

西方帝國主義列強本質上也如出一徹。他們的媒體不遺餘力地對中共的失敗指指點點,為中國人民的困境哭泣著鱷魚的眼淚。但可以想見,如果相同的疫情爆發在美國,美國勞工階級的命運不是掌握在極權官僚,而是在私有巨頭藥商,健康保險企業,醫院網絡的手中。

儘管疫情爆發,武漢政府仍堅持舉辦春節慶祝活動,以推動旅遊業發展,直到形勢變得極其嚴重。 //圖片來源:湖北省政府儘管疫情爆發,武漢政府仍堅持舉辦春節慶祝活動,以推動旅遊業發展,直到形勢變得極其嚴重。 //圖片來源:湖北省政府

全世界的馬克思主義者在這個艱難的時期都與中國的工人和青年們站在同一陣線。儘管形勢險峻,但當今世界最強大的無產階級——中國勞工階級——鐵定可以度過這場危機。在同冠狀病毒的鬥爭結束後,中國勞工階級可能會轉向企圖治癒一個更慢性的疾病:中共資本主義獨裁政權。.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