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夹在“冠状”和“官状”病毒之间的中国群众

中国的冠状病毒疫情已经达到相当危急的程度。根据官方统计,迄今全国已确诊的病例达到5,997例,其中绝大多数在湖北省省会武汉市。但是,到目前为止,已有九个省份通报多于100确诊病例,其中最甚者为工业大省浙江和广东。冠状病毒已扩散到中国境外,从南边近邻泰国到遥远的澳大利亚和美国。  

中共政权已颁布大规模措施来遏制疫情的蔓延。除武汉外,湖北其他13个城市也被宣布处于封城状态,覆盖了3500万人。所谓的“人民解放军”已经进驻武汉。中共最高机构政治局常委成立了一个小组直接监督疫情控管。 

一种普遍的恐惧情绪席卷了全中国。疫情中心武汉市近乎变成一座鬼城,成千上万的居民不是逃亡市外,就是将自己关在家里。在武汉市以北1100多公里外的北京,尽管确诊病例相对较少(102例),但几乎每个在街上的人都戴着口罩。事实上全国各地的口罩供给都陷入短缺,无法满足全国各地(尤其是来自湖北)的需求。但是,众所周知,口罩并不能防止自己被感染。充其量只能防止已经感染的人的唾液飞沫传播到他人。

一名 长江日报 记者哽咽著录下疫情中的武汉被广为流传。:

 

在恐惧中,有些要紧的问题也油然而生。当局需要回答:这病毒是从哪里来的?它实际上如何传播?政府的措施会奏效吗?一少部分人更提出一个关键性问题:为什么疫情可以被放纵到如此的地步?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政权对这些问题提供了模棱两可,变化多端的答案。知道群众仍然对2002年SARS疫情的经历深感不满(当时,政府将疫情掩盖了三个多月,并积极压制那些试图报导此事的人,直到无法继续否认为止),习近平政权向人民保证,他不同于他的前辈胡锦涛。所有合法媒体都经常报导有关疫情的最新动态,政府同时也颁布了霸气而果敢的命令。赚人热泪的温情故事,如一些武汉居民自行组织开窗户齐唱国歌来鼓舞士气的行动被广为歌颂 (而官方也礼貌地提醒这些市民在唱歌时要记得戴口罩)。头号官媒中央电视直播了新雷神山医院的工地现场。这是政府在疫情到来后命令建造的新医院之一,将配备5G技术。 

尽管如此,这些令人眼花撩乱的资讯爆炸始终无法回答一些基本问题。如病源虽然大多被认定为野生动物,却仍然未获得确认。更重要的是,该疾病的传播机制仍不确定,而当局却等到1月20日,直到确诊病例已达到198例(在此3天前只有45例),才承认该病毒有人传人的性质。在此之前,根据《健康报》报导,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一组科学家已于1月5日获得新病毒的整个基因组序列,并在国际上发表了他们的发现。 (注:在执笔之际,作者无法重新找到《健康报》原文,故引用《云南网》转载。 )《财新》 更报导,自1月11日以来,对冠状病毒前41名患者执行研究的科学家们已经看到人传人的迹象。请注意,首例确诊的感染病例是在2019年12月1日报告的。

中央政府将这次疫情的迟钝反应和公布归咎于武汉市政府,特别是市长周先旺。作为一名被高层“当选”而不是由市民投票产生出的市长,周先旺犯下了许多公关失误,使他成了当然的代罪羔羊。 1月26日,周先旺声称武汉已经完全解决了医用防护服的短缺问题,但湖北省省长王晓东却在当天随后指出防护服仍然严重短缺。在武汉宣布封城后四天,周氏却报告封城令后有500万人(将近全市一半人口)离开了武汉。

官方将大部分责任归咎于武汉市市长周先旺。 //图片来源:中央电视官方将大部分责任归咎于武汉市市长周先旺。 //图片来源:中央电视

对此,中央最凶悍的鹰犬官媒之一《环球时报》对武汉市政府作出了严厉的批评

“必须指出,武汉市没有采取必要的紧急措施,未能阻止这么多人前往全国各地,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工作疏漏。这一情况使得在全国开展疫情防控变得殊为复杂,公众对此有强烈不满,舆论的这种情况是应当被坦然面对的。”

因此,高层给我们提供了一份难得可以确认的信息:周先旺同志作为一名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干部的时日已经不多。不幸的是,官僚失误的弊病似乎也无法得到遏制。 1月26日上午,广东省汕头市政府突然宣布封城。这座离武汉市1100公里外的重要港口城市宣布封城,对于全国乃至全世界而言都是一起骇人的发展,但汕头市府在宣布封城之后仅两个小时内就撤回了前令。在此期间,恐惧的市民可以理解地涌入市场购入物资

但退一步来看,只有在渴望通过各级政府的宏伟姿态炫耀其“效率”和“果断”的独裁政权领导下,这些失误才会发生。封城或是迅速兴建医院的大气命令背后存在着一些根本性问题,例如管制湖北省内3500万人动向就需要打点千百项后勤事务。指望周先旺市长达成阻止500万名惊恐且决心逃亡的市民离开武汉这座世界第41大城市,无论他个人能力如何,都是不可能的任务。此外,医务人员/救援人员能否在一个封闭的大城市中得到足够运输也是一大问题。总体而言,中共政权通过本质上浮夸的作秀来维持其“坚强而稳定”形象的手法,只会为那些在前线试着解决问题却同时要遵守命令的人员产生更大的失误余地。

从根本上来说,正是中共主导复辟和维持的社会体制,即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制度,致使疫情升级到了今天的水平。直到1月17日,也就是疫情爆发数周后和数名医务人员感染了病毒后,武汉市政府仍继续推广其年度“春节文化惠民活动”,以在节日期间吸引游客到武汉来。 1月19日,在政府承认该病毒是人传人的前一天,武汉的百步亭社区甚至举行了盛大的万人宴。中央把这一错误归咎于武汉市政府,但是为了最大化利润而无视人民福祉,是任何资本主义政府都干得出来的事,无论层级。

西方帝国主义列强本质上也如出一彻。他们的媒体不遗余力地对中共的失败指指点点,为中国人民的困境哭泣着鳄鱼的眼泪。但可以想见,如果相同的疫情爆发在美国,美国劳工阶级的命运不是掌握在极权官僚,而是在私有巨头药商,健康保险企业,医院网络的手中。

尽管疫情爆发,武汉政府仍坚持举办春节庆祝活动,以推动旅游业发展,直到形势变得极其严重。 //图片来源:湖北省政府尽管疫情爆发,武汉政府仍坚持举办春节庆祝活动,以推动旅游业发展,直到形势变得极其严重。 //图片来源:湖北省政府

全世界的马克思主义者在这个艰难的时期都与中国的工人和青年们站在同一阵线。尽管形势险峻,但当今世界最强大的无产阶级——中国劳工阶级——铁定可以度过这场危机。在同冠状病毒的斗争结束后,中国劳工阶级可能会转向企图治愈一个更慢性的疾病:中共资本主义独裁政权。.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