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離破碎的“聯合國”

(按:本文是泰德·格蘭特於1971年12月31日在英國《戰鬥報》上發表的文章,藉由當時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武裝衝突來顯示聯合國本身的無能,以及各個世界強權背後的策略。)

印度與巴基斯坦之間的戰火[1],已經將做為一個維護世界和平組織的聯合國的無能與癱瘓給暴露出來了。由兩大超級強權美國與蘇聯、剛成為新興強權的中國、以及英國與法國外加一些小國代表所組成的聯合國安理會,在這些木已沈舟的憾事上,都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辯解。蘇聯已經行使三次它身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否決權。如果在各種決議案上不符合它們的偏好,美國與中國仍然也會以否決權做為威脅手段。

就算在二戰後,世界仍然經歷了連年的戰亂。而對於每場戰亂,聯合國卻都沒有任何實際作為。只有馬克思主義所提出的以階級為本位的社會分析,才能是與事實相符的唯一解釋。對外國的政策只是對本國內部政策的接續與擴張,聯合國的政策,同樣是這些支離破碎的“聯合國”的會員國們各種政策所組成的。這些只是他們各自的外交政策在一個世界性論壇內的延伸。

聯合國是由大型帝國主義政權、一些中小型的資本主義國家、蘇聯與中國兩大斯大林主義政權,以及一些如波蘭與南斯拉夫的小型畸型工人國家所組成的。自聯合國成立以來,它的工作很清楚地不過只是在處理各個政權間次要性質的紛爭,尤其是當那些超級大國都同意要對這些小國實行某些政策時。但即使是小國之間的紛爭,只要背後個別有不同的超級強權的支持,那真正的和解也就變得不可能了。

貓哭耗子的美國帝國主義,對越南人民發動超過六年的戰爭,卻對印度向巴基斯坦的“入侵”表示譴責,實在令人作嘔。即使許多騷動都是中國斯大林主義者所策劃的一場歌舞劇,而昨天美國帝國主義還在將這些中國斯大林主義者排除在聯合國以外,今天卻是一同登台亮相,歌照唱舞照跳,然後繼續支持在卑劣神權主義下的巴基斯坦警察國家。

同樣噁心的,是大力支持統治印度的資本地主集團的蘇聯官僚。這場戰爭由於印度與蘇聯所共同簽訂的國防協定早已成定局。

蘇聯與中國的官僚們推動了這些強國政策,足見他們早已把列寧針對蘇聯在外交上,所該把持的國際主義性質與階級性質的政策給拋諸腦後。列寧與托洛茨基所有有關國際外交的主題,就是明確指出國際主義的必要與勞工階級的階級利益,以及資產階級利益在戰爭與和平時期皆展現的赤裸的背信忘義。

中國對馬克思主義的曲解

中國執政者們的各種說辭,證明了他們的立場已經遠離馬克思主義,好似中國長江怎樣連也連不到印度恆河。這些中國官僚責備印度是“對巴基斯坦內部事務的干預”。

由戰爭所導致的千萬難民流亡,足以顯示“民族獨立性的神聖原則”只是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中方對阿尤布·汗(Ayub Khan)政府和其後葉海亞·汗更加血腥的政權提供支援,表明了北京統治集團有如法國波旁王朝般[2]的愚蠢和目光短淺。他們政策的主導思想不過是中國統治官僚們的狹隘國族主義利益。

而美國政府怒吼著“印度入侵”,卻又將第七艦隊派入孟加拉灣以表他們的愛與和平。蘇聯作為反擊同樣派駐他們的戰艦入港。這些都不是和平主義者的動作。他們繼續他們武力外交的傳統。而劍拔弩張的動作是各方真正的外交手段,在聯合國內的說詞不過是配襯而已。

事實上,這些強權口口聲聲宣示他們對和平的忠誠,又孜孜不倦地整備著如核武、生化武器這些最惡毒的毀滅性武器,同時也將他們的“正規”武裝擴充到讓二戰中的希特勒、墨索里尼和日本軍隊看起來微不足道的程度。

在過去十年內,各政府光是花費在軍武上就已經上看一兆英鎊!這些強權不只是給軍火商一個大大的聖誕禮物,同時也用這些武器來彼此鬥爭,並攻擊全世界的勞工階級。

在印度和巴基斯坦,飢荒對兩國的人民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但他們的統治者還是花費了百分之五十的國家預算在軍武上。作為小型的軍事力量,兩國政府都充分地表現了武裝背後的盈利動機。認為與其相較之下糧農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與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以及其他聯合國組織所花費的微不足道的金額,來證明其可行性的幻想,可謂是極其天真的。彷彿一個富豪拿出平時滿足自己與家人朋友的巨大開銷中的幾毛錢,施捨給一個乞丐。

聯合國是由那些以租金,利益與利潤決定國家內外政策(包括在聯合國論壇內態度)的資本主義國家,以及如中國與蘇聯這些推翻了地主制度與資本主義,卻由官僚從工農手中篡奪了權力的墮落工人國家所組成的。資本統治階級的策略與官僚統治者的態度在聯合國成為主導,一則為資本家的利潤為考量,另一則為官僚統治者的貪得無厭為考量。各個大小政權的外交政策歸根究底是由權力、特權、自身收入和聲望而構成的,有時候這些甚至會讓當權者們失焦。

中蘇交惡

有著幾乎相同的社會系統的中國與蘇聯,彼此都沒有資本主義社會的動力種種矛盾,沒有資本主義導致對於市場、資源、原物料、勢力範圍的爭奪(這些爭奪過去是導致戰爭的主因),卻因為兩方寄生統治者的利益,從而在世界舞台上針鋒相對。他們忘了世界資本主義與無產波拿巴或被獨裁統治的工人國家之間的矛盾有多大?而各個大小不一的資本政權之間的不可調和與利益衝突又有多大?

在安全理事會上,英國與法國在印度與巴基斯坦衝突內採取“中立態度“來謀求各自的最大利益。事實上,這兩個於1956年曾攻擊埃及的國家並不是因為改過向善才採用和平主義,而是因為他們自身在亞洲的影響和力量已經式微。

安理會內部的僵局迫使這起爭議被移交至聯合國大會。雖然大會以絕大多數表決呼籲印巴兩方停火。但是當權者們卻完全置之不理,就如先前聯合國大會呼籲英國在羅德西亞(現為辛巴威)終止少數派專政而將權力下放給社會多數一般。

世界和平是無法透過聯合國達成的。事實上聯合國是扮演著資本主義利潤的盾牌,並且用來麻痺勞工階級和世界人民,讓他們幻想國與國之間的衝突可以由各國代表協商來得到皆大歡喜的解決。馬克思主義很早之前解釋過,重要的不是由誰挑起了戰爭,特別是在今日,如印度與巴基斯坦一樣,雙方都控訴對方才是戰爭的原兇,更是難以決定是非對錯。在討論中佔有重要性的應是衝突的各種源由,和暴露出來的各種階級利益。自然,衝突者們之間都會以忠義之名,各自宣示是為了保衛“民族、民主、自由”的同時,也不會忘記順便保衛一下“世界和平”。就以實際的印巴衝突為例,事實上,雙方地主與資產階級的利益,才是發生戰爭的原因。

以整個歷史尺度來看,在眼下還只是初始時期的資本主義危機,最後會透過更多的戰爭與衝突而成熟。如果階級鬥爭不是要在主要的資本國家推翻資本主義,那它便要讓反動與法西斯主義得逞。到時第三次世界大戰,文明的滅絕甚至是人類的滅絕將是無可迴避的。

必須消滅對社會主義的扭曲

過去五十年的歷史的結論就是:通往和平的道路終歸是坎坷的。階級鬥爭的發展是抵擋戰爭的唯一保證。所有國家的勞工都為了相同利益來共同對抗資本統治階級。他們也為了相同的利益而要來消除在中國與蘇聯的社會主義變態,並爭得屬於工人的社會主義民主。

早期蘇聯的國際外交政策,取決於需要讓世界勞工階級認清階級鬥爭這個課題,以及讓蘇聯作為整個世界勞工階級利益的代表。

反觀現在,如今在玩弄整個世界政局的蘇聯與中國統治者們,他們所作的僅僅只是要加遽在世界各地的權力鬥爭。中國與蘇聯都為了如印度與巴基斯坦這樣的資本附庸國提供武力支援,後兩者之間的戰爭只是代理了前兩者之間的戰爭。中國與美國帝國主義在這個問題上支持相同的政策,但在這樣稍縱即逝的外交與軍事策略同盟下,所有協議隨時會有所改變並反轉。在這樣的流沙中,我們找不到通往社會主義與和平的策略。

爭取和平的鬥爭就是爭取社會主義的鬥爭。一個由社會主義工人國家們所聯合起來的世界聯邦,是世界和平,同時也是讓世界上所有人能夠共生共榮這件事成真的唯一保證。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註釋

[1] 譯者註:指1971年的印巴衝突

[2] 譯者註:在此指法國歷史上在拿破崙退位後重新執政的波旁王室。後者完全不理解法國大革命為何爆發,從而在復辟後重蹈覆轍,並隨後再次面臨革命情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