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离破碎的“联合国”

(按:本文是泰德·格兰特于1971年12月31日在英国《战斗报》上发表的文章,藉由当时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武装冲突来显示联合国本身的无能,以及各个世界强权背后的策略。)

印度与巴基斯坦之间的战火[1],已经将做为一个维护世界和平组织的联合国的无能与瘫痪给暴露出来了。由两大超级强权美国与苏联、刚成为新兴强权的中国、以及英国与法国外加一些小国代表所组成的联合国安理会,在这些木已沉舟的憾事上,都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辩解。苏联已经行使三次它身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如果在各种决议案上不符合它们的偏好,美国与中国仍然也会以否决权做为威胁手段。

就算在二战后,世界仍然经历了连年的战乱。而对于每场战乱,联合国却都没有任何实际作为。只有马克思主义所提出的以阶级为本位的社会分析,才能是与事实相符的唯一解释。对外国的政策只是对本国内部政策的接续与扩张,联合国的政策,同样是这些支离破碎的“联合国”的会员国们各种政策所组成的。这些只是他们各自的外交政策在一个世界性论坛内的延伸。

联合国是由大型帝国主义政权、一些中小型的资本主义国家、苏联与中国两大斯大林主义政权,以及一些如波兰与南斯拉夫的小型畸型工人国家所组成的。自联合国成立以来,它的工作很清楚地不过只是在处理各个政权间次要性质的纷争,尤其是当那些超级大国都同意要对这些小国实行某些政策时。但即使是小国之间的纷争,只要背后个别有不同的超级强权的支持,那真正的和解也就变得不可能了。

猫哭耗子的美国帝国主义,对越南人民发动超过六年的战争,却对印度向巴基斯坦的“入侵”表示谴责,实在令人作呕。即使许多骚动都是中国斯大林主义者所策划的一场歌舞剧,而昨天美国帝国主义还在将这些中国斯大林主义者排除在联合国以外,今天却是一同登台亮相,歌照唱舞照跳,然后继续支持在卑劣神权主义下的巴基斯坦警察国家。

同样恶心的,是大力支持统治印度的资本地主集团的苏联官僚。这场战争由于印度与苏联所共同签订的国防协定早已成定局。

苏联与中国的官僚们推动了这些强国政策,足见他们早已把列宁针对苏联在外交上,所该把持的国际主义性质与阶级性质的政策给抛诸脑后。列宁与托洛茨基所有有关国际外交的主题,就是明确指出国际主义的必要与劳工阶级的阶级利益,以及资产阶级利益在战争与和平时期皆展现的赤裸的背信忘义。

中国对马克思主义的曲解

中国执政者们的各种说辞,证明了他们的立场已经远离马克思主义,好似中国长江怎样连也连不到印度恒河。这些中国官僚责备印度是“对巴基斯坦内部事务的干预”。

由战争所导致的千万难民流亡,足以显示“民族独立性的神圣原则”只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中方对阿尤布·汗(Ayub Khan)政府和其后叶海亚·汗更加血腥的政权提供支援,表明了北京统治集团有如法国波旁王朝般[2]的愚蠢和目光短浅。他们政策的主导思想不过是中国统治官僚们的狭隘国族主义利益。

而美国政府怒吼着“印度入侵”,却又将第七舰队派入孟加拉湾以表他们的爱与和平。苏联作为反击同样派驻他们的战舰入港。这些都不是和平主义者的动作。他们继续他们武力外交的传统。而剑拔弩张的动作是各方真正的外交手段,在联合国内的说词不过是配衬而已。

事实上,这些强权口口声声宣示他们对和平的忠诚,又孜孜不倦地整备着如核武、生化武器这些最恶毒的毁灭性武器,同时也将他们的“正规”武装扩充到让二战中的希特勒、墨索里尼和日本军队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程度。

在过去十年内,各政府光是花费在军武上就已经上看一兆英镑!这些强权不只是给军火商一个大大的圣诞礼物,同时也用这些武器来彼此斗争,并攻击全世界的劳工阶级。

在印度和巴基斯坦,饥荒对两国的人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但他们的统治者还是花费了百分之五十的国家预算在军武上。作为小型的军事力量,两国政府都充分地表现了武装背后的盈利动机。认为与其相较之下粮农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与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以及其他联合国组织所花费的微不足道的金额,来证明其可行性的幻想,可谓是极其天真的。仿佛一个富豪拿出平时满足自己与家人朋友的巨大开销中的几毛钱,施舍给一个乞丐。

联合国是由那些以租金,利益与利润决定国家内外政策(包括在联合国论坛内态度)的资本主义国家,以及如中国与苏联这些推翻了地主制度与资本主义,却由官僚从工农手中篡夺了权力的腐化工人国家所组成的。资本统治阶级的策略与官僚统治者的态度在联合国成为主导,一则为资本家的利润为考量,另一则为官僚统治者的贪得无厌为考量。各个大小政权的外交政策归根究底是由权力、特权、自身收入和声望而构成的,有时候这些甚至会让当权者们失焦。

中苏交恶

有着几乎相同的社会系统的中国与苏联,彼此都没有资本主义社会的动力种种矛盾,没有资本主义导致对于市场、资源、原物料、势力范围的争夺(这些争夺过去是导致战争的主因),却因为两方寄生统治者的利益,从而在世界舞台上针锋相对。他们忘了世界资本主义与无产波拿巴或被独裁统治的工人国家之间的矛盾有多大?而各个大小不一的资本政权之间的不可调和与利益冲突又有多大?

在安全理事会上,英国与法国在印度与巴基斯坦冲突内采取“中立态度“来谋求各自的最大利益。事实上,这两个于1956年曾攻击埃及的国家并不是因为改过向善才采用和平主义,而是因为他们自身在亚洲的影响和力量已经式微。

安理会内部的僵局迫使这起争议被移交至联合国大会。虽然大会以绝大多数表决呼吁印巴两方停火。但是当权者们却完全置之不理,就如先前联合国大会呼吁英国在罗德西亚(现为津巴布韦)终止少数派专政而将权力下放给社会多数一般。

世界和平是无法透过联合国达成的。事实上联合国是扮演着资本主义利润的盾牌,并且用来麻痹劳工阶级和世界人民,让他们幻想国与国之间的冲突可以由各国代表协商来得到皆大欢喜的解决。马克思主义很早之前解释过,重要的不是由谁挑起了战争,特别是在今日,如印度与巴基斯坦一样,双方都控诉对方才是战争的原凶,更是难以决定是非对错。在讨论中占有重要性的应是冲突的各种源由,和暴露出来的各种阶级利益。自然,冲突者们之间都会以忠义之名,各自宣示是为了保卫“民族、民主、自由”的同时,也不会忘记顺便保卫一下“世界和平”。就以实际的印巴冲突为例,事实上,双方地主与资产阶级的利益,才是发生战争的原因。

以整个历史尺度来看,在眼下还只是初始时期的资本主义危机,最后会透过更多的战争与冲突而成熟。如果阶级斗争不是要在主要的资本国家推翻资本主义,那它便要让反动与法西斯主义得逞。到时第三次世界大战,文明的灭绝甚至是人类的灭绝将是无可回避的。

必须消灭对社会主义的扭曲

过去五十年的历史的结论就是:通往和平的道路终归是坎坷的。阶级斗争的发展是抵挡战争的唯一保证。所有国家的劳工都为了相同利益来共同对抗资本统治阶级。他们也为了相同的利益而要来消除在中国与苏联的社会主义变态,并争得属于工人的社会主义民主。

早期苏联的国际外交政策,取决于需要让世界劳工阶级认清阶级斗争这个课题,以及让苏联作为整个世界劳工阶级利益的代表。

反观现在,如今在玩弄整个世界政局的苏联与中国统治者们,他们所作的仅仅只是要加遽在世界各地的权力斗争。中国与苏联都为了如印度与巴基斯坦这样的资本附庸国提供武力支援,后两者之间的战争只是代理了前两者之间的战争。中国与美国帝国主义在这个问题上支持相同的政策,但在这样稍纵即逝的外交与军事策略同盟下,所有协议随时会有所改变并反转。在这样的流沙中,我们找不到通往社会主义与和平的策略。

争取和平的斗争就是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一个由社会主义工人国家们所联合起来的世界联邦,是世界和平,同时也是让世界上所有人能够共生共荣这件事成真的唯一保证。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注释

[1]译者注:指1971年的印巴冲突

[2]译者注:在此指法国历史上在拿破仑退位后重新执政的波旁王室。后者完全不理解法国大革命为何爆发,从而在复辟后重蹈覆辙,并随后再次面临革命情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