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2020大選,如何走出“亡國感”?

2020年1月11日,台灣的選民們將要以選票決定接下來4年誰將主管總統府和立法院。這兩個機關是台灣“中華民國”資產階級民主體制內最重要的統治階級機構之一。在看著民進黨於2018年九合一選舉和公投所遭受的大敗以及今年中共對香港民主抗爭的嚴酷鎮壓後,眾多的台灣勞工和青年不願讓中共勢力透過其在台買辦國民黨重返執政來摧毀台灣民眾過去爭取來的民主權利。

這個情勢在人民之間產生的“亡國感”情緒,說服了不少群眾重新支持民進黨和蔡英文。然而,實際上台灣體制給全民的政治選擇仍然只有藍和綠兩個資產階級陣營。如此的政治生態無非如同列寧所謂的“每隔幾年決定一次究竟由統治階級中的什麼人在議會里鎮壓人民、壓迫人民。”不管是現在大概會順利連任的蔡英文還是有些許可能勝選的韓國瑜,台灣的勞工階級該如何為接下來的動盪歲月做準備?

中國帝國主義對台灣的恫嚇與矛盾

台灣作為一個小的資產階級民主國家,身處於中美帝國主義博弈的中間。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存在的歷史統獨問題以及中共對台灣定期地張牙舞爪和天朝沙文主義的宣傳,讓對中政策長期以來得以阻撓階級分野在台灣政治之中的能見度。這也對台灣資產階級整體來說是個有利的局面,因為他們大可以以統獨和身分認同問題來轉移台灣群眾對其他跟深切社會經濟問題上的討論和注意。

當然,馬克思主義者們不會膚淺地將統獨議題視為“假議題。”中共併吞台灣的企圖是真實且反動的。“統一兩岸”是中共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沙文主義說詞的重要一環。在中國自己的資本主義危機持續升溫下,習近平以提倡“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再次將台海問題拿來說嘴。

但在香港,全世界都見證了林鄭港府和北京對群眾民主訴求的堅決反對和嚴厲鎮壓。而在台灣,不管是藍營的所有政客還是近來成立的“白色”民眾黨都樂於成為中帝和中國資本在台灣的買辦,推行各種加深台灣對中國資本依賴的政策。這也讓很多民眾,尤其是年輕人,認為如果以韓國瑜為首的藍營在1月大選中勝出將帶來台灣“亡國”也就是台灣民主制度被中共併吞的可能。

然而儘管習近平個人姿態看似強勢,但中共政權在近日的各種發展中已經自曝其短。川普貿易戰已經對中國造成可觀的經濟壓力。而向來聲稱香港回歸帶給港人快樂和繁榮的中南海,卻必須要解釋為什麼今年在香港出現上百萬人走上街頭抗議,以及促成反送中運動背後香港社會極度不均的背景為什麼會存在。只有在香港運動領導本身沒有訴諸階級鬥爭路線並甚至向美國求援的情況下,中共才成功借力使力將整個香港運動宣傳為境外勢力控制的仇中陰謀,防止香港運動擴散於中國其他地區。但就算如此,中共仍然無法阻止香港群眾反北京情緒的持續發酵。

香港運動的潛力是被其資產階級自由派領導和訴求,而不是中共本身的力量所牽制。//圖片來源:楊進香港運動的潛力是被其資產階級自由派領導和訴求,而不是中共本身的力量所牽制。//圖片來源:楊進

如果中國近期急促併吞台灣這樣先進且具有龐大勞工階級的國家,那它也將面對來自台灣勞苦大眾巨大,持久,甚至是革命性的抗爭。這是現在中國完全沒有能力負擔的情勢,而中南海的領導們也完全理解這些問題。因此,他們儘管虛張聲勢,但還是保持著試圖以資本和藍營資產階級的援助下,逐漸加深中國資本對台灣的政治經濟影響力。當然,不管中共採取什麼路線,他們仍然無法遏止台灣群眾對他們的反感增加,因為整個中共體制本身不可能主動放棄他們對中國群眾採用的威權體制。

國民黨的社會群眾基礎與策略

我們應該在這個框架下剖析國民黨。中國國民黨的群眾基礎除了最死忠、最傳統的部分,早在2014的太陽花運動激發的抗中意識中便解體了,這些事實反映在2014~2016年的選舉中,便是國民黨的大崩盤,其地方勢力以及利益交換的政治手法受到重創。民進黨政府主導成立的促轉會針對國民黨在歷史上曾經進行過迫害人權的責任追討及黨產凍結,削弱了國民黨的政治能力,動搖其經濟利益的裙帶關係,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國民黨候選人朱立倫得票僅380萬,立法院議席則為35席,相較於此前大減29席,國民黨狀似日薄西山。

是時,面對黨的前景堪憂,國民黨內部派系亦開始四處自尋出路,部分黨員開始為自身的政治利益盤算,黨中央的控制力逐漸不如以往,在各種議題上黨員開始各自表態,公開分裂。

在這一基礎上,將自身打扮成反體制政治人物的韓國瑜出線,透過吸取民進黨執政時群眾對民進黨積累的不滿能量,以滿口的空話許諾人民一個美好未來,在沒有工人階級政治替代方案的情勢下,群眾透過選票「懲罰」了民進黨,卻也將一個病入膏肓的舊統治階級重新送回政治舞台。

韓國瑜的興起推開了國民黨黨內大老。//圖片來源:韓國瑜官方臉頁韓國瑜的興起推開了國民黨黨內大老。//圖片來源:韓國瑜官方臉頁

同時,國民黨將對民進黨的不滿情緒與一些民進黨所主張的自由派社會訴求或民主權利聯繫在一起,從而建立一個新的群眾基礎,立足於極度反動的宮廟、宗教團體和地方利益集團,如下一代幸福聯盟等等。它藉由這個新基礎煽動起一股保守主義的大浪,在2018年末的選舉與公投時將如同婚合法化的進步訴求擊倒。

顯然,在2020的總統大選以及立法委員選舉中,儘管各派系層出不窮地互相角力,國民黨全黨仍然希望對2018選舉的如法炮製能將國民黨推回執政的位置,因此他們提出看似反體制的「苦民所苦」煽情口號,再度將體制的問題歸咎到政治人物的道德上,以方便他們打造韓國瑜的救世主形象。

此外,藍營仍然深化其保守的社會主張和言論,不管在立場上或者個別政治人物的發言都開始荒腔走板,歧視女性、攻擊性少數與造謠攻擊特定族群的發言、宣傳不斷,甚至毫不掩飾地將與中共過從甚密的退役將領吳斯懷排入國民黨立委不分區名單。

當然,我們不必懼怕或高估藍營本身的力量。韓國瑜的異軍突起卻被香港的抗爭打斷,台灣民眾再次看到了中共的兇殘和親中帝勢力可能為他們帶來的威脅,而韓國瑜在當選市長一年後就必須選總統,就表示國民黨內除了意外成為右翼反建制象徵的韓國瑜之外沒有任何能夠贏得民眾支持的政客,顯示了台灣民眾普遍對國民黨的反感。然而,我們也看到正是民進黨政策所帶來的危機,才為韓國瑜等人有機可乘。

操弄“亡國感”的民進黨

儘管台灣民眾對民進黨的不滿導致其在2018年地方選舉中的慘敗,但在香港爆發的事件卻根本性地改變了台灣內部的情勢。民進黨政府抓住台灣群眾對中國資本政權的壓力與專制統治的恐懼,將自身定調為“保衛民主”的民主捍衛者,並以「中共滲透」放大群眾對於異議人士的猜疑,將後者描繪成不關心台灣國難將至的人。

透過對民眾“亡國感”的操作,民進黨成功地壓縮了反對意見的存在空間,香港的運動、國民黨極端反動的叫囂對年輕族群造成的警示作用逼使其將希望重新寄託於民進黨。最近的民調大都顯示蔡英文的支持率大幅領先韓國瑜。然而不切實際的幻想——即民進黨會抵擋中國資本,鞏固台灣“民主”的設想,終將在民進黨再次執政時與資本家相互勾結下破滅。

香港近來情勢讓民進黨得以重新獲得青年支持。//圖片來源:林昶佐官方臉頁香港近來情勢讓民進黨得以重新獲得青年支持。//圖片來源:林昶佐官方臉頁

簡單觀察一下民進黨政府對近年社會運動的態度,不論是土地議題(樂生療養院、黎明幼兒園、大觀社區),勞工權益問題(勞基法修惡、砍七天假、長榮罷工)還是性少數、礦業法、工輔法等問題,民進黨要不是迫於黨內外保守派的壓力屈居妥協,就是名目張膽與統治階級聯合起來打壓受壓迫者,從對樂生療養院的承諾跳票及拖延、剷平大觀社區,到罷工時對罷工置之不理、時不時的抹黑工運,再到國道收費員陳抗時動用警力清場。這些行為與民進黨“守護民主的”承諾大相徑庭。

的確,民進黨和蔡英文被很多台灣選民視為可以至少暫時抵禦中帝勢力的選擇。但我們仍然必須承認:讓民進黨持續執政不僅是治標不治本的策略,而可能日後會帶給其他親中帝力量更多上台的機會。民進黨是以台灣較為傾向美國帝國主義或是由於其他次要因素反對國民黨/中共的資產階級為基礎的政黨,在其與90年代以來成為台灣兩黨制的另一支柱後,更有強大的保守派系在背後運籌帷幄。而黨內已經為少數的自由派和進步派勢力本質上無法在黨內壯大,而因此不斷要跟黨內保守甚至願意同中帝和談的勢力合作。這次蔡英文必須要和代表黨內主流保守派系的賴清德搭檔選舉就是一個代表性的例子。在這個情況下,民進黨唯一的連貫就是持續推行親財團而傷害勞工階級的政策。現在工商團體已經開始呼籲對勞基法進行第三次的惡改,而如果蔡英文順利連任後也最終會照辦。就算蔡和黨內的“英派”進步年輕政治人物開始倡導較為“進步”的政策,黨內的保守派也有辦法聯合其他勢力向蔡英文逼宮,甚至讓總統府易主使賴清德或其他人主政。因此,民進黨作為一個政黨是本身無法為台灣社會帶來進步。

而在這個情況下,如果沒有屬於台灣勞工群眾的政黨,各式各樣滋生的反民進黨情緒可能會讓非常反動的勢力有機可乘。除了國民黨和韓國瑜之外,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所組織的“台灣民眾黨”以假裝是“不分藍綠”但是同樣把持親中保守的社會綱領登台,其旗下包括各式各樣從藍綠黨投誠的政客,或者是像高虹安這樣與鴻海老闆郭台銘關係密切的人士。這樣根本是換湯不換藥的“反建制”保守政黨,卻被廣泛視為是可以擠下自由派政黨時代力量,成為國會第三大黨的勢力。

柯文哲的“民眾黨”只不過是資產階級建制政客以“反建制”的旗幟重新包裝的政黨。//圖片來源:台灣民眾黨官方臉頁柯文哲的“民眾黨”只不過是資產階級建制政客以“反建制”的旗幟重新包裝的政黨。//圖片來源:台灣民眾黨官方臉頁

不管是民進黨和蔡英文如期連任,還是韓國瑜大破冷門勝出,我們都可以確信接下來的台灣是會充滿危機和抗爭的。如果韓國瑜上台,那尤其是由青年主導的街頭運動可能會來得更加立即且迅猛。然而現在台灣各種問題和危機不是能透過個別示威或抗爭就可以根治的。因此台灣政治的當務之急,是一個可以以社會主義綱領對抗中美帝國主義和藍綠兩黨的勞工群眾政黨,為台灣勞工們提供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政治選擇。

第三勢力給我們的啟示

2014年後乘著國民黨統治的潰敗以及國民黨徹底解體的可能性,各式各樣的小黨開始湧現,不少主打“第三勢力”的政治團體雨後春筍般遍地漫開,這些政黨大部分時小資產階級的社運人士所組建的,當中包括不少知名人士,如金屬歌手林昶佐。這股湧流中稍微左傾的自由主義者們構成了當今的時代力量及社會民主黨等等,其中右傾則成為今天極右的基進黨。 

隨著世界局勢的動盪,資產階級倍感威脅,隨之增加對勞工階級與整個社會政治空間的壓力,在這樣的條件下,自由派小黨要不是走向依附某個資產階級大黨的陣營、要不就是走向解體。時代力量的分崩離析就是這一現象的反映。眾多時代力量、社會民主黨的黨員近來加入民進黨,而綠黨也靠向統治階級(其議員王浩宇在長榮罷工時繪聲繪影抹黑桃園市產業總工會)。 

以上的現象都證明,除了一個勞工群眾政黨外,任何“第三勢力”若不是在藍綠夾攻下自動歸隊,就是改換招牌,意圖以舊酒裝新瓶的方式在資產階級民主中分一杯羹。過去無數基層群眾所冀望的「藍綠外」的第三選擇,值此已經宣告幻滅了。作為沒有群眾基礎也沒有企圖建立群眾性黨基層的政黨,他們沒有辦法像一個勞工政黨一樣可以集中百萬勞工黨員的資源來對抗資產階級政黨的雄厚資源和對國家機器的控制。

部分工運人士,如前桃園產業總工會和前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林佳瑋,可能認為有可能可以透過以時代力量黨籍參選立委來為勞工階級發聲。工運和勞工階級當然必須要在政壇上有政治代表,但是我們參與選舉的目的應該是宣揚台灣勞工必須有屬於自己的階級政黨,促進台灣勞工階級獨立的意識,並揭發中華民國體制的侷限。以時代力量的黨籍來參選,工運人士仍然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與領導黨的自由派小資人士作出妥協,尤其是這些黨領導已經有被許多人士認為在勞權問題上有“打假球”的紀錄。況且,時代力量前景已經堪憂,我們不如抓緊寶貴的時間為籌組一個真正有群眾基礎的勞工政黨做準備。

如何打造真正的階級政治選擇?

至於如何籌組如此的政黨,台灣歷史上其實也有借鑑。例如今天被柯文哲劫持名稱的蔣渭水台灣民眾黨在1920年代末期是一個公開以台灣工人和農民為基礎的政黨,與台灣當時最大的工會聯盟“工友總聯盟”和代表台灣農民群眾組織“農組”有密切且深厚的階級連結。近來,於2018年以“工人不投藍綠黨”口號參選桃園市長的華航企業工會秘書長朱梅雪及其團隊,更自行發展出以工運力量在台灣基層間打造出可以對抗藍綠樁腳系統的社群,而集合成一個全國性工人政黨的願景。

這是非常好的開始,但也會受到來自資產階級媒體的強烈污衊和消音。正也如此,這些政黨必須積極招募所有基層勞工、青年和所有被壓迫者從下而上民主地參與和運作這個政黨,才能以自己的草根宣傳管道和聚集資源抵抗資產階級。所有台灣的社會主義者,工運活躍人士和真心希望看到台灣有更好民主社會的人都必須要支持並幫助這樣的政黨茁壯。

願意支持如此勞工政黨的人也必須領會到:台灣資產階級對工人階級的壓迫及剝削、經濟的衰落、勞工階級在政治場域的失聲,無關乎接下來換什麼黨執政或哪個候選人的政治良心,一切原因必須探究到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的建構、以及長期的保守主義氛圍對該體制的鞏固。這個體制對基層的壓迫已然持續數十年,受害者除了勞工,尚有原住民、性少數、女性、弱勢兒童、外籍移工等等被壓迫者。因此一個勞工階級政黨也不僅是要在勞權議題上,而是要以自身階級的強大力量捍衛和推進所有被壓迫人民的權益。

接下來的動盪年代

自民進黨全面執政以來,台灣發生了一系列重大勞工抗爭事件,如2016年的華航罷工和今年的長榮罷工。此外更有移工抗爭和工會組織活動,如主要由來自菲律賓和印尼看護工於2017年成立的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這些進步的工業組織活動雖然沒有在台灣整體工運中佔主流地位,而台灣整體的工會組織率仍然只有7%。

2019年的長榮罷工是一場歷史性的勞工抗爭,並預示著接下來的社會發展。//圖片來源: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官方臉頁2019年的長榮罷工是一場歷史性的勞工抗爭,並預示著接下來的社會發展。//圖片來源: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官方臉頁

但是,在接下來勢必是動盪且充滿危機的2020年代內,台灣的勞工階級和青年們很有可能以驚人的速度和新方式開始反抗整個中華民國資本主義體制,而到時候現在偏向激進的工運領袖們也可能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未來的戰線有可能會是跳脫於議會黨派政治,在工作場所內發動的罷工抗爭,也可能是由個別議題引爆到代表勞工階級所有訴求的街頭運動,或是一個具有群眾性,從下而上發起的新興政治現象等等。

馬克思主義者們會積極觀察並參與任何台灣勞工階級發起的抗爭,從中推廣社會主義的綱領和理念,讓整個運動得到必要的組織性,戰鬥性和持久性,才能打造一個可以台灣勞工們可以民主控制的群眾政黨,並讓兩岸和東亞的勞工階級一同聯合對抗中美帝國主義霸權,並在整個地區終結資本主義。只有這樣才能創造讓台灣人民真正可以決定自己國家未來而不受資本和帝國主義干涉的先決條件,而不是繼續沈淪在只會帶給我們“亡國感”的藍綠兩黨和中共資本霸權的陰影下。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或私訊“火花-革命社會主義觀點在台灣”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