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空服員工會理事長莎拉·奈爾遜與美國工運的未來

美國有組織勞工們握有著巨大的力量。奈爾遜能否成為美國工人階級需要的領導者,能夠帶領勞工階級轉守為攻?(按:本文英語原文原載於國際馬克思主義(IMT)美國支部發行的《社會革命報》(Socialist Revolution),於2019年8月1日發表。)

2018年年底,美國總統川普為了個人政治利益自行關閉了聯邦政府,在此一個月後,許多聯邦政府工人不是面對解僱,就是面對停薪但被迫繼續上工的下場,其中包括所有旅客和空服員都依賴的塔台管制員。

對此,全美空服員工會理事長莎拉·奈爾遜(Sara Nelson)於2019年1月20日召開記者會,呼籲所有美國勞工發動總罷工以結束聯邦政府關閉。在她發表評論後的幾天,包括紐約拉瓜迪亞機場在內的各大美國機場塔台管理員開始集體請病假。此一發展迫使川普於1月25日重開政府,結束鬧劇。奈爾遜以呼喚總罷工的口號震驚了美國統治階級。長期以來,美國資產階級一直沒有受到勞工階級領袖如此激烈的挑戰。大多數工會領導人習慣花時間訓誡工人們應遵守資本主義下的勞工法律,接受“勞工們身為弱勢,別無選擇”的謊言,讓他們任由老闆們的擺佈。 

實際上,有組織的勞工們握有巨大的潛在力量,並可能成為無組織工人們的燈塔。然而,要實現這一目標,需要一個領導願意準備用階級鬥爭方法來對抗老闆。奈爾遜能否成為能夠帶領美國勞工階級反守為攻的領袖? 

由莎拉·奈爾遜領導的全美空服員工會於2019年1月呼籲以總罷工的手法反抗川普逕自關閉聯邦政府,震驚了統治階級。 //圖片來源:全美空服員工會推特由莎拉·奈爾遜領導的全美空服員工會於2019年1月呼籲以總罷工的手法反抗川普逕自關閉聯邦政府,震驚了統治階級。 //圖片來源:全美空服員工會推特

美國全總的低迷和現任理事長特魯姆卡的荒誕經營

美國勞工聯合會和產業工會聯合會(AFL-CIO)(以下簡稱美國全總)是美國最大的勞工組織。它是由右傾美國勞工聯合會(AFL)與更為激進的產業工會聯合會(CIO)於1955年合併而成立的工會。後者源自於1935年由一些戰鬥性的AFL工會組成,旨在組織所有在工廠廠房內勞動的工人們。AFL-CIO目前旗下應有一億三百萬名勞工會員,具有56個分支隸屬工會,其中不乏美國最強大的幾個工會。此外,美國另有全國教育協會(NEA),國際卡車司機工會(Teamsters)和服務業僱員國際工會(SEIU)。

其實,這些巨型的勞工團體都是由托洛茨基主義者,美國共產黨員和其他激進份子於1930年代領導的階級鬥爭行動下推進的勞工運動而催生的。1935年,美國組織在工會內的勞工人數不到370萬,但到了1940年,這一數字已突然增加到一億餘人。1946年,全美大約三分之一的勞工們加入了工會,其中大多數是私有企業內的勞工。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恐共情緒和戰後美國資本主義的繁榮導致戰鬥左派被清除於工人運動,並增強階級合作派系的領導地位。由此奪權的合作派喬治·梅尼(George Meany)和他精心挑選的繼任者萊恩·柯克蘭(Lane Kirkland)各自領導了美國全總共四十餘年。1970年代中期的繁榮期結束導致了階級鬥爭的加劇,但美國全總的領導們卻選擇選擇溫和抗爭路線,造成一般勞工喪志,組織率因而下降。到1983年,美國僅剩20.1%的組織率,然而勞工領袖卻持續給老闆們做出讓步。例如接受“多層”合同,亦即同意老闆們可以支付新僱員少於早先僱用勞工的工資。這進一步削弱了勞工們的團結力。 

勞工階級整體戰鬥力的下降導致了勞工領導層之間的分裂。面對來自基層的質疑,柯克蘭選擇退休,但卻確保他的副手托馬斯·唐納休(Thomas Donahue)接任。然而由服務業僱員國際工會的領袖約翰·斯維尼(John Sweeney)為首,並由琳達·查維斯湯普森(Linda Chavez-Thompson,全美公務員工會/AFCSME)和理查·特魯姆卡(Richard Trumka,聯合煤礦工人工會)支持的競選領導團隊擊敗了唐納休。他們主要初衷是美國全總必須訴諸組織無組織勞工的工作。在勝選後,一時擔任理事長的斯維尼於2009年退休時,特魯姆卡則接任理事長。 

然而,先前自詡為激進反對派的斯維尼和特魯姆卡後來從事的階級合作策略沒有解決工會的根本問題,反而加劇了工會力量的式微。截至2018年,全美只有10.5%的勞工是隸屬於工會組織。只有6.4%的私營企業勞工在有工會組織的工作場合內打拼。這個慘劇促使了基層勞工對特魯姆卡的巨大憤怒。正是在這個環境下,奈爾遜成為了可能打敗特魯姆卡的挑戰者。 

斯維尼和特魯姆卡後來從事的階級合作策略沒有解決工會的根本問題,反而加劇了工會力量的式微。//圖片來源:Bill Burke / Page One,Flickr斯維尼和特魯姆卡後來從事的階級合作策略沒有解決工會的根本問題,反而加劇了工會力量的式微。//圖片來源:Bill Burke / Page One,Flickr 

誰是莎拉·奈爾遜?

莎拉·奈爾遜於1996年開始在美國聯合航空公司就職,並加入全美空服員工會。工會在她作為一名新手卻面對資方欠薪的時候幫了她一把,這也將她帶向積極工會運動者的道路。全美空服員工會後來與美聯航和其他航空公司進行了激烈抗爭,反對這些航空公司惡性透過申請破產和拉攏司法機構來削減工會會員的退休金和福利,奈爾遜也在這場抗爭期間成為工會的領導人物。她在2011年當選為全美空服員工會的副理事長,並在2014年就任理事長。

奈爾遜的激進抗爭作風與大多數當代勞工領袖近似昏迷的德行大相逕庭。奈爾遜最近甚至出席美國民主社會主義社(Democratic Socialist of America,DSA)芝加哥支部致詞,並發表了以下聲明,部分收錄於《雅各賓》(Jacobin)雜誌的報導:

“我們的工會長期以來一直站在社會正義鬥爭的最前線,因為我們認識到如果不是所有人都受到同等保障,那麼就沒有一個人可以得到任何保障,這是一個基本的原則。多年來,我們外包了我們的工會力量,老闆們也外包了我們的工作。我們花了太多時間試圖與老闆協商或者與政客們打交道上,花了太少時間在動員工會會員來為我們應得利益的抗爭上。

有人說工會力量是有限的資源,但是只有靠使用工會的力量才能夠建立更強大的工會力量。一旦我們勞工們了解了我們握有的力量,我們就不會滿足於妥協接受糟糕的條件。當其他勞工被老闆壓榨時,我們也不會袖手旁觀。團結是一種比地心引力更強大的力量,而我們的集體力量是別人尊敬我們的基礎。這是在這個城市,在這個國家,在這個世界上實現的願景,但只有我們願意去做才有辦法成功。”

首先,我們必須讚許奈爾遜理事長願意出席一個明確是社會主義團體的活動並發表演說。這是大部分美國勞工領袖絕對不敢做的!

儘管奈爾遜的演說內容大部分是完全可以認同的,但我們也必須要意識到她的觀點也有一些必須點出來的重要侷限。

沙拉·奈爾遜於2014年就任全美空服員工會理事長。她的激進抗爭作風與大多數當代勞工領袖近似昏迷的德行大相逕庭。//圖片來源:國際運輸工人聯合會,Flickr沙拉·奈爾遜於2014年就任全美空服員工會理事長。她的激進抗爭作風與大多數當代勞工領袖近似昏迷的德行大相逕庭。//圖片來源:國際運輸工人聯合會,Flickr 

奈爾遜強調了勞工階級巨大的潛在力量,但隨後表示,這個力量僅是用來保證“我們不會滿足於妥協接受糟糕的條件”。從此看來,似乎將勞工抗爭的目的限制在擴大勞工們可以在資本主義體制下得到的“條件”。然而,正是只有在勞工們推翻了資本主義體制下才有可能確保所有人都能夠拿到一份高薪、高品質的工作。勞工們確實想要談到“好條件”,但這種好條件通常不會在資本主義衰落的時代出現。 

例如,如果公司破產或停業時,勞工們該怎麼辦?如果資方的利潤崩潰而因此決定裁員呢?完全接受資本主義是不可動搖體制的觀點是勞工運動的陷阱。資本家和他們的會計師們可以輕鬆地將資金從一家公司轉移到另一家公司名下,或通過故意促進公司破產來獲利。他們完全不忌諱另外開一家新公司來確保低薪血汗,福利低落的無工會工作場地。

在這些情況下,即使是善意的勞工領袖也最終可能會接受老闆們“鼓勵投資和創造就業機會”說詞的籠絡。但解決惡意關廠的另一種方法,是訴求所有關廠勞工佔領、控制廠房並將其公有化。任何企圖惡意破產並向社會索取救助的資本家都應該接受這樣的處置。如果奈爾遜接受這種策略,以及使用總罷工這個關鍵的利器,她就有辦法啟發整個美國勞工階級轉守為攻。 

勞工應該如何戰勝老闆? 

如果勞工們要發動攻勢,我們的策略就不能夠接受老闆口袋裡的政客們制訂的反勞工法例。這些法律門檻剝奪了我們行使我們最強大的武器:階級團結的能力。也因此遵循這些法令終將會帶我們走向失敗。如果勞工們看到抗爭為他們的生活水平和工作條件帶來具體改善,他們必然會越戰越勇。反之,他們不會為那些企圖老闆“建立和諧夥伴關係”的工會冒險。

工會的勝利取決於他們是否能夠中斷資方盈利機器。當他們團結所有工人,包括臨時工,派遣工,技術和非技術工人,有證或無證的移工時,工會即能獲勝。勞工們應該要自己決定協商團隊,而不是聽從政府的全國勞資關係委員會(NLRB)指派!勞工運動的力量來自於我們能夠停止生產的能力,而不是來自於法院,全國勞資關係委員會或各式各樣的“仲裁聽證會”。只要勞工們願意戰鬥,任何的反動法律都是可以被超越的。只要看看去年西維吉尼亞州教師發起的非法抗爭,促使了包括校車司機,學校午餐工人以及所有州政府公務員支援參加他們的抗爭。他們無畏法律,最後取得勝利!

如果奈爾遜真的想要改變美國全總,而不是落到斯威尼和特魯姆卡的下場,那她就必須從1930年代的抗爭經驗中擷取經驗,勇於超遠資本主義體制的限制。她必須要對勞工階級不僅是贏得勝利,更可以運營社會的能力有信心。如果如奈爾遜所說:勞工團結是比地心引力更強大的力量,那麼勞工階級也有能力運作一個沒有老闆的世界。

此外,奈爾遜將需要處理勞工運動如何參與政治這個關鍵問題。勞工階級作為社會大多數,握有著自己的利益,而此利益完全與老闆們的利益相斥。也因此,勞工階級不應該支持資本家的政黨:民主黨和共和黨。美國勞工階級需要自己的政黨,為建立工人政府而戰,透過推動社會主義政策的方式來讓勞工階級主宰社會。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敬請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