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毛泽东会谈背后的意义

(按:本文是格兰特于1972年3月3日于英国《战斗报》第94刊上发表的文章,分析了中苏交恶背后的官僚民族主义考量。英语原文刊登于英语马克思主义文库泰德·格兰特专栏

美国总统尼克松与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两次会晤,标志着世界外交和强权政治严峻局面的新阶段。这些会谈代表着什么?它们对亚洲和世界人民的生活会有什么影响?七年多前,我们《战斗报》就已预期到:美国帝国主义者和中国斯大林主义官僚,两者不可避免地会试图达成某种协议。

目前在这些在北京召开的元首会谈并没有产生真正的协议,但双方也可能达到了不公开的秘密共识。中国官僚决心夺下台湾(福尔摩沙)的控制权,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份。但美国初步对此的让步却含糊不清,仅仅同意美军会“在未来某个时候”撤离台湾。

从长远来看,美国人将不得不牺牲蒋介石集团。

促成这些尝试谈和妥协的基础,在于帝国主义者和斯大林主义者都希望维持现状,并遏止社会革命在西方国家的发展。在任何一个大工业化国家中,一场成功的社会主义革命不仅会破坏各个帝国主义国家的权力,也会破坏斯大林主义者的堕落工人国家政权。如果西方出现了一个真正的工人民主体制,它将会鼓励俄罗斯和中国的工人和农民进行政治革命,并在那里建立如同列宁和托洛茨基时代苏联一样真正的工人民主。

尽管斯大林主义者们尝试着与与西方各资本主义大国达成协议,但任何的协议长远看来都会付之一炬,因为资本主义国家始终会敌对于俄国和中国的非资本主义社会体制基础。

俄国和中国官僚们的目标,纯粹是民族主义性的考虑。

美国帝国主义称霸世界的企图在越南被重挫。与此同时,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所采取的对峙和隔离政策也没有达到(弱化中共政权)的目的。中国工业力量每年都看得到巨大成长。杜勒斯[1]先前梦想在中国大陆推翻中共政权,恢复蒋介石和资本主义的反动目标,已被证明不再是美国资本主义力所能及的事了。

斯大林主义者们的考量

另一方面,中国斯大林主义的民族主义政策已经在事态发展中越来越清楚地被揭示出来。尼克松在向美国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演说时,透露他准备改变美国对华政策,并表示:

“几个世纪以来,中国在文化和政治上独霸亚洲各国。在过去150年里,它却一直受到大规模的外国势力干预。因此,中国对外国的态度保留了疏远,怀疑和敌意的成分。在共产主义制度下,这些由历史经验塑造的态度因暴力和革命的教条而变得更加尖锐。但在外交事务上,这些教条往往也只是徒陈空文。”

换句话说,美国国务院并没有太认真看待北京方面的革命喧嚷。与俄国斯大林主义者一样,北京领导人现在致力于维护中国政府经理人,官僚,军官和其他特权认识所组成的统治阶层的利益。他们对世界社会主义,中国工人和农民的利益,或世界工人阶级的利益都不感兴趣,而是像俄国斯大林主义者几十年来一样,参与同样肮脏的强权政治游戏。他们的政策在内政和外交事务中的思路,都是以提高执政阶层的声望,独裁,特权和收入为出发点。

中国支持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Yahya Khan)

因此,中共在假装争取世界人民民族自由权利的同时,却可耻地全力支持最近在镇压东孟加拉邦人民的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并支持这个反动神权-地主-资本家政权对印度的战争。他们发现自己与美国帝国主义把持着同样的反动立场。另一方面,俄国为了自己的目的,支持由资本家和地主专政的印度。中俄两方丝毫不关心工人,农民,或印度次大陆人民的利益,也完全没有考量如何推进世界社会主义。

中国和俄国代表在联合国就印巴问题上的对话令人作呕,尤其因为这些人代表的国家至少废止了地主主义和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列强对此不禁窃笑。这些争执也反映在两国的新闻宣传和广播中。苏联《真理报》于1971年12月9日宣称:

“中国毛主义者们试图以各种方式闯入东巴基斯坦,并在特工的帮助下,在那里鼓吹人民战争。另一方面,他们宣布支持巴基斯坦的军事政权,试图将其变成他们在亚洲的沙文主义大国阵线的工具。他们对巴基斯坦人民的真正利益漠不关心,并认为巴基斯坦只是他们在国际舞台上肮脏游戏的傀儡......“

中国斯大林主义者们也严词回应。

自从中俄这两个巨大的斯大林主义势力开始互相争执以来,他们一方面互相咆哮和对骂,另一方面也各自试图与美国帝国主义达成协议,并侵害彼此的利益。 1970年4月,中国斯大林主义者的机关《红旗》杂志宣称,“苏修同美帝为了重新瓜分世界,互相争夺,又互相勾结。...(苏联)加强了法西斯专政”。俄国斯大林主义者方面,则反咬中方才是与帝国主义串通,特别是在北京中美领导会谈期间。

中国斯大林主义者希望维护现有的世界社会关系体制,同时在此框架下改善中国政府在世界事务中的地位,这也让中方可能尝试与美帝国主义的共识和妥协。在国际事务中,中国领导人的立场是伪善的。他们假装非常“谦虚”地宣布自己不希望成为超级大国,但会投身捍卫小而无助国家的利益。这些说辞背后反映了他们企图在特别是联合国这样的组织内赢得小国家的支持。他们对巴基斯坦的立场则拆穿了他们自己的谎言。

强权政治

中国正在参与骇人的国际强权政治游戏。他们支持罗马尼亚对抗苏联。尽管中国经济本身有着严重问题,但他们仍然承诺向罗马尼亚政府提供全面的技术援助甚至完整的设施安装。中国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将军赞扬罗马尼亚军队:“......拒绝接受苏联的命令”。周恩来于6月11日宣布中罗两国“坚决反对国家之间的强权政治手段”,并承诺中国将支持“不断反对大国(即俄罗斯)欺负小国的罗马尼亚政府和人民”。

尽管中俄两国领导人以革命口号包装他们各自的行动,但俄国和中国的分裂与社会主义无关,而是基于两国官僚的利益分歧。保持他们各自的统治地位,维护他们的权力、财源,和面子,是这些统治者们最关心的。

俄国和中国革命所带来的巨大成就绝对不能让工人们忽视了俄国和中国斯大林主义的极权主义政策和罪行。当盗贼或官僚之间开始内讧时,部分的真相也被暴露出来。中俄对彼此的无耻攻击揭露了这些政权的真正民族主义动机。

列宁的外交政策

当今的世界政治正在被三大势力之间的博弈主导: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超级大国,以及中国这个潜在的超级力量。在这三股势力相互之间的明争暗斗里,有一件事是突出的:中国和俄罗斯的外交手段与列宁的外交政策丝毫没有共同之处!列宁始终坚持向苏联民众公开政府的外交策略。布尔什维克政府最受欢迎的口号之一是“公开发表所有外交条约”。这与周恩来和尼克松,或毛泽东和尼克松之间的秘密会谈完全相反。

列宁外交政策的中心思想,是以这些政策提高世界群众对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残忍和血腥政策的认识,提高工人们的阶级意识,社会团结和国际主义。这是列宁时代外交的主要目的。这与目前俄国和中国官僚的政策大相径庭。在盲目的民族主义思想中,官僚们对世界工人阶级的命运漠不关心。他们只寻求俄罗斯和中国国家政府的强化。在这一点上,他们模仿了西方资本主义的强权政治。

世界是一体的

这些举动给世界工人带来了巨大的危险。世界科技和世界经济的发展让全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统合性。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各国通信和工业已经融合成了单一的全球商业网络。如今,世界任何地方的政治或经济事件都会立即对世界其他地方产生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把持社会主义国际主义的政治原则,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如果他们能够从中获得优势,中国会毫不犹豫地背叛越南的革命。他们会像以对待孟加拉人民一样的政策来对待越南。中方外交公报中披露的少数协议领域之一,是关于喀什米尔的民族诉求以及当地的印度部队应该撤离喀什米尔,并退回先前的停火线后。

当然,印度资本家们在这一事件上扮演着可耻的角色。但是,美帝和斯大林主义中国的政策并不是出于关心喀什米尔人自决的民主权利,而是出于维护两国在当地的买办--残余在西巴基斯坦的政权--的利益。对俄国、中国和他们的对手美国西方帝国主义势力来说,世界各地被压迫民族的利益都只是可以拿来交换的筹码。

社会主义世界

就世界人民而言,政客们做的任何参访,协议或联盟都不会造就和平。只有西方的社会革命和东方的政治革命才能为世界各国人民的和平与繁荣铺路。

一个由亚洲、美洲、欧洲和世界各地所组成的社会主义联邦,是人类唯一可以免于如核子战争的灾难,并继续向前发展的长久之计。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谢谢!

注释

[1]译者注:约翰·福斯特·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us)是第52任美国国务卿,并对世界共产运动采取强硬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