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震撼腐敗政權的貝魯特市大爆炸

2020年8月4日,黎巴嫩首都發生了一場大爆炸,導致了無數的破壞與傷亡。這場悲劇是一場早晚都要爆發的災難,並且會引發群眾們反對社會頂端腐敗集團的憤怒。只有勞工階級的鬥爭,才能將這般無法令人容忍的情況劃上休止符。(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8月5日)

8月4日,貝魯特市被猛然喚醒,並目睹了這一場摧毀黎巴嫩首都市中心,如災難般的大爆炸所帶來的慘烈後果。許多建築物被炸毀,交通工具等等的車輛被震飛到半空中,大範圍內的窗戶玻璃都被震碎。

過去好幾年來,貝魯特市見過許多可怕的破壞場面,但這場大爆炸也許是對這座城市打擊最大的事件。

在人們用手機拍下的影片顯示了,當時爆炸地點煙霧濃密,很快地隨後發生第一次爆炸,而爆炸產生的衝擊波波及了數公里遠。在第一次爆炸之後,又發生了第二次更大的爆炸,其爆炸聲響遠在賽普勒斯都能聽見。

與核爆過後相似的、不祥的巨大蕈狀雲,在城市上空高高升起。隨著建築物倒塌,大量的玻璃碎片像冰雹雨一般灑落到飽受驚嚇的人們身上。

數百位驚魂未定且滿身是血的民眾在街上遊蕩並尋求救援。但貝魯特市的醫院已經由於新冠疫情擠滿病患,現在更是水洩不通。許多人仍然被埋在廢墟之下,而這座驕傲城市的中心已淪為廢墟。

實際死亡人數尚未公佈,但肯定要遠高於一開始所報導的“數十人”。這場爆炸發生在酷暑將要結束,而人們正在街上閒暇漫步之時的一天。這場爆炸發生在城市內的港口區,這裡隨處都是人們聚集的酒吧與餐館。

黎巴嫩紅十字會的主席說,有超過4,000人受傷,其中有些人是重傷,而死亡人數可能上看100人。考慮到爆炸摧毀的範圍,這個數據看來是太過保守了。

有許多人至今仍下落不明。當救難工作人員冒著生命危險在港區廢墟持續搜救,而受損的建地已經變成危樓並隨時有可能崩毀時,還有受難者被困在倒塌的建築物內。

這場爆炸摧毀了貝魯特市港區的重要糧倉。整個黎巴嫩有80%的小麥仰賴港區的進口。但現在貝魯特港一時之間已經無法運作。

這場爆炸是一場真正末日級別的人類悲劇。 而這起事件將對黎巴嫩造成最嚴重的後果。

黎巴嫩的危機

這場恐怖的爆炸徹徹底底地震撼了黎巴嫩社會。而這場災難就發生在這個國家即將被經濟、社會與政治危機所撕裂的時刻。

經濟的危機使大多數黎巴嫩人民陷入了貧困。黎巴嫩工人們面對著貨幣崩潰、物價飛漲、失業飆升,這些慘烈的生活情況。越來越多的工人無法養活自己。

那些驚恐的政客們懼怕憤怒民眾的反應,拼命地挽救自己的權威,但那些權威甚至在眼下的災難發生之前,就已淪為廢墟。

現在這些政客開始開出任何空頭支票:事件罪嫌將要被嚴懲;人們的家園將要被重建;因爆炸而震碎的窗戶將會被修復——而這一切開銷都由政府支出。

黎巴嫩總理哈桑.迪亞布(Hassan Diab)誓言,那些貝魯特市港區大爆炸的責任者將會“付出代價”。現在他把這場災難,歸咎到2,700噸可被做為肥料與爆裂物的硝酸銨。

但比起修復統治集團的信譽,達成這些允諾的奇蹟要簡單得多。沒有人會再相信這個政府,也沒有人相信這個政府的說詞了。現在人們要求的,是對這場災難爆發原因的解釋。

誰該負責?

許多人第一個想到的,是恐怖攻擊的可能性。就目前區域內極端的不穩定,以及黎巴嫩社會特別脆弱的情況,不排除有恐怖攻擊的可能性。但這似乎不是當前最有可能的解釋。

另一種可能性則指向外國勢力。黎巴嫩長期以來一直是各個外國勢力所干預的對象,因此這也許也是一個合理的假設。華府可能會是被直接指責的對象,川普對伊朗的敵視態度讓黎巴嫩成為可能的目標。

但在這個世界上最火爆衝突的區域,美國人已經從過度干預中東地區國家的危險中,獲得了慘痛的經驗。如果美國要發動如此大型的恐攻行動,那它也會要求在以色列的盟友代為執行。

儘管爆炸的確切原因尚不清楚,但很顯然的,這場爆炸除了與統治並掠奪黎巴嫩多年的資本統治精英其無處不在的腐敗有所關聯,否則這種詭異的事故永遠不會發生。//圖片來源:公共領域儘管爆炸的確切原因尚不清楚,但很顯然的,這場爆炸除了與統治並掠奪黎巴嫩多年的資本統治精英其無處不在的腐敗有所關聯,否則這種詭異的事故永遠不會發生。//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然而,黎巴嫩與以色列之間的緊張關係在近期內來到最高點,隨之而來的是兩國邊境不時爆發的暴力衝突也愈來越頻繁。不久前,以色列在敘利亞境內發動的襲擊,殺害了誓言報仇的黎巴嫩真主黨士兵。那,以色列政府對這起大爆炸要負起責任嗎?

以色列立即否認對貝魯特市大爆炸的所有責任。當然,我們通常對以色列官方的否認有所懷疑。但在這件事上,以國可能在說實話。

撇開其他事情不說,這種堅決的否認與以色列面對種種指控的一貫回應是一反常態的,過去以色列對於指控的態度是既不承認也不否認。以色列這種偏離過去模式的做法是非常不尋常的,而在眼下的情況,我們也許應該相信以色列的說法。

更耐人尋味的是黎巴嫩政府的反應。黎巴嫩的內部安全首長說,這場爆炸發生在存放大量高危爆炸物質的區域。事情也許是正如同他所說的。但這種解釋恰好也解釋不了任何事。

儘管爆炸的確切原因尚不清楚,但很顯然的,這場爆炸除了與統治並掠奪黎巴嫩多年的資本統治精英其無處不在的腐敗有所關聯,否則這種詭異的事故永遠不會發生。

直到現在,在經歷了一場可怕的災難之後,大多數黎巴嫩人才知道,有2,750噸致命的硝酸銨在過去六年都被存放在貝魯特市港區的倉庫中。

但是網路上所公開的記錄與文件顯示,黎巴嫩的高層官員,在這六年內都知道這些硝酸銨被存放在貝魯特市港區的12號停機坪中。 而且他們也充分意識到這些硝酸銨帶來的危險。

早晚都要爆發的災難

半島電視台已經揭露了一些關於這些致命倉儲貨櫃的來源:

“這些硝酸銨貨櫃是由摩爾多瓦的俄羅斯海運船Rhosus號所運送,並於2013年9月停靠在黎巴嫩。根據船舶查詢網站《Fleetmon》所提供的消息指出,當時Rhosus號正由格魯吉亞出發,終點是莫三比克。”

“根據代表船組員的律師表示,當時Rhosus號在海上遇到了技術問題,被迫停靠在貝魯特市港區(相關文件PDF)。但黎巴嫩的官員禁止Rhosus號再次出航,而最終Rhosus號的老闆與船組員只能放棄船隻——《Fleetmon》網站上已經證實了部份的消息。”

“Rhosus號滿載硝酸銨的危險貨櫃,被卸載並安置在貝魯特市港區的12號停機坪,而此設施是位於黎巴嫩首都正門口,並朝向主要的西南高速公路幹道的一棟大型灰色建築。”

“根據網路上共享的文件指出,幾個月後,2014年6月27日,黎巴嫩前海關局長沙菲克.梅西(Shafik Merhi),向一位未具名的‘緊急事項法官’致信,要求處理該貨櫃。”

“海關局官員在接下來的三年內,至少致信五次(2014年11月5號、2015年5月6號、2016年5月20號、2016年10月13號、2017年10月27號),以要求法官做出指示。海關局提出了三項意見:將這些硝酸銨出口、移交給黎巴嫩軍隊、或出售給私人擁有的黎巴嫩炸藥公司。”

“2016年寄出的一封信指出,法官對先前的請求‘沒有回覆’。”

“這份信懇求道:

“有鑑於將這些硝酸銨貨物在不適當的氣候條件下存放於停機坪中的嚴重危害,我們重申我們的要求,請海軍機構立即重新出口這些貨物,以維護港區及其工作人員的安全,或者同意將這批貨物出售給黎巴嫩炸藥公司。“

“但是再次地,對方沒有回覆。”

“一年後,新的黎巴嫩海關總署署長(Badri Daher)巴德里.達赫爾再次給法官寫信。”

“在2017年10月23日的信中,達赫爾署長敦促法官對此事做出裁決,因為存在著‘將這些貨物留在港區,以及在港區工作的人的危險’ 。”

“將近三年後,這些硝酸銨貨物仍在停機坪中。”

黎巴嫩的腐敗資產階級政權

極度天真或愚蠢的外國記者與觀察家會問道:如何在人口稠密的地區,將大量易爆性物質存放如此長的時間(自2014年以來)?並且還是該國首都的中心地帶?

這些媒體或名嘴可能對這樣的情況感到驚訝。更令人驚訝的是,這些人當中沒有人對於這種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態提出質疑。沒有人展開任何調查。又或者他們調查過了,也沒有人提出任何報導,也沒有執行任何逮捕行動,而這桶巨大的火藥就這樣留了下來,直到將整個貝魯特市港區炸到天上。

但在黎巴嫩,由於答案已為人所知的好理由,沒有人會妄想做出這樣的提問。這就是黎巴嫩政府處理公共事務的方式。因此,事情就是發生了。因此,只要任由當前的腐敗體制繼續運行,這些政府官僚也將一直存在。

大部份的黎巴嫩人都明白根本的原因是什麼:在腐敗資本政治階級所運作的國家中,普遍的管理不當。在當地人眼中,貝魯特市港區是為人所知的“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的巢穴”——這個地方藏匿著大量被侵吞的國家資金,並能向官員行賄,以免支付關稅。

幾十年來,黎巴嫩政客與官僚們都規避了這些罪行。但是凡事都有其局限性。黎巴嫩人民現在已經忍無可忍。這場大爆炸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半島電視台報導了黎巴嫩社會學家與政治活動家里馬.馬傑德(Rima Majed)所說的話:

“貝魯特市已經完了,而過去統治這個國家數十年的人也將吃不完兜著走。這些政客就是一群罪犯,而這場爆炸也許是他們至今犯過最大的罪行。”

經濟崩盤

運作黎巴嫩這個國家的賊人主導了前所未有的經濟崩盤。這些人的腐敗已經是深入骨髓。黎巴嫩鎊已經有了明顯的崩盤。里拉(Lira)也大幅貶值。

但是,儘管官方的匯率是每1,500黎巴嫩里拉兌換1美元,在黑市可能是4,300里拉兌換1美元。富人能藉由猜測貨幣匯率來快速獲利。富人變得更富,而惡性通貨膨脹卻摧毀了窮人的生活水平線,並清空了中產階級的畢生積蓄。

一小撮屈指可數的超富有資本家寄生蟲透過了欺詐、竊盜與腐敗而賺了大錢。他們掠奪公共財政來充實自己的資產,同時積累公債,到了讓黎巴嫩政府不可避免地在3月份必須拖欠債務的地步。他們就如字面上的意思,使他們的國家破產了。

黎巴嫩政府轉而將希望寄託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以及其他的國際貸款配套計劃。但是國際資產階級不會乖乖奉上大把大把的鈔票,交給貝魯特市的那群腐敗騙子。

並不是說這些國際資產階級特別關切腐敗的道德問題,而是擔心(這樣的擔心非常正確)貝魯特市的衣冠禽獸會把這些現金收到自己的口袋裡,並增加他們無力償還的新債務。

其結果就是,這些人只是一直在磨磨蹭蹭的毫無做為。然而,面對現在這場令人震驚的人類悲劇,他們也被迫至少提供一些援助。再次證明,這些人不是多麼有人道主義上的考量,而只是出於擔心在區域內黎巴嫩的完全崩盤。

但是那些所謂的外國援助也無法解決黎巴嫩的種種難題。除了拉高債務,無法解決任何事。基本的問題沒有一個能夠解決,而擺在黎巴嫩人民的面前只有國債帳單。

對黎巴嫩而言,新冠疫情爆發的傷害,相較於其他國家要更加嚴峻,讓黎巴嫩人民的痛苦雪上加霜。工人面臨著要不是餓死在家中,就是冒著被病毒感染死亡的風險出門工作。

把這些賊人,一個不留的驅逐出去!

只要黎巴嫩人民的生活,還被少數欲求不滿的億萬富翁與其腐敗的政客傀儡所控制,任何根本上的改變就無法發生。

聲稱支持窮人的真主黨,自2018選舉後就領導著一個全國聯合政府。但這個政府有為了幫助窮人與勞工階級而有所作為嗎?這個政府執行了各種撙節政策,反過頭來對付將選票投給它的人民。

由哈桑.迪亞布所領導的新政府,完全無法解決當前黎巴嫩所面對的問題。應該也沒有人會感到震驚,因為他們本來就未曾想過能解決什麼。而這個新政府則是由真主黨、阿馬爾運動(Amal Movement)、自由衛國運動(Free Patriotic Movement)支持與認可的。

同樣的政黨與同一群政客繼續干涉新政府,並且運作國家超過了兩年。政府根本沒有改組過,而是同一個維持現狀的政府,導致黎巴嫩步入了今天這般田地。

對於這些說一套做一套的掌權政客們,我們不會再給予半點信任。這些人都必須驅逐出去。群眾們只能信任他們自己的力量。

必須做出根本上的變革

2019年,整個黎巴嫩被大型示威運動所震撼了,而且這場示威運動打破了所有教派與宗教的界線,團結了所有被剝削的人們來反對政府。

在這個只有600萬人口的小國家,有將近200萬的抗議群眾走上街頭,要求政府下台。這給予了全中東地區的工人與青年真正的啟發——確切的說,是全世界的工人與青年。

就算是新冠病毒的疫情大流行,都無法抑止革命。在今年4月28日,勞動人民再次湧入黎巴嫩街頭,向政府公開示威。

親愛的黎巴嫩工人與青年們!

將這般無法令人容忍的情況劃上休止符的時刻已經來到。

黎巴嫩的群眾在去年已經展現了他們的革命潛力,他們必須繼續抗爭,推翻這個腐朽的體制。//圖片來源:公平使用黎巴嫩的群眾在去年已經展現了他們的革命潛力,他們必須繼續抗爭,推翻這個腐朽的體制。//圖片來源:公平使用

黎巴嫩人民要求的不是各式各樣的改良,而是根本上的社會變革——實際上,就是要求一場革命。

親愛的黎巴嫩工人與青年啊!您手上掌握著一股巨大的力量。沒有勞工階級的許可,電燈不會發光、車輛不會行駛、電話不會鈴響。

動員一切力量,去推翻讓黎巴嫩陷入可悲窘境的這個邪惡、腐敗、不公正的政權,是絕對必要的。

切勿聽信於某些人的妖言惑眾,他們是要您遠離街頭、要您等待良辰吉時、要您相信那些使您走向敗亡的人,現在會為了您而創造奇蹟。

這些都是謊言,公然且可恥的謊言——就像其他長久以來用來搪塞您的謊言一樣。

您不能對政府,以及那些直接或間接支持政府的政黨與領袖,抱持著任何的信任。

這當中尤其危險以及反革命的,是那些想方設法,用教派或宗教界線來分化你們的各種勢力。勞工階級的唯一優勢,就取決於其團結一致。我們絕不容許任何人或任何事,來破壞勞工階級的團結一致。

基督徒與穆斯林、遜尼派與什葉派、男女老少——社會上所有受壓迫者與被剝削者必須聯合起來,打擊共同的敵人。團結則存,分裂則亡! 讓這句話成為黎巴嫩社會主義革命的鬥爭口號!

群眾們只能信任他們自己的力量。一旦群眾們為了改變社會而動員起來,世界上沒有任何勢力能打倒你們。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