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黃背心運動:馬克龍首次讓步——讓我們加強鬥爭!

(編按:以下譯文為“女神讀書會翻譯組”原譯由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法國支部網站Révolution於2018年12月5日所發表的文章,經“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中文版編輯稍加修改後發表)
譯者:(女神讀書會翻譯組)夏爾梨

自12月1日以來,電視媒體循環播放著震動巴黎的衝突。記者和政客日夜不息地輪流“譴責暴力”——除了警察所使用的暴力,後者至少造成了一人死亡、數十人受傷,而且把矛頭直指和平集會。高中生的示威被嚴厲驅散了。在星期一,行動起來的救護車司機也遭遇了同樣的結局。當官方讓凱旋門沉浸在偽善的淚水之時(指馬克龍前往凱旋門慰問警察和消防員。——譯注),催淚彈和警棍的毒打則讓全國各地流下眼淚。

政府退讓

不過,盡管政府及其喉舌付出努力,但它未能減退黃背心運動的熱情。超過70%的群眾繼續支持運動,昨天上午政府宣布“讓步”(指取消燃油稅的上漲。——譯注)也很難結束這場運動。很有可能為時已晚。政府的首次讓步被許多“黃背心”理解為鬥爭取得成效的證據——因此需要加強鬥爭。三周以來,運動已經意識到自身具有多麼大的力量。最初的訴求——降低燃油稅——現在只不過是提高工人、退休人員、失業人員、小手工業者、農民、商人等群體購買力的舉措之一。在集體行動如火如荼之處,群眾的意識也在日益增長。權力問題很快浮現——最初是以否定形式出現(“馬克龍,下台!”),後來越來越變成一種肯定形式:“還權於民!”

當然,從某些方面來說,這場運動在政治上依然是混亂的。但是數百萬動員起來的群眾都是這輩子第一次走上街頭,怎麼可能不會有混亂的政治理解呢?他們當然會帶著各自的偏見參加運動的。但是需要強調的不是運動的相對混亂,而是運動不斷上漲的明晰與激進。數周來,階級特征不斷在浮現:它是窮人和勞動者對富人政府不公正政策的一場反抗。這比“混亂”更叫某些人恐懼。

政府的首次讓步被許多“黃背心”理解為鬥爭取得成效的證據——因此需要加強鬥爭。政府的首次讓步被許多“黃背心”理解為鬥爭取得成效的證據——因此需要加強鬥爭。/圖片來源:Flickr, Erder Wanderer

右翼和極右翼政客在電視上表達他們對黃背心的“支持”(其實是腐蝕)。他們期望從中賺取選票。當然,面對黃背心的大部分具體訴求,他們沉默以對,包括增加工資、退休金和最低社會補助。資產階級政客尤其強調廣泛“減稅”(要明白,是減大老板的稅),而黃背心絕大多數則要求減輕對窮人的財政壓力——將它轉移到最富的家族頭上。此外,瓦奎茲、杜邦-安南、勒龐及其同伙在運動中試圖引入民族主義思想。但是絕大多數黃背心並不采納他們的思想,他們的思想也沒有成為運動核心。相反,絕大多數人堅持要求社會措施的必要性。同樣,高中生越來越多動員起來反抗政府的反社會政策,尤其是針對一系列將會讓升上大學更困難的新錄取政策。

加強鬥爭 

接下來的日子將是決定性的。政府首次進行了讓步之後,到處都出現了聲音,要求停止運動,開始馬克龍所謂的“商議”。但是事情不太可能會這樣發展。政府雖然決定在2019年1月暫停上漲幾類稅收和關稅,但是它並沒有解決數百萬家庭面臨的實際問題。這些家庭的褲腰帶實在勒不住了。政府並沒有給他們的月收入帶來一分錢的增加。黃背心運動標志著數十年積累起來的苦難和屈辱的爆發。這類“讓步”無法減緩這場運動的步伐。相反,政府的讓步只會進一步鼓勵黃背心——以及工人運動——在接下來的歲月中加強鬥爭。 

主動權現在掌握在工人運動一邊。左翼和工會運動應當借助黃背心運動所帶來的動力——以及他們傑出的戰鬥性——向馬克龍政府及其政策發起工人階級的總攻。法國全國總工會的領導層雖然呼籲在12月14日發起“大型行動日”,但考慮到事態進展的速度,這太晚了。尤其“大型行動日”是不夠的。去年,總工會搞了有十幾個“行動日”,一點成效都沒有。它應當認真地組織一場長達24小時的總罷工,自此掀開“可持續”罷工的序幕。要是可能的話,工會應當召集企業內的職工召開大會,按照進攻性的綱領去質問政府,從而激勵黃背心他們采取更好的綱領措施。

至於左翼政黨和工會運動,領導層走向了“紓解危機”的步伐。這是很壞的一招。在群眾強有力動員起來的情況下,工人運動領導層的責任是深化社會與政治危機,也就是激化階級鬥爭,將鬥爭推得越遠越好。工人運動領導層不應當向政府提出各種“讓運動降溫”的措施,而是應當轉向勞動者,竭盡所能深化、擴大、鼓勵他們的動員,從而將改良鬥爭推到不得不與資本主義決裂之時。因為往深了講,你不脫離資本主義,就無法“紓解危機”。對於被剝削的群眾而言,資本主義就意味著一個永遠處在危機之中的政權。

用罷工來推翻馬克龍! 

在左翼內部,貝諾瓦·阿蒙(Benoît Hamon,法國社會黨前領導人。——譯注)是反面典型。他宣稱支持燃油稅漲價。改良主義有時候以這種方式走向政治自殺。隨他去吧。法共領導層則或多或少和全國總工會站在一起——也就是說站在一個錯誤的立場。至於“法國不屈”,它很快就對黃背心運動表示支持,毫不猶豫地批評全國總工會的領導層。這值得贊賞。但是涉及到運動的訴求之時,它就有點往後縮了。為了“紓解危機”,梅朗雄要求馬克龍采取一系列進步措施(取消上調燃油稅(過去和未來)、重新征收巨額財產稅、將稅收抵免政策(CICE)的資金用於生態轉型。——原注)——要是失敗的話,就解散國民議會。問題在於:在運動的實際情況下,很有可能馬克龍兩個都不選。馬克龍將會保持他的路線:殘酷鎮壓,以及有必要的話,進行微不足道的讓步。為了讓運動能夠獲得重大勝利,工人階級應當迅速、廣泛地投入行動,在大規模罷工運動的形式下,與黃背心和年輕人一起並肩前行。如果能夠發動起這麼一場運動,就有可能贏得政府的重大讓步,甚至能夠迎來對方垮台,組織起我們期望的立法選舉。

在法蘭西階級鬥爭的實際階段中,罷工是決定性的一根杠杆。我們應當發起罷工,為全國群眾運動注入新的推動力。在法蘭西階級鬥爭的實際階段中,罷工是決定性的一根杠杆。我們應當發起罷工,為全國群眾運動注入新的推動力。/圖片來源:Image: Twitter, CGT

梅朗雄並沒有說出這一點,他反而將自己的話語限定在“紓解危機”。順便一提,梅朗雄還把黃背心運動視為他“公民革命”思想的實例。我們在別處已經批評過了他這一思想。在這裡,讓我們記住,梅朗雄否認工人階級的“中心地位”,而自詡找到了歷史的一個“新主體”:“人民”。梅朗雄大概很得意黃背心正是他所說的“人民”!事實上,人民由多種社會階層組成,而不僅僅只有工薪階層。不過,這並沒有改變工薪階層在階級鬥爭中的特殊和決定性角色。在這種情況下,罷工就是由工薪階層發起的。在法蘭西階級鬥爭的實際階段中,罷工是決定性的一根杠杆。我們應當發起罷工,為全國群眾運動注入新的推動力。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敬請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