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黄背心运动:马克龙首次让步——让我们加强斗争!

(以下译文为“女神读书会翻译组”原译由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法国支部网站Révolution於2018年12月5日所发表的文章,经“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中文版编辑稍加修改後发表)
译者:(女神读书会翻译组)夏尔梨

自12月1日以来,电视媒体循环播放着震动巴黎的冲突。记者和政客日夜不息地轮流“谴责暴力”——除了警察所使用的暴力,後者至少造成了一人死亡丶数十人受伤,而且把矛头直指和平集会。高中生的示威被严厉驱散了。在星期一,行动起来的救护车司机也遭遇了同样的结局。当官方让凯旋门沉浸在伪善的泪水之时(指马克龙前往凯旋门慰问警察和消防员。——译注),催泪弹和警棍的毒打则让全国各地流下眼泪。

政府退让

不过,尽管政府及其喉舌付出努力,但它未能减退黄背心运动的热情。超过70%的群众继续支持运动,昨天上午政府宣布“让步”(指取消燃油税的上涨。——译注)也很难结束这场运动。很有可能为时已晚。政府的首次让步被许多“黄背心”理解为斗争取得成效的证据——因此需要加强斗争。三周以来,运动已经意识到自身具有多麽大的力量。最初的诉求——降低燃油税——现在只不过是提高工人丶退休人员丶失业人员丶小手工业者丶农民丶商人等群体购买力的举措之一。在集体行动如火如荼之处,群众的意识也在日益增长。权力问题很快浮现——最初是以否定形式出现(“马克龙,下台!”),後来越来越变成一种肯定形式:“还权於民!”

当然,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场运动在政治上依然是混乱的。但是数百万动员起来的群众都是这辈子第一次走上街头,怎麽可能不会有混乱的政治理解呢?他们当然会带着各自的偏见参加运动的。但是需要强调的不是运动的相对混乱,而是运动不断上涨的明晰与激进。数周来,阶级特征不断在浮现:它是穷人和劳动者对富人政府不公正政策的一场反抗。这比“混乱”更叫某些人恐惧。

政府的首次让步被许多“黄背心”理解为斗争取得成效的证据——因此需要加强斗争。/图片来源:Flickr, Erder Wanderer政府的首次让步被许多“黄背心”理解为斗争取得成效的证据——因此需要加强斗争。/图片来源:Flickr, Erder Wanderer

右翼和极右翼政客在电视上表达他们对黄背心的“支持”(其实是腐蚀)。他们期望从中赚取选票。当然,面对黄背心的大部分具体诉求,他们沉默以对,包括增加工资丶退休金和最低社会补助。资产阶级政客尤其强调广泛“减税”(要明白,是减大老板的税),而黄背心绝大多数则要求减轻对穷人的财政压力——将它转移到最富的家族头上。此外,瓦奎兹丶杜邦-安南丶勒庞及其同伙在运动中试图引入民族主义思想。但是绝大多数黄背心并不采纳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思想也没有成为运动核心。相反,绝大多数人坚持要求社会措施的必要性。同样,高中生越来越多动员起来反抗政府的反社会政策,尤其是针对一系列将会让升上大学更困难的新录取政策。

加强斗争

接下来的日子将是决定性的。政府首次进行了让步之後,到处都出现了声音,要求停止运动,开始马克龙所谓的“商议”。但是事情不太可能会这样发展。政府虽然决定在2019年1月暂停上涨几类税收和关税,但是它并没有解决数百万家庭面临的实际问题。这些家庭的裤腰带实在勒不住了。政府并没有给他们的月收入带来一分钱的增加。黄背心运动标志着数十年积累起来的苦难和屈辱的爆发。这类“让步”无法减缓这场运动的步伐。相反,政府的让步只会进一步鼓励黄背心——以及工人运动——在接下来的岁月中加强斗争。

 

主动权现在掌握在工人运动一边。左翼和工会运动应当借助黄背心运动所带来的动力——以及他们杰出的战斗性——向马克龙政府及其政策发起工人阶级的总攻。法国全国总工会的领导层虽然呼吁在12月14日发起“大型行动日”,但考虑到事态进展的速度,这太晚了。尤其“大型行动日”是不够的。去年,总工会搞了有十几个“行动日”,一点成效都没有。它应当认真地组织一场长达24小时的总罢工,自此掀开“可持续”罢工的序幕。要是可能的话,工会应当召集企业内的职工召开大会,按照进攻性的纲领去质问政府,从而激励黄背心他们采取更好的纲领措施。

至於左翼政党和工会运动,领导层走向了“纾解危机”的步伐。这是很坏的一招。在群众强有力动员起来的情况下,工人运动领导层的责任是深化社会与政治危机,也就是激化阶级斗争,将斗争推得越远越好。工人运动领导层不应当向政府提出各种“让运动降温”的措施,而是应当转向劳动者,竭尽所能深化丶扩大丶鼓励他们的动员,从而将改良斗争推到不得不与资本主义决裂之时。因为往深了讲,你不脱离资本主义,就无法“纾解危机”。对於被剥削的群众而言,资本主义就意味着一个永远处在危机之中的政权。

用罢工来推翻马克龙!

在左翼内部,贝诺瓦·阿蒙(Benoît Hamon,法国社会党前领导人。——译注)是反面典型。他宣称支持燃油税涨价。改良主义有时候以这种方式走向政治自杀。随他去吧。法共领导层则或多或少和全国总工会站在一起——也就是说站在一个错误的立场。至於“法国不屈”,它很快就对黄背心运动表示支持,毫不犹豫地批评全国总工会的领导层。这值得赞赏。但是涉及到运动的诉求之时,它就有点往後缩了。为了“纾解危机”,梅朗雄要求马克龙采取一系列进步措施(取消上调燃油税(过去和未来)丶重新征收巨额财产税丶将税收抵免政策(CICE)的资金用於生态转型。——原注)——要是失败的话,就解散国民议会。问题在於:在运动的实际情况下,很有可能马克龙两个都不选。马克龙将会保持他的路线:残酷镇压,以及有必要的话,进行微不足道的让步。为了让运动能够获得重大胜利,工人阶级应当迅速丶广泛地投入行动,在大规模罢工运动的形式下,与黄背心和年轻人一起并肩前行。如果能够发动起这麽一场运动,就有可能赢得政府的重大让步,甚至能够迎来对方垮台,组织起我们期望的立法选举。

在法兰西阶级斗争的实际阶段中,罢工是决定性的一根杠杆。我们应当发起罢工,为全国群众运动注入新的推动力。在法兰西阶级斗争的实际阶段中,罢工是决定性的一根杠杆。我们应当发起罢工,为全国群众运动注入新的推动力。/图片来源:Twitter, CGT

梅朗雄并没有说出这一点,他反而将自己的话语限定在“纾解危机”。顺便一提,梅朗雄还把黄背心运动视为他“公民革命”思想的实例。我们在别处已经批评过了他这一思想。在这里,让我们记住,梅朗雄否认工人阶级的“中心地位”,而自诩找到了历史的一个“新主体”:“人民”。梅朗雄大概很得意黄背心正是他所说的“人民”!事实上,人民由多种社会阶层组成,而不仅仅只有工薪阶层。不过,这并没有改变工薪阶层在阶级斗争中的特殊和决定性角色。在这种情况下,罢工就是由工薪阶层发起的。在法兰西阶级斗争的实际阶段中,罢工是决定性的一根杠杆。我们应当发起罢工,为全国群众运动注入新的推动力。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