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黄背心”运动、列宁与全国总工会的“领导”

(以下译文为“女神读书会翻译组”原译由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法国支部网站Révolution於2018年11月20日所发表的文章,经“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中文版编辑稍加修改後发表)
译者:(女神读书会翻译组)夏尔梨

“黄背心”运动的动员象征着法国阶级斗争的发展进入了一个重要阶段。这场运动没有政党丶没有工会丶更没有事先存在的组织,数十万人民加入了反对燃油税调涨,一把扫除政府当局假惺惺的让步和威胁。这场运动得到了广大人民的支持。他们的决心和他们的义愤和苦难一样深沈。面对一个不断对工人丶退休者和中产阶级提高财政压力,而让最有钱的人享受各种“减负”( allègements de charges)丶补贴和其他退税政策的政府,他们表达了愤怒。“黄背心”们清楚地明白,所谓“生态转型”不过是掠夺人民丶服务一小撮有钱寄生虫利益的又一全新借口。(生态转型:transition écologique,法国近年来提出的一个政策,包括减少化石燃料排放丶发展新能源建设。——译注)

无论是政治上,还是社会结构上,这场运动都是混杂的。这也是合乎规律的!政府的反动政策不仅打击了工薪阶层,还打击了手工业者丶小商人丶小农丶自由职业者(如律师丶医生。——译注)丶退休者和其他社会中层。“黄背心”运动在社会和政治上的混杂性恰恰证明了运动的深度。这不仅仅是一场“工人先锋队”——最有意识和组织性的劳动者——的动员。这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场突然从历来迟钝的社会阶层那里爆发出来的一场运动。当然,没人知道这场运动能走多远。但是清晰的是,这场运动带有革命开端的性质。在留尼旺岛,这场运动已经出现了叛乱的迹象。

列宁谈群众运动

面对这场运动的“混乱”,那些挑剔的左翼社运人士们应当好好读读列宁在1916年写下的文字:

“谁要是等待‘纯粹的’社会革命,谁就一辈子也等不到,谁就是不懂得真正革命的口头革命家……欧洲的社会主义革命,不可能是别的什麽,而只能是所有一切被压迫者和不满者的群众性斗争的爆发。一部分小资产阶级和落後的工人,必然会参加这种斗争,——没有他们的参加就不可能有群众性的斗争,就不可能有任何革命——他们同样必然地会把自己的偏见丶反动的幻想丶弱点和错误带到运动中来。可是客观上他们将向资本进攻,所以觉悟的革命先锋队,先进的无产阶级,只要体现出各式各样的丶五光十色的丶复杂的丶表面上分散的群众性斗争的这一客观真理,就能统一和指导这个斗争,夺取政权,夺取银行,剥夺大家所憎恨的(虽然憎恨的原因各不相同!)托拉斯并实现起他的专政措施,这些措施加在一起就能最後推翻资产阶级和取得社会主义的胜利。”

(在列宁的时代,也是全世界目睹了纳粹主义和斯大林主义恐怖的时代前,“专政”一词并没有负面的意涵。列宁所谓的“专政措施”,只是表示工人要施加於资产阶级上的经济和政治意志,就如在资本主义体系下,资产阶级将他们的意志加诸在工人身上。以这个定义来看,“无产阶级专政”实际上就是当工人们推翻“资产阶级专政”後所取得的工人民主。——作者注)

(本段译文来自《关於自决问题的争论总结》,《列宁全集》第二版第二十八卷,中共中央马克思丶恩格斯丶列宁丶斯大林着作编译局编译,人民出版社。——译注)

列宁在一世纪前就解释到了群众运动永远不会是“纯洁的”。工人运动必须要与群众运动连结并将其引导至社会主义/图片来源:公有领域列宁在一世纪前就解释到了群众运动永远不会是“纯洁的”。工人运动必须要与群众运动连结并将其引导至社会主义/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列宁的文字很好地刻画了包括“黄背心”在内的这类运动。与此同时,他也指出了工人运动的工会与政治组织在此之中应当扮演的角色:它们应当“统一和指导”群众斗争,夺取政权并推翻资本主义。就这一点而言,列宁一百年前写下的文字与今天工人运动大多数“领导者”之间,真是天壤之别。事实上,这些人什麽也没“领导”。当运动不把矛头针对他们之时,吓破了胆的他们就会将“黄背心”运动拒之以门外。

比如,法国民主工联(CFDT,法国第二大工会,偏右翼。——译注)的领导人劳伦·贝尔日(Laurent Berger),就将这一运动定性为“极权主义”性质。作为工人运动内部的资产阶级代理人,劳伦·贝尔日不会错失每一个保卫现存秩序——银行和跨国公司的支配(在某种意义上,它们才是“极权主义”的)——的机会。

工会领袖们的错误

那麽领导着全国最强大和最有战斗性工会组织全国总工会的费利佩·马丁尼(Philippe Martinez)又如何呢?“推翻资产阶级”和“社会主义的胜利”在他们脑海里有如光年之远——这实在是太遗憾了,因为群众的问题在资本主义框架内是得不到解决的。那麽,马丁尼支持什麽呢?马丁尼说,他理解“黄背心”们“正当”的愤怒,但是拒绝让自己的组织卷入这场运动,因为他不想看到全国总工会“和国民阵线一起游行”。(国民阵线是法国极右翼组织,其民粹主义争取到很多底层民众支持。——译注)不过,他与此同时承认运动中的极右翼毕竟是“少数”(事实上,国民阵线作为有组织的力量,在这场运动中微不足道)。可是,“黄背心”一开始的主要主张是取消汽油柴油税的上涨,费利佩·马丁尼却没有抓住这一主张也没有表示支持。与此相反,他却抓住机会要求政府上涨最低工资(SMIC)以便工人可以购买“环保的汽车”!

法国全总领袖马丁尼拒绝支持黄背心运动以及其反对燃油税上涨的诉求/图片来源:Mister NK42法国全总领袖马丁尼拒绝支持黄背心运动以及其反对燃油税上涨的诉求/图片来源:Mister NK42

他的立场是完全错误丶完全脱离现实的。当然,我们应当为提高最低工资和一般收入而斗争。但是这一诉求和“黄背心”运动核心的主张(运动的主张既能调动起工薪阶层,也能调动起手工业者等其他阶层)——取消汽油柴油税的上涨——既不相悖也不排斥!全国总工会领导层不应当反对增加工资的诉求,而应当接过“黄背心”运动的核心(也是正当的)诉求,同时捍卫自己提高工人购买力的一般纲领——其中当然包括增加工资。

全国总工会应当解释:“上涨汽油柴油税与生态无关。这不过是为了跨国公司的利益而抢劫,因为汽油柴油税上涨的钱最终只会以补贴和税务减免的方式落入大老板的钱柜。如果政府需要削减数十亿欧元的预算,那就请它从跨国公司的保险箱里掏吧——而不是人民的钱包!”费利佩·马丁尼非但没有采用这一简单明白的话语,而是试图在“黄背心”当中寻找大老板的痕迹,还喊着:“不信你们!”真是可悲!

全国总工会领导层拒绝参与降低汽油柴油税的斗争,他们将这一斗争场域拱手送给右翼和极右翼。这些天来,人们发现了右翼职业煽动者的痕迹,後者大声疾呼反对汽油柴油税。幸运的是,全国总工会基层的积极分子并没有理睬费利佩·马丁尼的命令。他们和“黄背心”们一起动员起来,联系就此建立;他们共同行动,这才是未来要走的道路!

支持“黄背心”运动,揭穿右派煽动者谎言!

此外,面对政府——还有大老板——全国总工会领导层如何实现它所主张的提高最低工资(增加300欧元)?也许组织一天没有延续性的全新“行动日”?(尽管近十年来,行动日的战略显然失败了。)没人知道。不过在当前时刻,全国总工会拒绝加入一场群众运动的堡垒,马丁尼只想要增加工资。不,没人能理解!

我们常常强调:工会“行动日”的战略是一条死路。它造成了2010丶2016和2017年大规模社会运动的失败。法国资产阶级的危机如此深重,以至於在“反改革”进程中,面对尽管声势浩大的行动日,马克龙政府并没有退缩。因此,为了让我们的阶级重新获得一场胜利,我们应当在越来越多的经济部门发展“可持续”罢工。

这恰恰是资产阶级及其政府担忧的地方:“黄背心”运动可以成为引爆一系列“可持续”罢工运动雷管。费利佩·马丁尼恰逢其时做出声明:“我不干!我不会和国民阵线一起示威。”真是荒唐。“黄背心”运动相当明晰地展现了大多数劳动者不断增长的愤怒和战斗性。因此,全国总工会的领导层不应当说什麽国民阵线及其工人支持者的空话,而应当尽其所能支持这场运动——将全体工人阶级向政府反动政策发起总攻的事情提上自己的日程。全国总工会的领导层首先应当广泛呼吁参加预定放在11月24日巴黎的“黄背心”示威。瓦奎兹(Laurent Wauquiez,法国右翼政党共和党领导人。——译注)丶勒庞(国民阵线领导人。——译注)和其他资产阶级煽动者不久就会抛弃这场运动,揭下他们的伪装。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