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黃背心運動進入第四幕—將抗爭帶向革命吧!

上週末(12月8日),法國的黃背心運動以另一輪大規模抗議行動進入了第四幕。雖然官方報道參與抗議的人數為十三萬左右,但實際人數可能達到五十萬人。這一次,政府方面的反應卻也更加的殘暴,在法國各地動員了八萬九千名員警來試圖阻止黃背心參與者發起和平或其他性質的抗議,導致了兩千餘人遭到逮捕。

大批大學生和高校生也挺身參與運動,並遭到警察暴力鎮壓。同時,雖然各大全國工會基層工人都堅持參與運動,他們的領袖們卻可恥地極力“降溫”抗議行動並倡議與政府“協商”。國際各大媒體也歇斯底里地散佈謠言,企圖將黃背心運動與極右民族主義畫上等號,甚至(毫無意外地)暗指這一切都是俄國散佈的假新聞所致。

在這一系列的戲劇性事件中,支持率跌到20%的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卻也異常低調。之前誓言“永遠不向群眾抗議低頭”的總理愛德華·菲利沛(Édouard Philippe)卻要忍辱負重的擔起宣布汙氣稅延遲和取消的重擔。但是他們的讓步卻進一步激起了法國群眾的鬥志,讓他們學到了只有抗爭才能夠帶來勝利!黃背心的訴求迅速地從取消燃油稅擴張到一系列關於生活支出和打擊可恨的政治建制等廣泛要求。如重設富人稅、提高退休金、提高最低工資、調降政客薪資、以及最重大的要求馬克宏下台和解散國會等訴求呼聲最高。

一個革命情勢正在法國內部展開,現在缺乏的是一批革命領導領導以及清晰的行動綱領,深根於工人階級,並倡導全國大罷工來擊倒馬克宏。

警察鎮壓

週六(12月8日),馬克宏政府啟用了新一套警察策略,基本上取消了集會抗議的權利。光是在巴黎,就有將近一千人被逮捕,不論有沒有穿著黃背心的路人都被搜身,任何在背包裡找到的黃背心都被沒收,而企圖加入抗議的零星群眾都在法國首都各處被擋下。Arié Alimi,一位巴黎律師和人權聯盟會員對這項可恥的政策痛斥:“我們目睹了僅僅想要加入抗議的民眾被當場逮捕。(警方)僅以認為有危險意圖的嫌疑把無辜的民眾帶走。”實際上,法國政府已經開始“預防性”地逮捕民眾,藐視了任何資產階級法治的原則。

在巴黎實施的警察抗暴是相當無情的。催淚瓦斯、化學泡沫噴射器、水砲、甚至裝甲車都被動員來驅離誓言要邁向總統府抗議的民眾。網路上盛傳民眾被水砲擊倒,或遭到橡膠子彈掃射而痛不欲生的畫面。社群網路上也有發表民眾被警察痛打嚴重傷痕的畫面(但是99%的媒體報導卻只著重在民眾的暴力行為)。在黃背心運動爆發以來至今有七百人受傷。儘管如此,大批民眾仍然找到途徑聚集在巴黎市內的各主要中心,其中有些人甚至高唱著反法西斯革命民謠“再見了朋友”(Bella Ciao)。

在巴黎以外的各個城市仍然容許遊街,而民眾也大批參與示威。例如,法國西北沿岸的布雷斯特市(Brest),人口僅有十四萬,卻看到了兩千人走上街頭。當然,這些在地方省份的抗議活動也遭到警方鎮壓。

在圖盧茲(Toulouse),警方設立來組織民眾聚集的陣線遭到群眾突破,而在波爾多(Bordeaux),民眾們高喊著“反對資本主義!”的口號。

然而警察的惡毒行經只會成為反動的一記鞭打,反而會讓群眾更勇往直前。至今,一為高齡八十的老太太在站在她自家陽台上時被催淚瓦斯彈擊中頭部而身亡,數十名手無寸鐵的示威民眾遭到大批警方毆打,甚至還有一個正在流傳的視頻記錄了警方把一名身穿黃背心的身障男子從他的輪椅上狠狠拉倒在地。這些卑鄙的惡行在騰天的眾怒上火上加油。一個在推特上對上述視頻的留言評論道:“你們這些狗娘養的!我恨不得讓你們這些條子通通坐上輪椅!”

有趣的是,黃背心運動也開始發展出了比先前更加有組織性的特徵。一些城鎮內的運動人士開始舉辦大會。目前,在圖盧茲,將近500名黃背心運動人士召開了大會,討論他們運動的目標和如何強化他們的組織。這些都是很重要的步驟。這些大會應該透過一個由被選舉出來,而且可以隨時被罷免的代表們所建構的網路來串連,他們也應當進一步與學生和罷工工人代表們會晤,讓整個抗爭能夠在市鎮、地方和全國的等級上同時進行。

學生們的反擊

就讀大學和高校的年輕人們在法國各地都表達他們對黃背心運動的擁護和參與。許多校園(高中和大學都有)甚至看得見學生們設立的路障,或是整個直接被佔領(包括巴黎南泰爾大學和巴黎第一大學托比亞科校區)。橫跨整個法國都看得見大型的學生大會來討論學生們對於黃背心運動以及其他議題(包括教育改革)的態度。

一份由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法國支部學生同志們起草的動議,訴求聲援黃背心並呼籲全國應該組織罷工罷課來推翻政府,已經在保羅·瓦樂利·蒙特皮耶大學(l'université Paul-Valéry-Montpellier)及圖盧茲大學收到壓倒性的支持並通過,並即將在里昂(Lyon)大學接受大會辯論表決。在南泰爾大學,一份在今天由兩千名代表參與的學生和教師大會通過的決議案宣布了整所大學支持黃背心和反對政府鎮壓,並宣示整所大學將會開始罷課,直到他們一系列提出的訴求(包括取消先前政府實施的教育惡改)被達到為止。這份決議案同時也要求馬克宏下台。

此外,在過去這週末的抗議隊伍中都能夠見到顯眼的學生陣隊,其中最耀眼的是大批索邦大學學生週六與黃背心並肩走上巴黎街頭,高喊著反對馬克宏經濟政策和警察鎮壓的口號:

高校生們也在全國高中學生聯合會號召下在全國各地動員。上週四(12月6日)將近有700所高中有設立路障或是發動罷課,這個數量在隔日週五有所提升。

面對學生,警察們施展了更嚴重的暴力,也激化了整個運動。例如在週四,位於法國中北部西島大區的芒特拉若利市(Mantes-la-Jolie),有150餘名抗議全國考試改革的高中生們被警方強迫屈膝在地,手抱腦後。這起對一整所學校進行的“集體逮捕”行動,被隸屬於法國不屈(France Insoumise)的國會議員Eric Coquerel恰當的形容為“令人無法接受且極度羞辱的。”這起逮捕的視頻在網路上瘋傳,而為了回應這起暴行,法國各地都見得到學生和老師們以屈膝抱腦的姿勢表示他們對被捕學生們的支持,其中包括了在巴黎共和國廣場舉辦的大批民眾。在部分地區,如馬賽(Marseille),法國全國總工會代表們直接與抗暴警察對峙來保護學生們免於警察毆打。

支持黃背心的激進決議案在法國各地的學生大會裡都被通過/圖片來源:南泰爾馬克思主義學會支持黃背心的激進決議案在法國各地的學生大會裡都被通過/圖片來源:南泰爾馬克思主義學會

政府的挑釁不僅沒有嚇倒學生們,反而會將他們推向更激進的結論,讓他們更親近於工人們在街頭上的動員。這已經開始在發生了,我們IMT學生同志們在蒙特皮耶大學和圖盧茲大學的動議所收到的巨大支持就是例證。學生們正朝向正確的組織架構摸索。在南泰爾大學通過的決議案呼籲巴黎地區的所有校園應該選舉出代表,於12月13日開始在西島大區會晤。此外,在眾多學生大會裡都有辯論表決是否遵循發動全國大罷課的呼聲。在圖盧茲,黃背心代表和學生代表互相參與彼此之間的大會。這是一個極其重要且正確的步驟,並反映了黃背心運動對學生們以時尚的影響。我們必須記得,1968年5月,戴高樂正是被一場學生和工人們的團結行動逼到就範。

各大工會從下而上的革命潮流,和高高在上的改良主義領導 

從一開始,法國各大全國工會的領袖們面對黃背心都遵循著糟糕的政策,一昧拒絕支持甚至譴責黃背心,直到來自工會基層的壓力才把他們拖到一起與黃背心動員的觀點。我們正目睹著越來越多不同階層的工人階級開始加入運動並與黃背心並肩作戰,包括了消防員和救護車工人。這起群眾運動發展出來的吸引力正在將更多的工人階級人士帶進抗爭。

就連傳統來說相當麻木的“中產階級”人士們也開始移動。例如160名貝濟耶市(Béziers)律師們於12月4日發動罷工來抗議對於法制系統的修惡。罷工的律師們宣布他們支持黃背心運動,並同後者在上週一起在貝濟耶法院外抗議。這起行動是相當重要的,令人聯想起在1968年的革命運動也一樣能夠得到社會各界如各式公務員的極大廣泛支持。

不同於基層所展現出來的激進態度,法國六大主要工會領袖(包括了法國全國總工會(CGT)但不包括法國民主工聯(SUD))的表現則在週四向下沈淪,共同簽署了一份杜絕“以任何形式的暴力來表達訴求”的聲明,歡迎政府進入協商,並同時完全忽略了隔天已經計畫好的抗議行動。這份可恥的聲明幾乎完全可以被讀作遷就馬克宏同日做出的呼籲,要求所有政治和工會組織來”會面談判“而不是深化”暴力的“抗爭行動或者是推動罷工行動。

毫無意外的是,工會領袖們這個可恥的作為激怒了自始以來就與黃背心合作的工會基層工人。這份聯合聲明馬上遭到工會各地分會的強烈譴責。法國全國總工會第13區分會(圖盧茲)發表了一份措辭強硬的聲明譴責領袖們的聯合聲明,並重申“我們會繼續譴責並對抗真正的暴力,也就是統治階級對工人們施加的暴力。”

法國全總第31區分會(馬賽),同時也是出動保護學生免受警察毆打的分會表示,領袖們的聯合聲明“對正在抗爭的人士們送出了災難性的訊息,讓我們的運動家們身陷危險。”他們也同時呼籲全總發起緊急會議來拿他們的領袖們是問。

隸屬於法國全總的全國化學工業工會也同樣駁斥了聯合聲明,認為這有悖於全總的價值,並進一步譴責“老闆、警察們打壓工會的暴力,以及改良主義者(領袖們)的屈服。”他們的聲明更說道:“如果有暴力發生,那暴力的起因不在於受壓者群眾之間而是來自壓迫者的隊伍...全總的角色應該是與工人站在一起,而不是成為老闆們和政府的走狗。” 全總巴黎能源工業分會也譴責了聯合聲明,並會參與由全總運輸業工人工會於下週四發起的48小時罷工。全總第59區分會(里爾)是最新一個加入反對聯合聲明的基層工會,並也發表了一份公報要求全總全國領袖召開緊急會議。

基層的激進氣勢和高層的改良主義之間的巨大分歧已經日漸明顯。一般的工人和工會會員正在走向黃背心運動並對於馬克宏政府做出大膽,甚至革命性的結論,而領導階層卻生怕這股激進氣勢會太過頭,並極力試圖為整個運動降溫。這在基層內即將造就的不滿和憤怒很可能會導致對於全總領袖菲利沛·馬丁尼(Philippe Martinez)以及其他全總領袖的公開反抗,並可能會與2019年5月召開的第52屆年度代表大會上爆發。

同時,全總所組織的“行動日”即將在12月14日發動,基層的工會工人們必須繼續參與抗爭並深化組織工人階級之間的團結,盡可能提出透過協調罷工和呼籲選舉出一批透過民主選舉產生的全國工會領袖來將運動向前推進。目前,工會領袖們的行為正在深化許多人認為工會組織是他們所憎恨的政治建制的一部分的成見,這也帶來了工會工人被拒在運動之外的危險。

 一般的工人和工會會員正在走向黃背心運動並對於馬克宏政府做出大膽,甚至革命性的結論,而領導階層卻生怕這股激進氣勢會太過頭。/圖片來源:推特,CGT一般的工人和工會會員正在走向黃背心運動並對於馬克宏政府做出大膽,甚至革命性的結論,而領導階層卻生怕這股激進氣勢會太過頭。/圖片來源:推特,CGT

統治階級已經領略到他們必須要借重工會領袖的權威來遏止這起運動。這也是12月6日“反暴力”聯合聲明以及今天(12月10日)馬克宏攜帶一批地方市長、參議院長、法國三大資方團體來會晤大型工會領袖(包括全總)的真正意義。在”共和國面臨危機“下,馬克宏想要打造一個“聆聽整個社會”的形象。然而,邀請這些組織來加入他的伎倆,馬克宏卻冒險這些團體會沾上他的罵名,讓他們無法作為有效能夠遏止黃背心運動的工具。

此外,法國勞動部長週五要求民營企業資方跳漲工人薪資。就如在1968年期間,統治階級在面對即將失去一切的情況下有可能會作出讓步。今年當然與1968年的情勢有重要的不同。首先,1968年的革命是在二戰戰後經濟復蘇的鼎盛時期,也就是老闆們累積了足夠的利潤來讓他們有退讓的餘地。而今天的情勢是完全不同的。法國經濟僅僅些許的從2008年的經濟危機中復甦。此外,在1968年工人們得到了薪資調高,是透過在進步工人和工會之間有巨大聲望的法國共產黨達成的(雖然法共的決定也忽略了許多工人群眾大會的意志)。今天在工人運動中沒有一股力量有相等的聲望能夠忽視基層意志在達成協商,更被說在黃背心運動之中了。面對勞動部長的呼籲,工人們應該指出:“之前你們說已經沒有錢來滿足我們的訴求,但是現在黃背心在街頭上抗爭後,錢又突然冒出來了。結論很清楚:我們應該全面出動!”

“又是俄國人的陰謀”!

資產階級以及他們旗下的政治和媒體代表們都被黃背心運動震驚不已,尤其是當此運動已經開始在法國國境以外蔓延。身穿緊急背心的抗議群眾開始在比利時和荷蘭出現,提出他們法國同志們所提出的相同要求。歐洲資產階級已經意識到這個運動已經危及法國政權,並對歐洲各地造成令人擔憂的影響。

也因此,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地抹黑黃背心為被極右或極左極端分子領導的暴力流氓。在上週末舉辦的抗議行動之前,政府勸導遊客和公民應該近來待在室內,警告“極右和極左”極端份子將會來“殺人放火”。

國際媒體也一貫性地淡化這週末抗議行動的規模,企圖營造一個整個運動正在下滑的假象。例如衛報聲稱全國只有三萬人在這週末參與抗議,儘管在社群網路上流傳的大量照片和視頻都顯示規模遠大於此。媒體報導絕大部分著重在暴力和打劫行為,頭條新聞上都是焚燒汽車或暴亂的照片。同時政府方面實施的暴力和在法國各地所有警察許可的和平抗議,卻只受到些許注意。

主流媒體也嘗試著將整起運動渲染為一批暴力,混亂和極右派宣傳與“進步性”,“綠色”的排氣稅之間的鬥爭。以《觀察家報》所發表的一篇關於黃背心的社論為例:

“這整起運動沒有一批(政府可以與之)談判的領導人。它主要透過社群網路來組織。而且,我們可以從在巴黎的暴力衝突中看到這起運動實在太容易被劫持了,尤其是那些企圖推翻一個民主政府的極右派團體。”

在法國內外的右翼人士的確嘗試著從收割黃背心運動來得利,但是他們目前還沒有成功。美國總統川普散步了一起驚人的假新聞,宣稱在巴黎的抗議人士高喊著“我們要川普!”極右政黨國家陣線(Front Nationale)的黨魁雷朋(Marine Le Pen)不斷重申她對黃背心運動的支持並反對燃油稅,企圖將整起運動導向反動民族主義的方向並煽動對於她自己的支持度。但是目前唯一從黃背心運動得到支持的政治人物是激進左派梅郎雄(Jean-Luc Mélenchon)。梅式一貫性地支持黃背心,他的支持率也提高8%來到了29%,成為了當下法國最受歡迎的黨魁。相較之下,雷朋的支持率卻與運動爆發之前相差無幾,僅增加了1%,來到了20%。

另外,儘管如《每日電訊報》和《新科學人報》等高知名度報刊都將黃背心運動譴責為“反環保主義”,在週六卻見到一起為氣候變遷提高能見度發起的大遊行,而遊行隊伍之中赫見不少身穿黃背心的民眾。我們從一開始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黃背心並不是反對任何的環保政策,而是反對普通法國工人階級公民需要背負減少排放量的重擔,而不是真正排放大多數污氣的大資本財團。在不少城鎮內都看得到黃背心民眾和反氣候變遷環保人士並肩前進。

岑驢技窮的資產階級媒體居然被迫祭出大絕招:聲稱黃背心運動原來是俄國政府的陰謀!泰晤士報發表的一篇報導指稱“上百個與俄國有關的社群網路帳號嘗試著激化震撼法國的街頭抗議。”法國情治單位據稱正在調查黃背心是否是被“俄國特務控制的傀儡帳號”暗中推進。普金究竟為何要反對馬克宏在法國施行的燃油稅,我們也不得而知。將群眾反對撙節的憤怒和對於平等的抗爭簡化為俄國陰謀這種思維,是令人笑掉大牙的。

儘管這類的誹謗滿天飛,在運動中的確也見得到少數真正的趁火打劫,但是法國民眾對黃背心運動和其訴求的支持仍然維持在60%到70%之間。而且國際上對於黃背心的支持也明顯蔓延。除了在比利時和荷蘭的動員之外,在英國工黨黨員之間的各個社群網路內都看得到關於黃背心的視頻,許多貼文都看得到上百則留言的熱烈討論,其中不少人呼籲英國工人們應該要“向法國人看齊!”

馬克宏的滑鐵盧 

馬克宏的聲望和國際名譽已經被這起運動完全粉碎,而在被視為是對他任期信任公投的歐盟選舉即將到來之際,他的處境是非常窘迫的。他的倒台之速度值得我們注意:僅僅幾個月內,他從一個代表“理性、溫和、親市場、民主價值”的明日之星變成了今天被他無法控制的政治危機的無聲階下囚。今晚他將會發布一則公開演說,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們難以想像他有任何重建聲望的可能。誠如巴黎政治學院(Sicences Po)教授Marx Lazar在華盛頓郵報的社論上觀察到:“馬克宏會被這起事件在法國和整個歐洲內受到極大的打擊和孤立。”

我們在上次法國大選時就已經預測到,馬克宏“親歐盟,親資本”的路線將會被證實無法解決法國資本主義的任何一個矛盾。黃背心運動的興起就是一份證據。/圖片來源:Remi Jouan我們在上次法國大選時就已經預測到,馬克宏“親歐盟,親資本”的路線將會被證實無法解決法國資本主義的任何一個矛盾。黃背心運動的興起就是一份證據。/圖片來源:Remi Jouan

馬克宏在燃油稅事件後的狼狽姿態和跌落谷底的支持率,也讓國際資產階級保守驚訝和憤怒,他們也無法在信任馬克宏具有能夠解決危機的能力,惱怒地看到了馬克宏高傲自大“離地”的姿態和殘暴的警察鎮壓策略如何惡化了整個局面。但是馬克宏的驕傲一直以來都是敗絮其中。他政權所面對的危機並不僅是他個人(雖然明顯)的無能所造成的,而是深入到法國資本主義的基本僵局。自2008年法國經濟無法從經濟危機中復原,長年以來落後於歐洲其他國家。為了應付這場危機而實施的撙節和擠壓工人階級政策同時也讓所有法國政治菁英喪失信用。其實同樣的進程在馬克宏上任之前也決定了前總統奧蘭德以及前兩大建制黨派(社會黨和共和黨)崩潰的命運。我們在上次法國大選時就已經預測到,馬克宏“親歐盟,親資本”的路線將會被證實無法解決法國資本主義的任何一個矛盾。黃背心運動的興起就是一份證據。從《經濟時報》在今天下午發表的報導中,我們也看到了資產階級們後悔他們信任馬克宏:

“如果馬克宏先生得以跳脫於法國歷任總統快速喪失支持率的可悲常態,那他的國際形象將會大大提升。他可以成會全球自由派價值的主導者,而這樣的主導者也是我們現在正需要的。然而,現在馬克宏先生看來已不再能夠拯救世界。他要是能夠拯救自己的總統寶座,就已經很幸運了。“

這起危機也從統治階級之間的分裂上表現出來。國會議員和各部會部長被分成訴求繼續警察鎮壓並停止讓步的“強硬派”以及其他訴求“新政策”,思考著進一步地退讓並提出模糊新路向的政客。但是就算當今的經濟危機還有餘地擠出些許的改良,這些改良也大概無法滿足這個不斷在擴張訴求並且一心試圖擊敗馬克宏政權的黃背心運動。誠如運動中的一位發言人在政府宣布取消燃油稅時表示:“我們不要麵包屑,我們要整條麵包!“

這些社會上層的分裂是革命進程正在發生的徵兆。我們法國支部的同志們在12月7日發表的聲明中表示法國現在具備著進入革命情勢的所有要素。現在缺乏的是一批可以將街頭上的動能轉變為一系列的罷工行動來讓經濟停擺的工人階級領袖,來終結馬克宏垂危的政權。發展出一個完整的、民主的組織架構也可以保存整個運動的凝聚力並防止它在耶誕節左右消散,或者是墮落到毫無紀律的打劫行動。這些是黃背心們必須要在這個階段完成的任務。讓我們向抗爭第五幕前進!

註:在這篇文章原文發表幾小時後,馬克宏做出公開演說,並承諾了一系列解決“社會和經濟緊急情況”的政策,包括:

- 最低薪資提高100歐元(但是資方不需要支付)
- 退休金月收入每月2000歐元或以下者將免除社會保險負擔跳漲
- 保證加班費將不被課稅
- 請求資方給員工發放年終獎金
- 承諾在下次選舉中會主動理解投廢票民眾的訴求

這些都是相當些微的改良,而且沒有一項會觸及到資本家和大富豪們的財產。由於馬克宏堅持不重設富人稅,這些“麵包屑”改良大概會由納稅人,也就是一般工人們,來買單。梅郎雄正確地駁斥了這些政策並呼籲在下週六發動大規模的“第五幕”。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敬請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