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黄背心运动进入第四幕—将抗争带向革命吧!

上周末(12月8日),法国的黄背心运动以另一轮大规模抗议行动进入了第四幕。虽然官方报道参与抗议的人数为十三万左右,但实际人数可能达到五十万人。这一次,政府方面的反应却也更加的残暴,在法国各地动员了八万九千名员警来试图阻止黄背心参与者发起和平或其他性质的抗议,导致了两千馀人遭到逮捕。

大批大学生和高校生也挺身参与运动,并遭到警察暴力镇压。同时,虽然各大全国工会基层工人都坚持参与运动,他们的领袖们却可耻地极力“降温”抗议行动并倡议与政府“协商”。国际各大媒体也歇斯底里地散布谣言,企图将黄背心运动与极右民族主义画上等号,甚至(毫无意外地)暗指这一切都是俄国散布的假新闻所致。

在这一系列的戏剧性事件中,支持率跌到20%的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却也异常低调。之前誓言“永远不向群众抗议低头”的总理爱德华·菲利沛(Édouard Philippe)却要忍辱负重的担起宣布污气税延迟和取消的重担。但是他们的让步却进一步激起了法国群众的斗志,让他们学到了只有抗争才能够带来胜利!黄背心的诉求迅速地从取消燃油税扩张到一系列关於生活支出和打击可恨的政治建制等广泛要求。如重设富人税丶提高退休金丶提高最低工资丶调降政客薪资丶以及最重大的要求马克龙下台和解散国会等诉求呼声最高。

一个革命情势正在法国内部展开,现在缺乏的是一批革命领导领导以及清晰的行动纲领,深根於工人阶级,并倡导全国大罢工来击倒马克龙。

警察镇压

周六(12月8日),马克龙政府启用了新一套警察策略,基本上取消了集会抗议的权利。光是在巴黎,就有将近一千人被逮捕,不论有没有穿着黄背心的路人都被搜身,任何在背包里找到的黄背心都被没收,而企图加入抗议的零星群众都在法国首都各处被挡下。Arié Alimi,一位巴黎律师和人权联盟会员对这项可耻的政策痛斥:“我们目睹了仅仅想要加入抗议的民众被当场逮捕。(警方)仅以认为有危险意图的嫌疑把无辜的民众带走。”实际上,法国政府已经开始“预防性”地逮捕民众,藐视了任何资产阶级法治的原则。

在巴黎实施的警察抗暴是相当无情的。催泪瓦斯丶化学泡沫喷射器丶水炮丶甚至装甲车都被动员来驱离誓言要迈向总统府抗议的民众。网路上盛传民众被水炮击倒,或遭到橡胶子弹扫射而痛不欲生的画面。社群网路上也有发表民众被警察痛打严重伤痕的画面(但是99%的媒体报导却只着重在民众的暴力行为)。在黄背心运动爆发以来至今有七百人受伤。尽管如此,大批民众仍然找到途径聚集在巴黎市内的各主要中心,其中有些人甚至高唱着反法西斯革命民谣“再见了朋友”(Bella Ciao)。

在巴黎以外的各个城市仍然容许游街,而民众也大批参与示威。例如,法国西北沿岸的布雷斯特市(Brest),人口仅有十四万,却看到了两千人走上街头。当然,这些在地方省份的抗议活动也遭到警方镇压。

在图卢兹(Toulouse),警方设立来组织民众聚集的阵线遭到群众突破,而在波尔多(Bordeaux),民众们高喊着“反对资本主义!”的口号。

然而警察的恶毒行经只会成为反动的一记鞭打,反而会让群众更勇往直前。至今,一为高龄八十的老太太在站在她自家阳台上时被催泪瓦斯弹击中头部而身亡,数十名手无寸铁的示威民众遭到大批警方殴打,甚至还有一个正在流传的视频记录了警方把一名身穿黄背心的身障男子从他的轮椅上狠狠拉倒在地。这些卑鄙的恶行在腾天的众怒上火上加油。一个在推特上对上述视频的留言评论道:“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我恨不得让你们这些条子通通坐上轮椅!”

有趣的是,黄背心运动也开始发展出了比先前更加有组织性的特徵。一些城镇内的运动人士开始举办大会。目前,在图卢兹,将近500名黄背心运动人士召开了大会,讨论他们运动的目标和如何强化他们的组织。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步骤。这些大会应该透过一个由被选举出来,而且可以随时被罢免的代表们所建构的网路来串连,他们也应当进一步与学生和罢工工人代表们会晤,让整个抗争能够在市镇丶地方和全国的等级上同时进行。 

学生们的反击

就读大学和高校的年轻人们在法国各地都表达他们对黄背心运动的拥护和参与。许多校园(高中和大学都有)甚至看得见学生们设立的路障,或是整个直接被占领(包括巴黎南泰尔大学和巴黎第一大学托比亚科校区)。横跨整个法国都看得见大型的学生大会来讨论学生们对於黄背心运动以及其他议题(包括教育改革)的态度。

一份由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法国支部学生同志们起草的动议,诉求声援黄背心并呼吁全国应该组织罢工罢课来推翻政府,已经在保罗·瓦乐利·蒙特皮耶大学(l'université Paul-Valéry-Montpellier)及图卢兹大学收到压倒性的支持并通过,并即将在里昂(Lyon)大学接受大会辩论表决。在南泰尔大学,一份在今天由两千名代表参与的学生和教师大会通过的决议案宣布了整所大学支持黄背心和反对政府镇压,并宣示整所大学将会开始罢课,直到他们一系列提出的诉求(包括取消先前政府实施的教育恶改)被达到为止。这份决议案同时也要求马克龙下台。

此外,在过去这周末的抗议队伍中都能够见到显眼的学生阵队,其中最耀眼的是大批索邦大学学生周六与黄背心并肩走上巴黎街头,高喊着反对马克龙经济政策和警察镇压的口号:

高校生们也在全国高中学生联合会号召下在全国各地动员。上周四(12月6日)将近有700所高中有设立路障或是发动罢课,这个数量在隔日周五有所提升。

面对学生,警察们施展了更严重的暴力,也激化了整个运动。例如在周四,位於法国中北部西岛大区的芒特拉若利市(Mantes-la-Jolie),有150馀名抗议全国考试改革的高中生们被警方强迫屈膝在地,手抱脑後。这起对一整所学校进行的“集体逮捕”行动,被隶属於法国不屈(France Insoumise)的国会议员Eric Coquerel恰当的形容为“令人无法接受且极度羞辱的。”这起逮捕的视频在网路上疯传,而为了回应这起暴行,法国各地都见得到学生和老师们以屈膝抱脑的姿势表示他们对被捕学生们的支持,其中包括了在巴黎共和国广场举办的大批民众。在部分地区,如马赛(Marseille),法国全国总工会代表们直接与抗暴警察对峙来保护学生们免於警察殴打。

支持黄背心的激进决议案在法国各地的学生大会里都被通过/图片来源:南泰尔马克思主义学会支持黄背心的激进决议案在法国各地的学生大会里都被通过/图片来源:南泰尔马克思主义学会 

政府的挑衅不仅没有吓倒学生们,反而会将他们推向更激进的结论,让他们更亲近於工人们在街头上的动员。这已经开始在发生了,我们IMT学生同志们在蒙特皮耶大学和图卢兹大学的动议所收到的巨大支持就是例证。学生们正朝向正确的组织架构摸索。在南泰尔大学通过的决议案呼吁巴黎地区的所有校园应该选举出代表,於12月13日开始在西岛大区会晤。此外,在众多学生大会里都有辩论表决是否遵循发动全国大罢课的呼声。在图卢兹,黄背心代表和学生代表互相参与彼此之间的大会。这是一个极其重要且正确的步骤,并反映了黄背心运动对学生们以时尚的影响。我们必须记得,1968年5月,戴高乐正是被一场学生和工人们的团结行动逼到就范。

各大工会从下而上的革命潮流,和高高在上的改良主义领导

从一开始,法国各大全国工会的领袖们面对黄背心都遵循着糟糕的政策,一昧拒绝支持甚至谴责黄背心,直到来自工会基层的压力才把他们拖到一起与黄背心动员的观点。我们正目睹着越来越多不同阶层的工人阶级开始加入运动并与黄背心并肩作战,包括了消防员和救护车工人。这起群众运动发展出来的吸引力正在将更多的工人阶级人士带进抗争。

就连传统来说相当麻木的“中产阶级”人士们也开始移动。例如160名贝济耶市(Béziers)律师们於12月4日发动罢工来抗议对於法制系统的修恶。罢工的律师们宣布他们支持黄背心运动,并同後者在上周一起在贝济耶法院外抗议。这起行动是相当重要的,令人联想起在1968年的革命运动也一样能够得到社会各界如各式公务员的极大广泛支持。

不同於基层所展现出来的激进态度,法国六大主要工会领袖(包括了法国全国总工会(CGT)但不包括法国民主工联(SUD))的表现则在周四向下沈沦,共同签署了一份杜绝“以任何形式的暴力来表达诉求”的声明,欢迎政府进入协商,并同时完全忽略了隔天已经计画好的抗议行动。这份可耻的声明几乎完全可以被读作迁就马克龙同日做出的呼吁,要求所有政治和工会组织来”会面谈判“而不是深化”暴力的“抗争行动或者是推动罢工行动。

毫无意外的是,工会领袖们这个可耻的作为激怒了自始以来就与黄背心合作的工会基层工人。这份联合声明马上遭到工会各地分会的强烈谴责。法国全国总工会第13区分会(图卢兹)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谴责领袖们的联合声明,并重申“我们会继续谴责并对抗真正的暴力,也就是统治阶级对工人们施加的暴力。”

法国全总第31区分会(马赛),同时也是出动保护学生免受警察殴打的分会表示,领袖们的联合声明“对正在抗争的人士们送出了灾难性的讯息,让我们的运动家们身陷危险。”他们也同时呼吁全总发起紧急会议来拿他们的领袖们是问。

隶属於法国全总的全国化学工业工会也同样驳斥了联合声明,认为这有悖於全总的价值,并进一步谴责“老板丶警察们打压工会的暴力,以及改良主义者(领袖们)的屈服。”他们的声明更说道:“如果有暴力发生,那暴力的起因不在於受压者群众之间而是来自压迫者的队伍...全总的角色应该是与工人站在一起,而不是成为老板们和政府的走狗。” 全总巴黎能源工业分会也谴责了联合声明,并会参与由全总运输业工人工会於下周四发起的48小时罢工。全总第59区分会(里尔)是最新一个加入反对联合声明的基层工会,并也发表了一份公报要求全总全国领袖召开紧急会议。

基层的激进气势和高层的改良主义之间的巨大分歧已经日渐明显。一般的工人和工会会员正在走向黄背心运动并对於马克龙政府做出大胆,甚至革命性的结论,而领导阶层却生怕这股激进气势会太过头,并极力试图为整个运动降温。这在基层内即将造就的不满和愤怒很可能会导致对於全总领袖菲利沛·马丁尼(Philippe Martinez)以及其他全总领袖的公开反抗,并可能会与2019年5月召开的第52届年度代表大会上爆发。

同时,全总所组织的“行动日”即将在12月14日发动,基层的工会工人们必须继续参与抗争并深化组织工人阶级之间的团结,尽可能提出透过协调罢工和呼吁选举出一批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全国工会领袖来将运动向前推进。目前,工会领袖们的行为正在深化许多人认为工会组织是他们所憎恨的政治建制的一部分的成见,这也带来了工会工人被拒在运动之外的危险。

 一般的工人和工会会员正在走向黄背心运动并对於马克龙政府做出大胆,甚至革命性的结论,而领导阶层却生怕这股激进气势会太过头。/图片来源:推特,CGT一般的工人和工会会员正在走向黄背心运动并对於马克龙政府做出大胆,甚至革命性的结论,而领导阶层却生怕这股激进气势会太过头。/图片来源:推特,CGT

统治阶级已经领略到他们必须要借重工会领袖的权威来遏止这起运动。这也是12月6日“反暴力”联合声明以及今天(12月10日)马克龙携带一批地方市长丶参议院长丶法国三大资方团体来会晤大型工会领袖(包括全总)的真正意义。在”共和国面临危机“下,马克龙想要打造一个“聆听整个社会”的形象。然而,邀请这些组织来加入他的伎俩,马克龙却冒险这些团体会沾上他的骂名,让他们无法作为有效能够遏止黄背心运动的工具。

此外,法国劳动部长周五要求民营企业资方跳涨工人薪资。就如在1968年期间,统治阶级在面对即将失去一切的情况下有可能会作出让步。今年当然与1968年的情势有重要的不同。首先,1968年的革命是在二战战後经济复苏的鼎盛时期,也就是老板们累积了足够的利润来让他们有退让的馀地。而今天的情势是完全不同的。法国经济仅仅些许的从2008年的经济危机中复苏。此外,在1968年工人们得到了薪资调高,是透过在进步工人和工会之间有巨大声望的法国共产党达成的(虽然法共的决定也忽略了许多工人群众大会的意志)。今天在工人运动中没有一股力量有相等的声望能够忽视基层意志在达成协商,更被说在黄背心运动之中了。面对劳动部长的呼吁,工人们应该指出:“之前你们说已经没有钱来满足我们的诉求,但是现在黄背心在街头上抗争後,钱又突然冒出来了。结论很清楚:我们应该全面出动!”

"又是俄国人的阴谋!”

资产阶级以及他们旗下的政治和媒体代表们都被黄背心运动震惊不已,尤其是当此运动已经开始在法国国境以外蔓延。身穿紧急背心的抗议群众开始在比利时和荷兰出现,提出他们法国同志们所提出的相同要求。欧洲资产阶级已经意识到这个运动已经危及法国政权,并对欧洲各地造成令人担忧的影响。

也因此,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地抹黑黄背心为被极右或极左极端分子领导的暴力流氓。在上周末举办的抗议行动之前,政府劝导游客和公民应该近来待在室内,警告“极右和极左”极端份子将会来”杀人放火“。

国际媒体也一贯性地淡化这周末抗议行动的规模,企图营造一个整个运动正在下滑的假象。例如卫报声称全国只有三万人在这周末参与抗议,尽管在社群网路上流传的大量照片和视频都显示规模远大於此。媒体报导绝大部分着重在暴力和打劫行为,头条新闻上都是焚烧汽车或暴乱的照片。同时政府方面实施的暴力和在法国各地所有警察许可的和平抗议,却只受到些许注意。

主流媒体也尝试着将整起运动渲染为一批暴力,混乱和极右派宣传与“进步性”,“绿色”的排气税之间的斗争。以《观察家报》所发表的一篇关於黄背心的社论为例:

“这整起运动没有一批(政府可以与之)谈判的领导人。它主要透过社群网路来组织。而且,我们可以从在巴黎的暴力冲突中看到这起运动实在太容易被劫持了,尤其是那些企图推翻一个民主政府的极右派团体。” 

在法国内外的右翼人士的确尝试着从收割黄背心运动来得利,但是他们目前还没有成功。美国总统川普散步了一起惊人的假新闻,宣称在巴黎的抗议人士高喊着“我们要川普!”极右政党国家阵线(Front Nationale)的党魁雷朋(Marine Le Pen)不断重申她对黄背心运动的支持并反对燃油税,企图将整起运动导向反动民族主义的方向并煽动对於她自己的支持度。但是目前唯一从黄背心运动得到支持的政治人物是激进左派梅郎雄(Jean-Luc Mélenchon)。梅式一贯性地支持黄背心,他的支持率也提高8%来到了29%,成为了当下法国最受欢迎的党魁。相较之下,雷朋的支持率却与运动爆发之前相差无几,仅增加了1%,来到了20%。

另外,尽管如《每日电讯报》和《新科学人报》等高知名度报刊都将黄背心运动谴责为“反环保主义”,在周六却见到一起为气候变迁提高能见度发起的大游行,而游行队伍之中赫见不少身穿黄背心的民众。我们从一开始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黄背心并不是反对任何的环保政策,而是反对普通法国工人阶级公民需要背负减少排放量的重担,而不是真正排放大多数污气的大资本财团。在不少城镇内都看得到黄背心民众和反气候变迁环保人士并肩前进。

岑驴技穷的资产阶级媒体居然被迫祭出大绝招:声称黄背心运动原来是俄国政府的阴谋!泰晤士报发表的一篇报导指称“上百个与俄国有关的社群网路帐号尝试着激化震撼法国的街头抗议。”法国情治单位据称正在调查黄背心是否是被“俄国特务控制的傀儡帐号”暗中推进。普金究竟为何要反对马克龙在法国施行的燃油税,我们也不得而知。将群众反对撙节的愤怒和对於平等的抗争简化为俄国阴谋这种思维,是令人笑掉大牙的。

尽管这类的诽谤满天飞,在运动中的确也见得到少数真正的趁火打劫,但是法国民众对黄背心运动和其诉求的支持仍然维持在60%到70%之间。而且国际上对於黄背心的支持也明显蔓延。除了在比利时和荷兰的动员之外,在英国工党党员之间的各个社群网路内都看得到关於黄背心的视频,许多贴文都看得到上百则留言的热烈讨论,其中不少人呼吁英国工人们应该要“向法国人看齐!”

马克龙的滑铁卢

马克龙的声望和国际名誉已经被这起运动完全粉碎,而在被视为是对他任期信任公投的欧盟选举即将到来之际,他的处境是非常窘迫的。他的倒台之速度值得我们注意:仅仅几个月内,他从一个代表“理性丶温和丶亲市场丶民主价值”的明日之星变成了今天被他无法控制的政治危机的无声阶下囚。今晚他将会发布一则公开演说,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难以想像他有任何重建声望的可能。诚如巴黎政治学院(Sicences Po)教授Marx Lazar在华盛顿邮报的社论上观察到:“马克龙会被这起事件在法国和整个欧洲内受到极大的打击和孤立。”

我们在上次法国大选时就已经预测到,马克龙“亲欧盟,亲资本”的路线将会被证实无法解决法国资本主义的任何一个矛盾。黄背心运动的兴起就是一份证据。/图片来源:Remi Jouan我们在上次法国大选时就已经预测到,马克龙“亲欧盟,亲资本”的路线将会被证实无法解决法国资本主义的任何一个矛盾。黄背心运动的兴起就是一份证据。/图片来源:Remi Jouan

马克龙在燃油税事件後的狼狈姿态和跌落谷底的支持率,也让国际资产阶级保守惊讶和愤怒,他们也无法在信任马克龙具有能够解决危机的能力,恼怒地看到了马克龙高傲自大“离地”的姿态和残暴的警察镇压策略如何恶化了整个局面。但是马克龙的骄傲一直以来都是败絮其中。他政权所面对的危机并不仅是他个人(虽然明显)的无能所造成的,而是深入到法国资本主义的基本僵局。自2008年法国经济无法从经济危机中复原,长年以来落後於欧洲其他国家。为了应付这场危机而实施的撙节和挤压工人阶级政策同时也让所有法国政治菁英丧失信用。其实同样的进程在马克龙上任之前也决定了前总统奥兰德以及前两大建制党派(社会党和共和党)崩溃的命运。我们在上次法国大选时就已经预测到,马克龙“亲欧盟,亲资本”的路线将会被证实无法解决法国资本主义的任何一个矛盾。黄背心运动的兴起就是一份证据。从《经济时报》在今天下午发表的报导中,我们也看到了资产阶级们後悔他们信任马克龙:

“如果马克龙先生得以跳脱於法国历任总统快速丧失支持率的可悲常态,那他的国际形象将会大大提升。他可以成会全球自由派价值的主导者,而这样的主导者也是我们现在正需要的。然而,现在马克龙先生看来已不再能够拯救世界。他要是能够拯救自己的总统宝座,就已经很幸运了。“

这起危机也从统治阶级之间的分裂上表现出来。国会议员和各部会部长被分成诉求继续警察镇压并停止让步的“强硬派”以及其他诉求“新政策”,思考着进一步地退让并提出模糊新路向的政客。但是就算当今的经济危机还有馀地挤出些许的改良,这些改良也大概无法满足这个不断在扩张诉求并且一心试图击败马克龙政权的黄背心运动。诚如运动中的一位发言人在政府宣布取消燃油税时表示:“我们不要面包屑,我们要整条面包!“

这些社会上层的分裂是革命进程正在发生的徵兆。我们法国支部的同志们在12月7日发表的声明中表示法国现在具备着进入革命情势的所有要素。现在缺乏的是一批可以将街头上的动能转变为一系列的罢工行动来让经济停摆的工人阶级领袖,来终结马克龙垂危的政权。发展出一个完整的丶民主的组织架构也可以保存整个运动的凝聚力并防止它在耶诞节左右消散,或者是堕落到毫无纪律的打劫行动。这些是黄背心们必须要在这个阶段完成的任务。让我们向抗争第五幕前进! 

注:在这篇文章原文发表几小时後,马克龙做出公开演说,并承诺了一系列解决“社会和经济紧急情况”的政策,包括:

- 最低薪资提高100欧元(但是资方不需要支付)
- 退休金月收入每月2000欧元或以下者将免除社会保险负担跳涨
- 保证加班费将不被课税
- 请求资方给员工发放年终奖金
- 承诺在下次选举中会主动理解投废票民众的诉求

这些都是相当些微的改良,而且没有一项会触及到资本家和大富豪们的财产。由於马克龙坚持不重设富人税,这些“面包屑”改良大概会由纳税人,也就是一般工人们,来买单。梅郎雄正确地驳斥了这些政策并呼吁在下周六发动大规模的“第五幕”。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