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五星期過後,黃背心運動有在退潮嗎?

黃背心抗議民眾於12月15日在法國的街道上發動了第五次週末示威行動,被稱為運動的“第五幕”。這是繼馬克宏於12月10日公佈“退讓”之後所發動的示威。而過去一週我們也看到了多起學生動員,以及法國全國總工會(CGT,以下簡稱全總)所發動的“全國行動日”。爆發了五週之後,黃背心這個運動達到了什麼階段,它的前景是什麼?

來自法國內政部的官方數據宣稱,本週末在法國各地有66,000名民眾參與示威,這意味著與前一周相比下降了50%。雖然正如我們已經解釋的那樣,這些官方數據嚴重低估了街道上的實際人數,但黃背心規模確實經歷了一定程度的減少。為什麼呢?

第五幕

這些數字掩蓋了一個重要的事實:政府使用沉重的警察鎮壓來實際阻止示威活動的發生。在巴黎,數十個地鐵站被“預防性”關閉,阻止人們參加示威活動。警察在首都的關鍵地點設立了檢查站,搜查抗議民眾,並在某些情況下施行“預防性”逮捕(儘管數量比前一周少得多)。

聚集在周六抗議活動的集結點之一巴黎卡尼爾歌劇院的民眾,被警方圍堵了四個多小時。警方對群眾發出驅散令,但被團團包圍的群眾又無法離開,抗暴警察便衝向民眾

這些是巴黎歌劇院卡尼爾早些時候拍攝的一組照片 黃背心學生和鐵路工人,他們已經被包圍了四個小時,以防止他們參與運動“第五幕”。

如同上週,聚集在巴黎聖拉扎爾車站的數百名抗議者也被圍堵,要躲避警方警戒線變得相當困難。

除了使用催淚彈,水砲,裝甲車和大量CRS防暴警察來遏止黃色背心抗議行動繼續進行,統治階級上週也發動高度廣泛重視宣傳行動來勸阻人們遊行,利用上週斯特拉斯堡的一次恐怖攻擊(一名槍手被殺,造成數人受傷)作為藉口。

當然,雖然斯特拉斯堡的鑿事人已經被警方殺害,但政府仍然宣稱“安全問題”還是存在。政府人士和各大媒體有此為藉口呼籲黃色背心民眾待在家裡,不要示威。有些城市的行政長官甚至直接禁止所有集會。

在一些省級城市當然見得到和平示威遊行,但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遊行都被防暴警察用催淚瓦斯襲擊。

法國各地的和平示威活動遭到防暴警察的襲擊。橫幅上寫著:“如果你播下苦難,你就會收穫憤怒”/圖片:公共領域法國各地的和平示威活動遭到防暴警察的襲擊。橫幅上寫著:“如果你播下苦難,你就會收穫憤怒”/圖片:公共領域

政府事實上已經廢除了在法國人民抗議的權利。當然,大眾媒體和法國政府對於如“運動正在失去動力”之類的頭條雀躍不已。儘管如此,仍有成千上萬人遊行全國:馬賽,圖盧茲,波爾多,南特,里爾,第戎,勒阿弗爾以及 其他數十個城鎮

除了示威活動之外,許多道路封鎖仍在繼續,有些高速公路收費站工人甚至不再收取路費。

這一周由馬克宏半心半意的讓步開場,但學校的學生們也在數百所學校發動罷課和示威,他們將那次動員稱為“黑色星期二”。在巴黎地區,他們得到了教師工會的支持。

然後在上周四,全國各地的大學生發起動員,許多地方舉行了大規模的大會和投票決議,支持黃背心運動,並為自己的訴求罷課。

法國全國總工會的反應

12月14日星期五,全總宣布了當天為全國罷工日,訴求包括普遍增加工資和養老金等改良。雖然那天的確有幾次罷工,特別是在港口和能源工業,但這一天遠遠沒有足夠的力道。他們應該主動協調和帶領一場24小時大罷工作為工人對馬克宏展開全面進攻的開始。 全總領導們企圖這一“罷工日”來讓基層工人們消消氣,因為工會中的許多活動家對全總總書記馬丁尼拒絕將全總投入黃背心運動的立場感到憤怒。

在大學和高校生示威規模可觀的地方,如(馬賽,圖盧茲等),當地的全總支部也明顯地支持與黃背心舉辦聯合運動。這顯示了整起運動的潛力,但同時也暴露了全總各領袖政策的不足。

當馬丁尼談到“到處都要發起罷工”時,他卻刻意避免使用“大罷工”這個詞。全總發起的“行動日”與黃色背心抗議沒有任何直接聯繫,也沒有真正努力來認真動員基層的力量。這是法國全總官僚非常熟練的一種策略:當他們感受到基層的壓力時,他們就發起“全國行動日”,操著一些激進而模糊的語言,但並不認真組織行動。動員成效不彰時,他們就回頭說“你看,工人們沒有心情進行大罷工,條件不存在”。

基於運動已經經過的時間,工會領導人缺乏認真的態度,殘酷的國家鎮壓以及政府讓步的影響(我們不應忘記,政府已經取消了引爆這起運動的燃油稅調高),週六的示威活動與前一周相比有所退步也就不足為奇了。許多運動的參與者開始問自己,黃背心運動的觀點是什麼,它正在向什麼方向前進?由於沒有明確的領導,而全總全國領袖們也拒絕提供任何協助,這一運動也自然失去動力。

儘管如此,即使在這個階段,法國民眾仍然對黃背心運動把持著壓倒性支持。儘管即使在他們的巔峰時期並沒有動員比之前工會抗爭還多的人數,但公眾對他們的支持總是保持在65%到75%之間(取決於所引用的民意調查)。現在情況仍然如此。同時,雖然支持運動繼續進行的人的百分比大幅下降,從 70%降到50%左右,但這仍然是相當可觀的支持度。這表明這些抗議活動表達了人民看見富人繼續累積財富,但自己被迫為資本主義危機付出代價的深度不滿。

馬克宏被削弱,公眾憤怒得到加強

全總現在已經要求在12月18日發起另一個“行動日”,而黃背心們則呼籲要在下週六發動“第六幕”抗爭。這場運動會不會由於各種因素(疲倦,讓步,壓制,缺乏領導)的結合導致結束,還有待觀察。但即結果如此,社會上所有潛在的挫折和憤怒都不會消失。

顯而易見的是,作為一支強大的“自由主義”力量而被各地媒體讚頌的馬克宏政府,能夠貫徹(從統治階級的角度來看)“法國社會需要的必要改革”的能力已經被決定性地被抗議活動削弱,其權威已經破滅。 法國民意機構(IFOP)在12月16日發布的民意晴雨表顯示馬克宏的支持率僅為23%,而76%的人對目前政府表示不滿。

此外,反對馬克宏情緒已經變得更加強硬,回答對馬克宏“非常不滿意”的比例在一個月內從39%上升到45%。相比之下,馬克宏在2017年5月當選後的支持率為62%。

然而,黃色背心運動不僅挑戰了馬克宏的富人政府,而且以一種混亂和試探性的方式,表達了對整個政權的深刻不滿,並揭穿了資產階級民主的根本不民主的本質。

而這些情緒並不僅限於法國。在比利時,荷蘭,加拿大,波蘭,以色列,突尼斯,中非共和國,布基納法索等地舉行了一些“模仿”示威活動。埃及政府甚至完全禁止高能見度的夾克,害怕效仿動員。

這些國際間效仿行動的政治性質和要求是混雜的,都可以看到右翼或左翼的表現。然而,黃背心在全世界成為反叛的象徵,代表了引發法國運動的同樣矛盾存在於世界各地的。各國之間也看得到令人振奮的跨國工人聲援。例如,南非工會聯合會(South African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向法國抗議者發出了聲援的信息。

工人和青年之中最先進的一部分將從運動中得出重要的政治結論,最主要的可能是認識到實現一個人需求的唯一途徑是通過激進,大規模,直接的街頭行動。但是其他經驗教訓還是要被汲取,特別是關於任何群眾運動都需要建立全國性,民主和負責任的領導團隊。這個團隊必須有握有一個能夠明確替代資本主義危機的方案。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敬請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