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五星期过后,黄背心运动有在退潮吗?

黄背心抗议民众于12月15日在法国的街道上发动了第五次周末示威行动,被称为运动的“第五幕”。这是继马克宏于12月10日公布“退让”之后所发动的示威。而过去一周我们也看到了多起学生动员,以及法国全国总工会(CGT,以下简称全总)所发动的“全国行动日”。爆发了五周之后,黄背心这个运动达到了什么阶段,它的前景是什么?

来自法国内政部的官方数据宣称,本周末在法国各地有66,000名民众参与示威,这意味着与前一周相比下降了50%。虽然正如我们已经解释的那样,这些官方数据严重低估了街道上的实际人数,但黄背心规模确实经历了一定程度的减少。为什么呢?

第五幕

这些数字掩盖了一个重要的事实:政府使用沉重的警察镇压来实际阻止示威活动的发生。在巴黎,数十个地铁站被“预防性”关闭,阻止人们参加示威活动。警察在首都的关键地点设立了检查站,搜查抗议民众,并在某些情况下施行“预防性”逮捕(尽管数量比前一周少得多)。

聚集在周六抗议活动的集结点之一巴黎卡尼尔歌剧院的民众,被警方围堵了四个多小时。警方对群众发出驱散令,但被团团包围的群众又无法离开,抗暴警察便冲向民众

这些是巴黎歌剧院卡尼尔早些时候拍摄的一组照片 黄背心学生和铁路工人,他们已经被包围了四个小时,以防止他们参与运动“第五幕”。

如同上周,聚集在巴黎圣拉扎尔车站的数百名抗议者也被围堵,要躲避警方警戒线变得相当困难

除了使用催泪弹,水炮,装甲车和大量CRS防暴警察来遏止黄色背心抗议行动继续进行,统治阶级上周也发动高度广泛重视宣传行动来劝阻人们游行,利用上周斯特拉斯堡的一次恐怖攻击(一名枪手被杀,造成数人受伤)作为借口。

当然,虽然斯特拉斯堡的凿事人已经被警方杀害,但政府仍然宣称“安全问题”还是存在。政府人士和各大媒体有此为借口呼吁黄色背心民众待在家里,不要示威。有些城市的行政长官甚至直接禁止所有集会。

在一些省级城市当然见得到和平示威游行,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游行都被防暴警察用催泪瓦斯袭击。

法国各地的和平示威活动遭到防暴警察的袭击。横幅上写着:“如果你播下苦难,你就会收获愤怒”/图片:公共领域法国各地的和平示威活动遭到防暴警察的袭击。横幅上写着:“如果你播下苦难,你就会收获愤怒”/图片:公共领域

政府事实上已经废除了在法国人民抗议的权利。当然,大众媒体和法国政府对于如“运动正在失去动力”之类的头条雀跃不已。尽管如此,仍有成千上万人游行全国:马赛,图卢兹,波尔多,南特,里尔,第戎,勒阿弗尔以及 其他数十个城镇

除了示威活动之外,许多道路封锁仍在继续,有些高速公路收费站工人甚至不再收取路费。

这一周由马克宏半心半意的让步开场,但学校的学生们也在数百所学校发动罢课和示威,他们将那次动员称为“黑色星期二”。在巴黎地区,他们得到了教师工会的支持。

然后在上周四,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发起动员,许多地方举行了大规模的大会和投票决议,支持黄背心运动,并为自己的诉求罢课。

法国全国总工会的反应

12月14日星期五,全总宣布了当天为全国罢工日,诉求包括普遍增加工资和养老金等改良。虽然那天的确有几次罢工,特别是在港口和能源工业,但这一天远远没有足够的力道。他们应该主动协调和带领一场24小时大罢工作为工人对马克宏展开全面进攻的开始。全总领导们企图这一“罢工日”来让基层工人们消消气,因为工会中的许多活动家对全总总书记马丁尼拒绝将全总投入黄背心运动的立场感到愤怒。

在大学和高校生示威规模可观的地方,如(马赛,图卢兹等),当地的全总支部也明显地支持与黄背心举办联合运动。这显示了整起运动的潜力,但同时也暴露了全总各领袖政策的不足。

当马丁尼谈到“到处都要发起罢工”时,他却刻意避免使用“大罢工”这个词。全总发起的“行动日”与黄色背心抗议没有任何直接联系,也没有真正努力来认真动员基层的力量。这是法国全总官僚非常熟练的一种策略:当他们感受到基层的压力时,他们就发起“全国行动日”,操着一些激进而模糊的语言,但并不认真组织行动。动员成效不彰时,他们就回头说“你看,工人们没有心情进行大罢工,条件不存在”。

基于运动已经经过的时间,工会领导人缺乏认真的态度,残酷的国家镇压以及政府让步的影响(我们不应忘记,政府已经取消了引爆这起运动的燃油税调高),周六的示威活动与前一周相比有所退步也就不足为奇了。许多运动的参与者开始问自己,黄背心运动的观点是什么,它正在向什么方向前进?由于没有明确的领导,而全总全国领袖们也拒绝提供任何协助,这一运动也自然失去动力。

尽管如此,即使在这个阶段,法国民众仍然对黄背心运动把持着压倒性支持。尽管即使在他们的巅峰时期并没有动员比之前工会抗争还多的人数,但公众对他们的支持总是保持在65%到75%之间(取决于所引用的民意调查)。现在情况仍然如此。同时,虽然支持运动继续进行的人的百分比大幅下降,从 70%降到50%左右,但这仍然是相当可观的支持度。这表明这些抗议活动表达了人民看见富人继续累积财富,但自己被迫为资本主义危机付出代价的深度不满。

马克宏被削弱,公众愤怒得到加强

全总现在已经要求在12月18日发起另一个“行动日”,而黄背心们则呼吁要在下周六发动“第六幕”抗争。这场运动会不会由于各种因素(疲倦,让步,压制,缺乏领导)的结合导致结束,还有待观察。但即结果如此,社会上所有潜在的挫折和愤怒都不会消失。

显而易见的是,作为一支强大的“自由主义”力量而被各地媒体赞颂的马克宏政府,能够贯彻(从统治阶级的角度来看)“法国社会需要的必要改革”的能力已经被决定性地被抗议活动削弱,其权威已经破灭。法国民意机构(IFOP)在12月16日发布的民意晴雨表显示马克宏的支持率仅为23%,而76%的人对目前政府表示不满。

此外,反对马克宏情绪已经变得更加强硬,回答对马克宏“非常不满意”的比例在一个月内从39%上升到45%。相比之下,马克宏在2017年5月当选后的支持率为62%。

然而,黄色背心运动不仅挑战了马克宏的富人政府,而且以一种混乱和试探性的方式,表达了对整个政权的深刻不满,并揭穿了资产阶级民主的根本不民主的本质。

而这些情绪并不仅限于法国。在比利时,荷兰,加拿大,波兰,以色列,突尼斯,中非共和国,布基纳法索等地举行了一些“模仿”示威活动。埃及政府甚至完全禁止高能见度的夹克,害怕效仿动员。

这些国际间效仿行动的政治性质和要求是混杂的,都可以看到右翼或左翼的表现。然而,黄背心在全世界成为反叛的象征,代表了引发法国运动的同样矛盾存在于世界各地的。各国之间也看得到令人振奋的跨国工人声援。例如,南非工会联合会(South African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向法国抗议者发出了声援的信息。

工人和青年之中最先进的一部分将从运动中得出重要的政治结论,最主要的可能是认识到实现一个人需求的唯一途径是通过激进,大规模,直接的街头行动。但是其他经验教训还是要被汲取,特别是关于任何群众运动都需要建立全国性,民主和负责任的领导团队。这个团队必须有握有一个能够明确替代资本主义危机的方案。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