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T缅甸支持者创立《斗争报》——革命运动需要革命理论!

以下是缅甸《斗争报》的创刊社论。这份线上杂志系由一批在缅甸支持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的马克思主义斗士们所创办。在该国残酷的困难条件下,这个马克思主义革命团队仍然设法制作了一份PDF杂志,并通过他们的脸书专页“革命马克思主义”(Revolutionary Marxism,截至目前有7100余赞数)传播。如果你想要一份《斗争报》,请联系该页面。以下从英文译文转翻的中文译本是在缅甸原文的基础上稍作编辑的,为了国际读者的利益,澄清了几个要点。

我们很荣幸地推出《斗争报》数位月刊。缅甸的许多左派人士可能会问:在这个时代,还有必要出版一份专业的政治杂志吗?毕竟,人们可以很容易地在网路上获得无数的新闻文章。但在我们看来,仅凭这一点是无法理解今天的缅甸局势的,也远远不足以为社会主义革命做准备,而社会主义革命是缅甸工人和青年的唯一出路。

在当下“主流”媒体中不乏最新的新闻报道,网上也有各种此类出版物。但《斗争报》与这些新闻性刊物的主要区别是,我们的杂志强调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要性。《斗争报》不仅仅会搜罗对当前社会不公的正当咆哮,它还提供群众如何能让他们摆脱当前危机的理念。

正如列宁在《怎么办》一书中所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这不仅仅是一个口号。尽管许多左派人士像鹦鹉一样重申这些话,但只有少数人真正尝试去理解列宁的意思。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如何理解“革命”这个词。

市面上有千奇百怪的理论声称是激进的或革命的,从蒲鲁东和巴枯宁的无政府主义“理论”,到迈克尔·福柯(Michel Foucault)的后现代主义思想,到贝尔·霍克斯(bell hooks)的女性主义观念。但列宁特别强调的是,我们需要一种革命性的理论,作为彻底改造社会的行动指南。任何达不到这点的理论都是不够的。

而列宁在他的名言之后继续说道:

“在醉心于最狭隘的实际活动的偏向同时髦的机会主义说教结合在一起的情况下,必须始终坚持这种思想。”

在缅甸,我们今天看到的正是这种“时髦的机会主义说教与对最狭隘的实际活动的偏向结合在一起”。失意的小资产阶级,包括知识分子,都沉迷于狭隘的实践活动。结果,他们把[对抗军政府]的城市游击斗争活动视为促成成功革命运动的全部必要条件。他们没有认识到,在现阶段,阶级斗争在缅甸已经消退了。

而正是在俄国过去历史上如此的时期内列宁强调了革命者加倍研究和捍卫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要性。列宁进一步解释到,有三种特殊情况增强了理论的重要性。[编注:在他写成《怎么办?》(1902)时,俄国的马克思主义势力仍相当弱小,而且受到小圈子讨论小组的业余性的限制]这些情况包括:

 “第一,我们的党还刚刚在形成,刚刚在确定自己的面貌,同革命思想中有使运动离开正确道路危险的其他派别进行的清算还远没有结束…第二,社会民主主义运动就其本质来说是国际性的运动。这不仅意味着我们应当反对民族沙文主义。这还意味着在年轻的国家里开始的运动,只有在运用别国的经验的条件下才能顺利发展。但是,要运用别国的经验,简单了解这种经验或简单抄袭别国最近的决议是不够的。为此必须善于用批判的态度来看待这种经验,并且独立地加以检验。只要想一想现代工人运动已经有了多么巨大的成长和扩展,就会懂得,为了完成这个任务,需要有多么雄厚的理论力量和多么丰富的政治经验(以及革命经验)。第三,俄国社会民主党担负的民族任务是世界上任何一个社会党都不曾有过的。我们在下面还要谈到把全体人民从专制制度压迫下解放出来这个任务所赋予我们的种种政治责任和组织责任。现在我们只想指出一点,就是只有以先进理论为指南的党,才能实现先进战士的作用。”

那根据列宁的说法,什么是“最先进”的理论呢?当我们问这个问题时,我们应该记住,当时存在许多声称是激进或革命的理论、运动和思想[编注:例如,以农民为基础,主张个人恐怖主义方法的民粹主义]。列宁谈到的最先进的理论是马克思主义,也被称为“科学社会主义”。

今天,有许多思想流派和传统声称是马克思主义,从斯大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到法兰克福学派和围绕G.A.科恩建立的所谓分析马克思主义。然而,我们要公开说,这些都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思想存在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托洛茨基的作品中。

这就是为什么《斗争报》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对马克思主义的扭曲。正如列宁在《火星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机关报]的编辑宣言中写道:“在统一以前,并且为了统一,我们首先必须坚决而明确地划清界限。不然,我们的统一就只能是一种假象,它会把现存的涣散状态掩盖起来,妨碍彻底清除这种涣散状态。”

根据列宁的立场,我们不会让我们的出版物成为所有自称的“激进”或“进步”思想的平台,如资产阶级女性主义、毛主义、无政府主义等等。我们坚定地立足于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传统。

在过去有着强烈的斯大林主义-毛主义传统的缅甸,我们必须开展理论斗争,以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托洛茨基的革命理论打下坚实基础。列宁引用了恩格斯《德国农民战争》序言中的一段长文,强调了理论斗争的意义:“恩格斯认为,社会民主党的伟大斗争不是有两种形式(政治的和经济的),像在我国通常认为的那样,而是有三形式,这两种争并列的有理的斗。”。《斗争报》将站在理论斗争的最前沿。

这是为未来的革命党奠定坚实理论基础的唯一途径。归根结底,只有马克思主义理论,而不是炸弹和火箭发射器,才能建立将我们从资本主义的血腥苦难中解放出来所需的革命组织。

如果你想要一份《斗争报》,请联系“Revolutionary Marxism”脸书专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