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朱梅雪是华航企业工会现任秘书长。在2018年的桃园市长选举内,他以无党籍的身分参选,挑战台湾两大政党:国民党和民进党。朱梅雪的选战需求工人阶级应独立于两大财团政党,并以工人阶级观点提出多项政策,也推广了“工人不投蓝绿党!”、“百万劳工站出来!”、“为自己投一票!”等口号。

当我们踏入新的一年时,世界正面临着决定性的转折点。资本主义危机正在达到一个新的境界:一个威胁要推翻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痛苦地建立的现有世界秩序的危机。在2008年金融崩溃十年过后,资产阶级仍然丝毫无法解决经济危机。

當我們踏入新的一年時,世界正面臨著決定性的轉折點。資本主義危機正在達到一個新的境界:一個威脅要推翻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痛苦地建立的現有世界秩序的危機。在2008年金融崩潰十年過後,資產階級仍然絲毫無法解決經濟危機。

自2008年危机开始以来,反移民的政党和运动在欧洲和美国越来越具影响力。它们甚至说服了工人阶级的某些成员来支持其政纲。这导致劳工运动的一部分人和这种理念妥协,要求更严格的边境管制,从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语为自己辩护。我们将要阐述的立场是:这种目光短浅的政策与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国际的传统完全无关。

(按:本文是于1959年3月当时在作为第四国际英国支部的革命社会主义联盟(Revolutionary Socialist League)内发行的内部讨论文件,由泰德·格兰特主笔。本文是格兰特对于“打入主义”以及革命家如何在群众中间活动背后的政治和策略原理做出重要的阐明和延伸。本文收录于由Wellred出版社发行的泰德·格兰特选集《不间断的传承》(The Unbroken Thread)内,全书英文版可由此订购。)

(按:本文原名为“斯大林主义中共的土地计划赢得农民支持,蒋介石严防士兵逃跑”,是格兰特于1949年1月在《社会主义呼唤报》第66刊上发表的文章,清楚地预测到了中共夺权后将会建立的极权官僚计划经济体制,以及日后中苏交恶的社会基础。本文收录于由Wellred出版社发行的泰德·格兰特选集《不间断的传承》(The Unbroken Thread)内,全书英文版可由此订购。)

黄背心抗议民众于12月15日在法国的街道上发动了第五次周末示威行动,被称为运动的“第五幕”。这是继马克宏于12月10日公布“退让”之后所发动的示威。而过去一周我们也看到了多起学生动员,以及法国全国总工会(CGT,以下简称全总)所发动的“全国行动日”。爆发了五周之后,黄背心这个运动达到了什么阶段,它的前景是什么?

在台湾执政的民主进步党在近期的九合一大选中惨败。民进党的大败立即导致了总统蔡英文请辞民进党党主席一职,而行政院长赖清德和总统府秘书长陈菊也照样请辞。在选举同时举办的公投中,社会保守势力得以大举进击。然而,虽然表面上选票回到了现在在野的中国国民党,台湾的资本主义危机也正在准备将阶级斗争推向新一个阶段。

上周末(12月8日),法国的黄背心运动以另一轮大规模抗议行动进入了第四幕。虽然官方报道参与抗议的人数为十三万左右,但实际人数可能达到五十万人。这一次,政府方面的反应却也更加的残暴,在法国各地动员了八万九千名员警来试图阻止黄背心参与者发起和平或其他性质的抗议,导致了两千馀人遭到逮捕。

(译者按:本文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在中国共产党召开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后,于2017年11月30日发表的评论。文中讨论了关于中国经济性质从斯大林主义计划经济转变为朝向帝国主义发展的资本主义系统,并在这个基础上解释了习近平的强权。编译团队决定不更动发表时的原文,以便读者们比较我们当时的预测和后来的发展。)

近几个月来,一场工人和学生对抗中国资本主义政权的持久战正在展开。中国政府对支援工人的学生们施加的残暴镇压,也凸显了这场抗争的火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