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按:以下这篇文章发表于1981年,就在所谓的1950年内阁文件公布后不久。这些文件揭示了战后工党政府——通常被改良主义者称为“行动中的真正社会主义”——有多么痴迷于将共产主义者和激进分子驱逐出党,并最终踏上了资本主义当权派的路线。这些揭露证明,即使是激进的改良派政府,如果不愿意与资本主义制度决裂,最终就会捍卫它的利益。译者:宁香)

在5月9号星期一,戏剧性的事件震撼了斯里兰卡。在持续一个月的经济动荡以及街头群众动员之后,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孤注一掷的试图重新建立秩序来保住他的政治脸面。但是他的暴行以戏剧性的形式适得其反。在傍晚,马欣达躲在一个海军基地里,同时数十个议员的住所正熊熊燃烧。这一天结束的时候,包括一名议员和两名警察在内的八人死亡,同时医院里挤满了受伤的人。(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5月12日。译者:吴有笙)

乌克兰的危机制造了一起完美的通货膨胀风暴。战争、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瘟疫、保护主义和气候变化正在使数十年来的低商品价格瓦解在一场只能越来越深的危机中。(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5月17日。译者:宁香)

一个月前斯里兰卡爆发的全国性的怒火震惊了当地统治阶级。这场行动展示出了非凡的韧性。不管是季风性的暴雨还是僧伽罗和泰米尔新年,抑或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政府的诡计都没有平息人民的怒火。然而,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依然牢牢掌握着权力,并以他的存在嘲弄着人民。(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4月29日。译者:吴有笙)

(按:本文为《捍卫马克思主义》杂志中文版第4期内的主题文章,旨在从长剖析革命领导、革命党和群众运动之间的关系,借此提炼出致使革命成功的因素以及革命家们当下的任务。译者:Affroins)

(按:本文原文刊登于2022年4月18日。尽管这篇译文完成时,法国总统大选已经尘埃落定,但正如文中所说,“我们批评的范围远远超出了第二轮总统选举的问题”,本文依然是对法国政治局势和阶级斗争前景的有效分析。译者:宁香)

一个前所未有的重磅消息震撼了已经两极化的美国政治和阶级斗争。在一份被泄露的由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起草的内部备忘录显示,这个反动机构内的多数大法官概述了其将在司法上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理由。而该案是于1973年作出历史性裁决,裁定美国宪法保护孕妇有堕胎的自由而不受政府过度限制。作为部分美国统治阶级企图将阶级斗争转向所谓“文化战争”的犬儒手段,堕胎权这项本应是基本民主权利将被肆无忌惮地毁掉。(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05月04日,译者:符号看象限)

当美国及其盟友谴责俄罗斯在乌克兰暴行的同时,最近解密的一份报告则让西方帝国主义过去的罪行重见天日。报告显示,中情局花了三年时间将阿富汗的一名被拘留者作为“训练人偶”来训练新人审讯人员的酷刑手段。尽管这个被拘留者没有提供任何有用的情报,但他却仍遭受了毫无意义的酷刑。(按:本文原文发表於2022年3月29日。译者:林佑存)

我们很荣幸为列宁的经典哲学著作《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提供以下阅读指南。这本书出版于1909年,正值俄国1905年革命失败后黑暗的反动时期,并坚定地捍卫了哲学唯物主义。(译者:Raya)

泽连斯基政府仍在以俄罗斯的入侵为由,为其镇压政治对手的行为做辩护。在俄乌武装冲突期间,有11个组织的政治活动被定为犯罪,尽管被非法化的这些组织有些把持着荒唐的立场,而且他们之间确实有人对俄罗斯的入侵持赞成态度,但没有证据表明他们与俄方存在合作关系。(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3月21日。译者:白狗)

纵观全球,针对妇女的暴力侵害、家庭虐待甚至是谋杀事件都如流行病一般在社会上肆虐着。资本主义是一种疾病,这性别歧视与压迫正是这疾病的又一个症状,要结束它带来的病痛,我们就必须为了革命而战。(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3月8日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网站上。译者:白狗)

以下简短的申论是由乌克兰的IMT支持者起草的,其中讨论了当下的战争的起源和它对乌克兰的反动影响。这些同志们申论:以国际主义终结乌克兰和所有战争!诉求社会主义革命!声明原文可在此阅读。(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3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