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通向資本主義的新長征

雖然廢除國有計劃經濟是一個巨大的倒退,馬克思主義者也完全反對這一倒退,但是這個過程包含了一個積極的因素:它創造了世界上最大的無產階級。中國的資本主義發展帶來的階級矛盾正在蘊釀著一場新的革命。一旦這個龐大的中國無產階級堅決地起身反抗,它將撼動整個世界。
中國——世界第四大強國

最新數據顯示,中國目前已成為全球僅次於美國、日本和德國的第四經濟大國,僅次於美國和日本的第三大工業制造國。2004年,中國的混凝土消耗量占全球的一半。無論在軍事上,還是在經濟上,它都已成為一個主要力量。

最初,外國資本家認為他們可以迫使中國開放,這樣他們就可以大量向其出口商品。然而,中國的發展不同於帝國主義國家的預期——如今中國已成為一個出口大國。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赤字已經達到創紀錄的2050億美元。他們抱怨中國向歐洲、美國、甚至整個世界出口太多商品。他們經常討論如何通過設置關稅來控制中國的出口。但是要阻止中國商品的進入,他們必須設置極高的關稅,因為中國的生產力是如此之高,商品是如此之便宜。

隨著生產力的巨大發展、經濟的快速騰飛和資本主義關系的鞏固,現在中國也開始像帝國主義強國那樣運作。它進口原材料,並向外輸出制成品和資本。它對石油的龐大需求,也是石油價格增長的一大因素。中國現在已成為世界上第二大石油消費國和淨進口國。同時它還進口大量的鐵礦石、銅、鋁土礦、木材、鋅、錳、錫和大豆。

中國與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關系突出地體現了中國的帝國主義性質。以1999年為例,中國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的出口值為50億美元,進口值為30億美元。到2004年,中國向該地區的出口值和進口值分別達180億美元和220億美元。拉丁美洲主要向中國出口食品和原材料,而中國則向其出口紡織品、服裝、鞋、機械、電視和塑料。2004年,中國向拉美投資63.2億美元。中國對外投資的近一半是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光是委內瑞拉的石油,中國就計劃再向其投資3.5億美元。同時,中國已與巴西建立“戰略聯盟”,在那裡建有屬於自己的工廠。巴西15%的出口去往中國,這一數字還在不斷增長。中國還和印度爭奪亞洲的石油資源。在世界範圍內,中國也已成為一個主要競爭者。2004年,世界貿易增長了5%,中國貢獻了其中的60%。換句話說,中國拉動了世界將近三分之二的貿易增長。

在不斷發展的同時,中國甚至派出軍隊加入服務於海地的聯合國維和部隊。為了日後能在太平洋和其它地區控制海上航線,中國正在建立一個強大的海軍。這意味著未來中國與美國可能會出現公開衝突。已經有美國國會議員開始擔心中國介入拉丁美洲,並引述“門羅主義”所確立的原則,稱不允許任何國家在拉丁美洲的影響高於美國。
工人階級的加強

中國經濟的巨大發展也存在另外一面:在生產力大規模發展的同時,中國的工人階級也在不斷壯大。中國平均每年都有兩千萬人向城市遷移。一方面中國的城市經歷了巨大的發展,另一方面極端貧困的農民試圖逃離貧窮的農村。目前中國已有4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並有166個人口超過一百萬的城市。未來的15年中,預計還將有3億人前往城市。中國的建築業也在蓬勃發展。光建築工人就有3800萬,他們在超過80個城市建設地下交通系統。這些都將增加對鋼、混凝土等的需求,從而對經濟產生影響。中國社會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規模無產階級化。

預計在15年後中國將有8億城鎮居民,這將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集中的無產階級。這一過程也將是一個前所未有的現像,更將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場無產階級化的運動。一個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將要產生,他們將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無產階級。

這些進入城市的農民在農村的生活極其惡劣。隨著公社的解體,那些曾經由公社提供的福利、醫療保障和退休金也不復存在。中國三分之二的農村人口實際上不享有任何退休金計劃。於是,他們不得不到城市尋找就業機會。

這種現像曾經出現在從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前往美國和歐洲的移民的身上。他們願意接受最糟糕的工作條件和最惡劣的生活環境,因為至少這能給他們帶來收入,讓其補貼家用。對他們來說,這是擺脫貧困的一種方式。雖然這麼說,但是他們中的大多數只是勉強能夠生存。他們生產了巨大財富,卻只得到了其中很小的一部分。這種情況蘊含了未來革命運動的可能。

這一發展的進步意義在於它創造了數以萬計的資本主義的“掘墓人”——無產階級。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贊許工業的發展。雖然這一過程代價巨大,但是它所創造的無產階級將完成向社會主義社會轉型的任務。龐大的工人階級社區正在城市中崛起,巨大的矛盾正在積累。

雖然資本主義在中國正以驚人的速度發展,但計劃經濟的解體仍然是反動和倒退的一步。如果存在一個真正的工人階級民主政權,那麼中國不但可以超越當前的經濟發展,而且還能避免目前增長所帶來的不平衡、混亂以及日益增長的兩級分化。

不同階級之間、城市和農村之間、資本主義區域和老國有工業區之間都出現了巨大的兩極分化。貧富差距不斷加大。城市中最富有的10%的人口擁有45%的社會總財富,而最貧窮的10%的人口只擁有1.4%的財富。一個新的富有的資產階級誕生的背後,是高達2億的失業人口。

發展的不平衡也對中國不同地區產生影響。中國的某些地區並未從東部和沿海地區的發展中獲益。這種不平等的發展正在點燃民族矛盾。中國有1億少數民族(如藏族、土庫曼族、蒙古族、維吾爾族等),這些少數民族時常與警方發生衝突。隨著社會分化的加重,民族問題很有可能被再次推上風口浪尖。

的確,經濟的發展提高了一部分人的生活水平,但是我們必須看到問題的另一面。經濟增長,不但沒有帶來穩定,反而正在加大工人的戰鬥性和社會不安。生活條件、工作條件以及財富的分配方式是主要的動因。群眾憎恨那些剝奪了他們所有權益的官僚。

中國工人階級的情況與恩格斯所描寫的19世紀英國工人階級的情況非常類似。全世界80%的礦難死亡事故發生在中國,可事實上中國只生產了全球30%的煤礦。1991年,8萬名工人死於工傷事故。到2003年,這個數字已飆升至136340(根據2004年12月3日的中國日報)。工人階級肩負著巨大的壓力。這並不是一個快樂穩定、有著美好願景的社會。在20至35歲的人中,自殺是死亡的頭號原因。中國每年有25萬人自殺,還有另外250萬至350萬人企圖自殺。數百萬人失去了他們的工作。大型的抗議示威在發生,但無情的資本主義進程仍在繼續。

我們已經指出,中國當今的發展進程與一百多年前俄國資本主義的早期發展存在驚人的相似之處。舊的農業公社的解散以及19世紀後葉的工業發展,促使俄國農民離開土地,組成一個新鮮的無產階級。這個無產階級的形成和資本主義進程所帶來的惡劣狀況催生了1905年的革命和1917年的十月革命。如今的中國,階級衝突的條件正在成熟,這會帶來相似的結果——一場革命!

一些充滿仇恨的罷工行動已經在發生。勞資糾紛的總量在2000年增加了12.5%,在2001年增加了14.4%,達到15.5萬起。1999年共發生了近7000起所謂的“群體性事件”,通常為至少3人參加的罷工或者怠工,共涉及超過25萬人。這個數字自1992年以來增長了900%。而自1999年以來,集體爭議事件的數量正以平均每年20%的速度增長。盡管絕對數字仍然較低,但是這些動向預示了中國未來的革命前景。這也表明,經濟增長並不一定會機械地轉化為社會穩定。事實上,中國的情況正與此相反。

中國經濟已遵循資本主義的規律。中國目前正接受著大量的投資,但這些投資的前提是全球市場的持續繁榮。然而這種情況不可能一直繼續,因此中國在某一階段也必定會面臨危機。雖然我們無法指出危機發生的確切時間,但是危機一定會發生,而且它將是一個嚴重的危機,將會對整個世界產生影響。

中國工人階級是一個嶄新的工人階級。其中仍有相當一部分在國有企業工作。盡管有官僚的存在,這些工人曾經贏得了一些非常有利的工作條件。但是,他們正在逐漸失去這些有利條件。如今這些國企工人和他們所效勞的公司之間的關系已與西方更加相似。這一過程發展下去將會以階級鬥爭的爆發為結局。
共產黨的地位

目前中國共產黨正主導並控制著局面,但是共產黨自身正在經歷著改變。中國共產黨目前有六千到七千萬人黨員,約占總人口的百分之五。這個黨過去曾是國家官僚的工具,但最近中國資本家也被允許入黨。如今中國資本家中有百分之三十是共產黨員,這表明他們認為入黨能最好地保護他們的利益。雖然資本家在絕對數量上仍占少數,但是如此大量的資本家被允許入黨,其意義非常重大。

幾年前,中央委員會近一半的成員發生了變化。很顯然,一些被視為資本主義前進道路上的障礙的舊官僚被淘汰出局。於是,共產黨被資本家用作捍衛自己階級利益的工具。在黨組織的基層一定還有許多黨員仍然相信“共產主義”或至少他們理解中的共產主義,他們中會有一些人重新學習並掌握馬克思主義思想。然而在黨的上層,那些手握權力的人正在堅定不移地領導中國走向資本主義。

中國共產黨的未來將會如何?只要經濟仍以目前的速度發展,共產黨的領導就能夠維持,社會和黨內一定的穩定性也能夠保持。但一旦遭遇巨大的動蕩、嚴重的經濟危機 、階級矛盾、民族矛盾以及各種社會矛盾,共產黨內將出現不同派別,並有可能分裂。必須記住的是,中國共產黨自從1949年上台之後就一直是國家機器的一部分,因此它並不是傳統資產階級民主意義上的政黨,我們不能把它直接拿來與西方的共產黨做比較。

然而,根據事態的發展,中國共產黨對國家的絕對控制有可能被打破。對於蘇聯的官僚而言,這是以極其突然的方式發生。老的斯大林主義政黨分裂成許多代表不同利益的政黨。這其中也包括幾個共產黨,它們成為了真正的工人政黨。但這對中國來講仍是未來的情景。目前中國官僚掌握著局勢的發展,而中國共產黨也被用來發展資本主義。

可以肯定的是,中國的資本主義轉向將不會是一個順利的過程。新的資本主義經濟將帶來新的矛盾,這將挑起黨內矛盾。事實上,這樣的分裂已經有所顯現,我們在目前進一步修改財產法所引發的的矛盾中可以看出端倪。那麼,我們應該如何解釋共產黨內這些分裂?我們應從整個過程開始分析,並觀察它是如何發展的。以目前來看,資本主義關系已經建立起來,雇佣勞動和資本之間的區別、市場競爭以及利潤動機等等都已存在。雖然舊體制仍有很多殘余,但是它們要麼正准備被私有化,要麼正按照國家資本主義企業運轉。我們在分析時必須考慮國有經濟部分,但是同時我們也必須認識到,目前私營經濟已經成為經濟中最具活力的一部分,而資本主義的發展也得到了鞏固。

作為這樣一個大國的官僚,其內部不可避免地存在逆流,存在觀點不同、利益不同的派別。其中有一派正關注著整體局勢,關心這一進程所引發的社會不穩定。總理和主席就為他們看到的持續的不平衡發展和兩極分化所帶來的危險而感到擔憂。這個派別希望引入社會改良,以減輕對廣大民眾的打擊。他們害怕來自底層的革命,因此要求增加對欠發達地區的投資並增加社會支出。

但是,他們不會質疑資本主義本身,也不會積極阻止資本主義的發展和鞏固。他們只是擔心,不平等和日益加劇的社會敵對會引發無產階級的革命運動。他們當然是正確的。可問題是,維持舊有的斯大林主義政權的構架也同樣會導致群眾運動,並使這一體系最終瓦解。因此,官僚中這一派並不會逆轉這一進程,只是會嘗試引入一些社會改良,用以減小改革對人民的打擊。

中國東部的官僚與新的資產階級有著更為緊密的關系。對他們而言,社會改良的做法無異於剝奪工業發展的重要資源。他們認為,不應該減緩資本主義的發展,而應該加快這個進程,應該一勞永逸地結束舊體制、消滅所有舊體制的殘余。因此,目前的矛盾並不在支持“倒退”的一派和支持資本主義的一派之間,而是涉及到如何保持整個體系的穩定性。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無論怎樣,這一進程最終很有可能導致共產黨的分裂,從而導致更大的不穩定。

官僚內部的矛盾反映在物權法下一階段改革的矛盾上。迫於來自某些方面的壓力,這個改革已經放緩。這強調了中國資本主義發展的過程不是線性發展的。正如我們在多個場合所看到的,官僚在某些階段不得不放慢進程,但卻從未取消過市場改革的任何措施。

只要GDP能保持目前9%左右的增長率,中國政府就可以維持這一平衡,盡管它是暫時的、不穩定的。雖然國有企業每年裁減數以百萬計的崗位,但是私營企業則同時創造著更多的就業機會,因此絕大多數流入城市的農民工能獲得工作。盡管這些工作工資非常低,但它仍遠遠高於農民工在農村地區的收入。雖然工作條件非常糟糕,但這份工作畢竟能讓農民工賺取收入、寄錢回家。

正如我們所見,中國經濟的主體正在資本主義的基礎上運作。國有經濟只貢獻了GDP的三分之一。雖然私有化尚未全部完成,但是國有經濟已不再占主導地位。一旦剩下的這部分國有企業被進一步重組和私有化,還會有數以千萬計的就業機會將被摧毀。在這種情況之下,可持續發展成為重中之重。

如果中國能在未來10到20年仍保持7-10%的年增長率,他們也許能夠較順利地達到計劃中的城市化和工業化水平。但是這取決於全球市場。中國GDP的50%以上來自於出口。它擁有非常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和非常現代化的生產方式,也就是說它擁有非常高的生產力水平。但是中國也開始遇到阻力。世界經濟在某些領域開始出現放緩的跡像,歐元區國家的經濟要麼停滯不前,要麼增長緩慢。生產過剩開始在全球範圍內出現,這部分是因為中國經濟的增長。因此,任何世界市場的明顯衰退都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中國經濟的增長,就像韓國曾經經歷的那樣。中國的鋼鐵、鐵礦石、煤炭以及消費品都已經開始出現生產過剩的苗頭,這些都預示著未來生產過剩危機。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正為此感到擔憂。盡管他們不斷地鼓吹市場效率,他們還是認識到世界經濟所面臨的關鍵問題是生產過剩。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經濟學家的說法,中國有超過75%的產業存在產能過剩的問題,這也將影響利潤率。但這是不可避免的。因為中國有著近乎瘋狂的投資水平,投資構成了國內生產總值的45%,這在世界歷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即使是二戰後繁榮時期的日本也從未達到該水平。只要出口繼續增長,西方國家的債務繼續增加,那麼中國的發展還能持續。但是如果投資水平以這個速度增長,中國的生產力每4到5年就會翻一番,也就是說這個增長速度必然會導致大規模的生產過剩危機。2005年7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布了一份關於中國的綜合報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05年度工作人員報告,2005年7月8日)。這份報告把重點完全放在投資熱潮上。它指出,投資熱潮將大大提高馬克思所說的資本的有機組成(從1984年到現在,資本—勞動比率增長了450%),從而使投資回報率從16%降至12%。

生產過剩首先將對銀行敲響警鐘,壞賬將逐步積累。然後問題會反映到就業水平上,並最終導致社會衝突。

美國也正對中國施加壓力,要求人民幣升值,否則它將提高中國對其出口的關稅水平。目前美國國會正在討論一項對中國征收27.5%的進口關稅的法案!中國計劃在2008年允許人民幣自由浮動。但是中國畢竟不是海地或尼日利亞,它不會任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擺布。中國如今已經成為一個強國,因此未來在這個問題上很有可能出現較大的摩擦。

在2005年,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大幅度增加。多種纖維協議在去年一月終止了紡織品限額協議,也就是說紡織品的出口不再有配額限制。其結果是,去年一到四月,中國的紡織品出口增長了70%。中國能以更低的成本生產更多的紡織品,這意味著歐洲紡織品產業的結束。今天,中國已成為外國直接投資的首選。2004年,中國的外商投資額為540億美元,這標志著國際資產階級對中國新建立的資本主義關系充滿信心。
中美關系

未來幾年會發生什麼?有人認為1997年式的經濟崩盤正在醞釀,經濟就像一列失控的火車。生產過剩的危機正在迫近,向我們預示著需要在制度上發生根本性的轉變。生產過剩是資本主義經濟的特征,而不是社會主義經濟的特征。如果中國的經濟增長減緩,它將對美國和其他亞洲國家產生深遠的影響。馬來西亞對中國的出口在近五年中已經從10億美元增長至70億美元。日本在中國也有著巨大的利益,中國境內有16000家日本企業。

中國因為其強大的產業競爭力而逐漸開始與美帝國主義發生衝突。然而,兩個大國之間的關系存在一個矛盾。中國和日本是美國國債的最大持有者,而美國則是中國最大的出口國之一。因此,中國希望美國的經濟繁榮能持續繁榮,而不希望其出現危機。盡管中國更希望與美國保持輕松和諧的關系,但這是不可能的。兩國在世界市場上存在衝突,美國龐大的貿易赤字中有很大一部分產生於和中國的貿易。這對美國而言也是一個矛盾。那些在中國投資的美國企業都在收獲著巨額利潤。他們在中國以低成本生產商品,然後以由世界市場決定的價格在美國將其銷售。幾乎每一個大型跨國公司都在中國有業務。既然美國的經濟和主要公司都依賴於中國經濟,它又將如何遏制中國呢?因此,互相矛盾的因素在兩國的關系之間向著不同方向施加壓力,而兩國間的衝突會在日後繼續發展。
為革命做准備

資本主義的發展伴隨著日益加劇的階級分化,這為中國的階級鬥爭奠定了基礎。事實上,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國家之一。之前我們已經提到了城市人口中存在的不平等。中國最富有的20%人口占據全部國家收入的50%,而底層的20%人們只有區區4.7%。

這些數據來自一份聯合國的報告,我們轉引於一篇新華社發表的文章(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2005-09/27/content_3549257.htm)。這篇文章還提到,“一份由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勞動工資研究所發表的報告指出,從2003年起,中國的收入不平等一直在加劇,現在已達到了‘橙色’水平,即該研究所定標准中的第二嚴重等級。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它有可能會繼續惡化,達到最嚴重的‘紅色’水平。”

這份聯合國報告采用了基尼系數,該指數普遍用於衡量各個國家的不平等程度。數字0代表“完全平等”,而數字1表示“完全不平等”。中國的基尼指數目前已達到0.45。 根據國際公認的標准,當一個國家的基尼系數超過0.40時,該國家將出現不穩定。中國的這個指數已經超過了0.40,並在繼續上升。

正如新華社所說,“如果這個趨勢得不到遏制,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標將無法實現,而日益擴大的收入差距將引發社會動蕩。”我們看到在中國的現代化城市中建立起一座又一座新的摩天大樓,但這些摩天大樓的周圍卻是巨大的城市貧困區。光憑這一點就有可能引發中國未來的階級鬥爭。

在這樣的情況下,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是什麼?毫無疑問,我們的首要任務是對正在發生的一切提供清晰的解釋。如果我們想要和中國的工人、學生和真正的共產黨員建立對話,我們必須確保我們的分析能正確地反映和解釋中國的具體現實。因此,我們必須詳細地研究中國經濟、社會和政治的各個方面。

如果我們試圖用一個現成的公式來分析一個復雜、矛盾且史無前例的過程,而無法正確地反映工人和學生正在經歷的一切,那麼我們會犯下一個嚴重的錯誤。在這樣的方法下,我們不會取得任何進展。

我們必須考慮到中國的傳統。俄國有布爾什維克、列寧以及托洛茨基的傳統,但中國並沒有這樣的傳統。對中國而言,它主要的傳統是毛澤東主義。當然,這並不是唯一的傳統。還有一個重要的傳統來自於陳獨秀(1879-1942)。他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曾在某一時期向托洛茨基主義靠攏。

陳獨秀深受1917年十月革命的影響,他認識到只有推翻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才能取得社會進步。他是1919年反帝國主義的五四運動的領導者之一。次年,他與其他革命者一起致力於創立中國共產黨,並於1921年7月在上海舉行了中國共產黨的第一次全國會議。

他的命運是悲劇性的。1926年,由於聽取了斯大林的意見,中國革命被擊敗了。然而共產國際拒絕承擔任何責任,而把一切責任都歸咎於陳獨秀,並在1927年撤消了他在黨內的領導職位。陳獨秀此後要求認真地對共產國際的政策進行重新評估,這卻使他在1929年被指控為反對派而被開除出黨。之後,他加入了托洛茨基左派反對派。

讓人欣喜的是,在現代中國仍有專門研究陳獨秀作品的社團。近年來,馬克思主義討論小組也在中國各地開始建立,特別是在學生中間。一些人正在如飢似渴地學習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思想。這反映了人們渴望向真正平等的社會前進,而這樣的社會只有在基於工人民主的社會主義下才能實現。

對這些更為先進的份子以及工人階級和青年,我們必須清楚地說明我們對中國所發生的一切的看法。我們既要解釋計劃經濟的優越性,也要分析中國官僚的危機、這一危機為何發生、為什麼毛派政權無法繼續。

雖然舊制度仍以國有經濟和國家機器的形式存在,但是目前擺在中國面前最根本的任務就是社會革命。大部分經濟已掌握在私人手中,向資本主義的發展是一個無法回避的事實。“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只是一塊遮羞布罷了,已經沒有人還相信這個說法,即使是中國官僚本身也不例外。雖然目前局勢中仍有一些與資本主義化抗衡的力量和趨勢,但是我們認為中國的資本主義進程已經無法逆轉。

中國的國家機器一直具有可怕的極權官僚體制的性質,現在不但仍然如此,而且已經融合了資本主義和斯大林主義最醜惡的特質。它以一個斯大林主義的國家機器為外在形式,卻以資產階級性質的國家機器為內容。這會導致一系列的矛盾,並最終引發一場革命性的運動。

如今,中國憑借自己的實力已經成為一個世界大國。它的命運與世界發展、尤其是世界經濟緊密相連。同樣的,發生在中國的事件也會對世界經濟和政治產生影響。

其中最為重要的是,中國的工人階級注定將在未來扮演重要的角色。拿破侖曾說,“中國是一只沉睡的獅子,一旦覺醒,將會震驚世界。”借用拿破侖的話,我們可以說:今天中國的無產階級是這只沉睡的獅子;當它覺醒時,世界上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擋它,它將改變整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