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蒙族人抗議強制語言教育政策

據報導,自8月下旬以來,抗議運動在中國內蒙古的通遼市,呼倫貝爾市,省會呼和浩特以及許多縣市和小鎮等地爆發。這些抗議反對的是對當地政府於今夏宣布的一項新的語言教育政策,該政策將把蒙古語和朝鮮語中在教學中的比例降低到許多蒙古族人無法接受的地步。

這些抗議活動的參與者主要是組織罷課的蒙古族學生,或是家長違背學校的意願強行將學童從學校裡帶回家。更有報導指出,訴求教師和學生聯手罷工罷課的傳單正在被散發。同時,該政策自7月6日被宣布以來,針對該政策的和平連署行動持續在傳播,行動發起後兩天內就收集了4200多個簽署,目前也仍在被散發中。

目前從外界仍難以衡量這場抗議活動的確切規模,但是現在越來越多的字當地流出的影片紀錄了許多抗爭的實例。我們還可以根據政府的反應來衡量運動的大小和影響。8月28日,內蒙官方媒體網站《內蒙古新聞網》發布了許多文章 ,列出了新政策不會改變的五件事,即:全區民族語言授課學校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使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後,其他學科和其他年級課程設置不變,使用教材不變,授課語言文字不變,蒙古語文、朝鮮語文課時不變,現有雙語教育體係不變。這可能是為了對抗議者作出一定保證,儘管這些保證的內容絕不是在實際施政上作出的任何讓步。8月31日,通遼市科爾沁區警察局發布了129人的照片 ,指控這些人“尋釁滋事”,這是當局對中國異議人士的一種非常普遍的指控。警方甚至承諾發放一千元人民幣給任何協助逮捕這些人是的市民。

許多消息來源表明目前鬥爭仍在繼續,但情況將如何發展還有待觀察。

中共語言教育政策的變化

歷史上看,在傳統領土較大的族裔居住的省份被賦予了“自治”的地位,並具有較高的自治度。儘管中共在這些地區仍然擁有最終的政治權力,但少數民族仍然擁有一些基本權利,例如以自己的語言接受教育。《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四條仍然規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風俗習慣的自由。”

例如,內蒙古為蒙古族兒童開設了學校,以蒙古語學習從文學到數學等所有學校科目,而後才會加入漢語作為一門科目。  

但是新政策卻企圖在兩年後將如“漢語文、思想政治、歷史”等科目改為漢語授課。而從今年秋季開始當前的漢語科目將使用純漢語的教科書,而不是蒙漢語並列的教科書。由於該政策同時規定上課時間不會延長,這意味著學童在校說蒙古語的課程將會減少,漢語使用量將會提高。

在中國統治階級和中央政府增強推動大漢民族主義的背景下,這謝政策顯然是對蒙古民族權利的攻擊。儘管中國境內的蒙古族人中沒有大規模的民族主義運動,但他們一直在大力保護自己的語言及其保存。過去中國中央政府對這一事實的相對尊重鞏固了蒙古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信任。現在,情況正在迅速改變。

除了對訴求維護語言教育權益,許多蒙族老師更擔心他們的工作可能會受到影響,因為他們沒有受過漢語授課的訓練。網路上目前廣傳多個不同影片顯示蒙族老師被政府騷擾,而老師在動員連署甚至呼籲罷工等行動上持續發揮著關鍵作用 。 

這段廣傳的影片顯示一位蒙族老師因反對新教育政策遭到政府多日騷擾之後,再度遭到國家探員的“造訪”:

儘管自治區政府是負責執行該政策的,但這最終是為了遵循北京指示的國家語言政策。習近平指出,國家通用語言是“有利於促進民族團結和民族地區的發展進步”的重要工具。 

蒙古毛主義者的觀點

近來,《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在網路上搜尋到了一封極富重要性的報導。一名蒙族毛主義者將他對現今內蒙古情勢的評論上傳至Telegram散發。在其中,作者回顧了1949年中國革命和計劃經濟為內蒙古帶來的成果:

“新中國成立後,各民族勞動者之間的階級感情與融洽的民族關係越來越濃,一時間產生了無數佳話,如內蒙古主動接納了三千名上海孤兒撫養的故事,感人至深。內蒙古也受到了國家的不少支持,一五計劃期間,蘇聯援助內蒙古的156個工業項目中有五個在內蒙古,全部集中在包頭,奠定了包頭工業中心的地位,也為內蒙古的現代化工業化打響了第一槍。”

然而,由於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和資本主義的復辟,蒙古貧窮的牧民受到漢族官僚、資本家和蒙族權貴的雙重壓迫。許多貧窮的蒙古人被趕出自己的土地。 

雖然資本主義的回歸也加劇了民族之間的矛盾,但該作者也指出,漢族工人,特別是在內蒙古採礦業下勞動的廣大漢族工人,也遭受著可怕的剝削,忍受著骯髒的工作環境。漢族工人們的孩子也因為重金屬污染導致畸形。 

對民族問題的影響

這篇報導的作者進一步指出,當下的運動雖然以保護蒙古語為核心訴求,但與分裂主義甚至挑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政權沒有關係。實際上,許多抗議活動的口號都圍繞著批評政府減少民族語言生存和發展的空間是違反其自己憲法的。

以往,內蒙古地區對中共政權的抵抗力在中國境內少數民族內屬於最少,因此被提升為“模範自治區”。當任何衝突或異議發生時,中共蒙族官僚或多或少都從上層成功地為群眾爭取讓步。當然,這是在中央可能做出讓步的時代下發生的。 

但是,正如我們在世界各地看到的那樣,資本主義危機正在加劇社會分化和階級矛盾。為了維持統治的穩定,中國統治階級和中共越來越傾向於鼓吹大漢沙文主義。因此,近來陸續出台了各項沙文主義的政策,不惜犧牲地方人民和少數民族利益來加強中央政府的控制。這個想法被稱為“第二代民族政策”,早在2011年就由清華大學教授胡鞍鋼首次提出。胡認為,中國應該完全消除既有的民族自治制度, 因為它抑制了市場成長和民族凝聚力的增強。自習近平政權執政以來,中共已明顯朝著這個方向施政。 

我們已經看到旨在將新疆轉變為跨國物流樞紐的“一帶一路”計畫也帶來對維吾爾族人民的大規模鎮壓,包括強迫語言教育。在香港,結束“一國兩制”安排,侵犯香港人享有的民主權利的動機,源自於將香港融入中共策劃的大灣區計畫之需要。今次在內蒙古,官媒一再強調需要學習“通用語言”,即漢語。9月3日,內蒙古新聞網發表了一篇包括以下言論的文章

“學習和掌握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每一個中國公民應盡的責任和義務,是愛黨愛國的具體表現,是推動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需要,是加強民族團結、增強民族凝聚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基礎。”

在這種傲慢的言詞背後,隱藏著中共政權對維持控制的真正恐慌。然而,透過煽動漢族沙文主義來鞏固自身的習近平政權,卻在其疆土內開啟了新的戰線。

抗爭前景

儘管關於內蒙古抗爭的實際規模和動態的訊息仍不完整,但我們可以看到:抗爭的主要地點在校園內,許多師生採取直接行動來抗議新政策。

一份已經簽署的請願書。採納圓形的簽名格式是為了遵循蒙族過去反抗暴政的傳統,讓當局無法確定連署人之間的領袖。//圖片來源:合理使用一份已經簽署的請願書。採納圓形的簽名格式是為了遵循蒙族過去反抗暴政的傳統,讓當局無法確定連署人之間的領袖。//圖片來源:合理使用

然而,馬克思主義觀點,是迫切需要的。只有它才能將這些鬥爭與內蒙古其他工人和窮人以及中國其他地區的鬥爭串連起來。我們需要一種可以穿破中共所煽動的民族分裂的觀點,並在階級基礎上團結起來,對抗我們共同的壓迫者和資本主義體制。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