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工要怎么赢

《罢工要怎么赢?》是哈利·德布尔同志于1987年撰写的一本小册子。德波尔同志在1930年代期间曾是一位在美国明尼亚波利斯市煤矿集散场工作的青年,而后成为了历史性的 1934 年明尼亚波利斯卡车司机大罢工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帮助将罢工行动带向胜利。随后,他加入了美国社会工人党,也就是由托洛茨基领导的国际马克思主义势力在美国的分部。后来,他在 80 年代加入了美国的「激进劳动(Labour Militant)」组织,也就是当今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美国支部的先导。德布尔同志于 1992 年辞世。

1934 年明尼亚波利斯卡车司机大罢工到底有多成功呢?在罢工之前,由工会所组织的调查发现 1934 年明尼亚波利斯市的卡车司机们竟然每周需工作高达 90 个小时才能够挣到 9 到 18 美元的薪水,也就是说他们的时薪仅有一到两毛钱左右,根本无法温饱。同年,当地的劳苦大众更要忍受 3.5% 的通货膨胀(以政府公布的消费者物价指数来算)却没有增加薪资。当罢工在 1934 年八月底告捷时,资方代表同意将卡车司机最低时薪调升为每小时五毛,而其他工人则是每小时四毛美元,还有其他有关加班费薪率、不得歧视并保障工会会员,以及成立由第三方而不是由反工会分子所组成的劳资争议协调委员会。

不仅如此,这场罢工的规模、能量以及成效激励了全国各地的工会组织行动,将卡车司机工会转变成为一个重要工会,并促成了大型产业工会,如美国产业工会联合会(CIO)的兴起。我们必须知道在这个时期兴起至今的美国工会都是由共产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建立的。

1987 年,德布尔同志以 84 岁高龄综合了他毕生作为一个工人革命家的经验,撰写了这一本小册子——《罢工要怎么赢?》,并在书中重点的参考了他在领导 1934 年卡车司机大罢工的经验。当然这本不是一部对于那场罢工的完整纪录,而是带有他的经验总结对当代工人阶级所做出的一些建议,至今仍是相当适用且具关联性的。如果读者想对这场罢工有更详细的了解,可以参阅由德布尔的战友,大罢工的另一名重要领导人卡尔·斯科格隆所写的《明尼阿波利斯的故事》

在阅读这本小册子的内容时,读者们会发现德布尔同志的建言竟可以适用于今天。但在此,我们必须要对德布尔同志的分析做一个重要的补充:劳动阶级不但要击败老板们,他们更需要透过世界社会主义革命和马克思主义纲领来推翻资本主义,借以摆脱资本主义的危机并将社会向前推进。诚如马克思在《工资、价格和利润》中解释道:

在工业发展的进程中,对劳动的需求总是赶不上资本的积累。这一需求是在增加,但是与资本的增加相比,不过是在递减的比例上增加的。

以上所说的这几点足以表明,现代工业的发展一定会越来越有利于资本家而有害于工人,所以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趋势不是提高而是降低工资的平均水平,在或大或小的程度上使劳动的价值降到它的最低限度。既然这种制度下的趋势是如此,那么,这是不是说,工人阶级应当放弃对资本的掠夺行为的反抗,放弃利用偶然的机会使生活暂时改善的尝试呢?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们就会沦为一群听天由命的、不可挽救的可怜虫。我想我已经说过:他们争取工资水平的斗争,同整个雇佣劳动制度有密切的关联;他们为提高工资的努力,在一百回中有九十九回都只是为了维持现有的劳动价值;他们必须与资本家争论劳动价格,因为他们已经把自己当作商品出卖了。他们在和资本的日常冲突中如果畏缩让步,他们就没有资格发动更大的运动。

同时,即使不谈雇佣劳动制度中所包含的一般奴隶状态,工人阶级也不应夸大这一日常斗争的最终效果。他们不应该忘记:在日常斗争中他们反对的只是结果, 而不是产生这种结果的原因;他们延缓下降的趋势,而不改变它的方向;他们服用止痛剂,而不袪除病根。所以他们不应该只局限于这些不可避免的、因资本永不停止的进攻或市场的各种变动而不断引起的游击式的搏斗。他们应当懂得:现代制度给他们带来一切贫困,同时又造成对社会进行经济改造所必需的种种物质条件和社会形式。他们应当屏弃做一天公平的工作,得一天公平的工资!这种保守的格言,要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革命的口号:消灭雇佣劳动制度!


罢工要怎么赢

Harry DeBoer

 

现在企业资方越来越嚣张的欺负劳工了。尽管暴利赚尽,企业家们仍然贪得无厌地想要得到更多的让步。

就算工会能够透过协商得到加薪,但这些往往是微不足道且跟不上通货膨胀。

大家的生活水平每况愈下。很多工人只能在水涨船高的债务中勉强地过日子。

没有加入工会的工人情况更加艰困,低薪职位越来越多,缺乏组织的工人没有工会保障他们的工作,让他们只能面对各式各样不利的职场条件。他们的工时被短报,资深员工没有受到任何保障,他们被老板们随心所欲地资遣。

新气象

但现实并不应该如此,向资方不断让步的时代必须也必然会结束。一股全新的氛围已经在工人之间产生,各工会都开始回报部分非组织的工人正在要求组织运动,他们要的是薪资提高丶更好的工作环境以及工会能提供会员工作上的保护。显然,基层工人们有了更大的意愿来反击资方的攻势,更大规模的战斗即将到来,而我也预测不久的将来会兴起大规模的劳工运动。这本小册子是写来献给未来斗争的领袖和参与者们,罢工是赢得了的!

虽然罢工通常是最後的手段,但是这年头除非工人们有罢工的准备,否则老板们是不会在谈判桌上给工人们一个公平的交易。工人们需要准备暂停自己的劳动,已获得公正的结果。

在过去几年中,不少重要的罢工行动都失败了。离开岗位的工人反而被工贼替代,大型的罢工一个个失败,而工人们也永远失去了他们的工作。

这样的情况导致了部分工运人士得出错误的结论:罢工不再能取得成功。对於近来的失败,他们问:「抗争有什麽用?」因此,就算老板们能够提出够好的薪资调涨和工作环境改善,工会们仍然对资方有极大让步的妥协。

部分畏惧罢工的工会则诉诸了另类的战术,如发起公众压力运动。这些工会的领袖们声称这样的战术能够替代罢工。然而,虽然公众压力运动能够帮得上忙,但如果雇主认为工会没有罢工的准备,这样的运动仍不会有太大的成功机会。雇主只要觉得工会不会发动罢工,就会持续压榨工会。

1934 年明尼亚波利斯市大罢工作为一种典范

我对新一代的工人们充满着信心。我认为他们会转向以劳动抗争来为他们自己和家人争取像样的生活水准。

1934 年明尼亚波利斯市的卡车工人罢工行动是透过抗争赢得胜利的典范。我们瘫痪了全城的卡车交通丶赶走了工贼并赢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我们得到了工会的认证,迎来了第一份合约,以及加薪和更好的环境。

1934 年在明尼亚波利斯市丶托雷多市丶和旧金山市共同发起的罢工行动,更在全国引爆了澎湃的劳动抗争浪潮,奠定了美国大型工会的形成。1930 年代的激进罢工行动打造出现今各大产业工会。

但是在 50丶60和 70 年代期间,工会反而变得踌躇满志。过去血脉贲张的罢工纠察线抗争渐渐消失。之前工会设立罢工纠察线时,都认为大家会尊重并遵守,而当时的工人们也如此照办。但是在 70 年代末期和 80 年代期间,一切都变了。

雇主们变得越来越凶悍,他们发现原来他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破坏罢工。工贼行为变得泛滥,过去,没有任何人会越过纠察线。而今天全国各大城市的工人们都经历过雇主们利用工贼来破坏罢工行动。

1934 年大罢工的简史

赢得罢工的唯一方式,就是完全停止营运。如果罢工的场地是一间工厂或是其他店面,那它绝不能运行。如果场地是运输设施,那它绝对不能有任何进出。罢工代表着所有工作的停止。它意味着不能允许监工人员让厂房继续运作,它意味着完全防止工贼们占据工人们的岗位。如今,罢工是不能仅靠一束纠察线来赢得,胜利是需要一个由罢工工会所发起的街头大众运动来赢得的。

1934 年明尼亚波利斯的卡车司机大罢工事实上包括了三个罢工行动:当年二月的运煤司机们所发起的罢工丶後来五月的更大规模罢工,以及在七月重新发起,并为我们带来胜利的罢工。在第一次的运煤司机罢工行动中,我们刚开始时并没有足够的规模关闭所有的厂房。我当时组织了後来被称为「流动性纠察线」的策略。我们在工厂门外设立纠察线,但是让载满煤炭的卡车离开厂房,警察就认为运作仍然正常。我们让那些出厂的卡车离开厂房约两丶三条街後,就会开车把卡车挡下来,并将煤炭倒在路上。几天下来,几乎所有的煤炭卡车运输都完全停止了。那年的冬天滴水成冰,百姓们和企业们都需要煤炭,矿场资方因此迅速的让步,我们取得胜利。

当时,我和另一名年轻的卡车司机法雷尔·多布斯(Farrell Dobbs)被指派在夜间留在工会大厅里,为新的工会会员注册。上千名工人上门来加入我们的工会:司机总工会第 574 号地方分会(现改为544号地方分会)。当工人们看到了一群知道怎麽获胜的领袖们,他们会义不容辞的加入这样的工会,二月的胜利因此也壮大了我们的工会。

在五月的罢工行动中,警察找来了一批手持棍棒的「副警长」[1] 们来打散在街上抗议的罢工工人们。警察甚至偷袭了我们其中一次抗议行动,凶残地殴打我们的弟兄姊妹。後来我们也拾起棍棒来保护自己,并在一起大型街头抗争中赶走了那些「特约副警长们」,史称「副警长落跑之役」。

由於资方违背了与工会达成的共识而促成了七月的罢工行动。这一次警察竟然向手无寸铁的工人们开枪。两名工人因此丧生,还有近六十人受伤,其中大部分是背後中弹。

这起残暴的举动不但没有削弱工会的势力,反而强化了工人们的意志,并增强了大众对我们的支持。1934 年八月,资方终於同意让步,这是对卡车司机总工会和整个劳工运动来说一场极大的胜利。这场罢工让明尼亚波利斯开始成为一个工会城市,而且不仅激励了全城和全州各地的工会招募活动,甚至影响了整个美国中西部。

课本里没教的事

如今,学校教科书里都鲜少提到劳工们的故事,更别说工会的兴起以及工人们为了改善我们世界所做出的牺牲,老板们希望工人们遗忘过去的抗争。

当然,老板们都会说今天的情况与过去大相径庭。他们声称抗争已经成为过去,激进行动已经走入历史。有些企业甚至会给工人们观看重金制作的影片,赞扬劳资合作和「品管圈」会议如何能让工人和资方齐心协力地解决公司的问题。公司的路线最终还是:工作快一点丶生产高一点,还有绝对别对抗我们。

这些呐喊着「劳资合作」的油条老板们也同样会在谈判桌上要求工会让步以及接受工资冻结。

事实上,劳工和雇主之间的关系并没有任何基础上的改变,老板终究还是老板,只是今天他们用重金请来了一批懂得如何破坏工会的顾问来写一句句笑里藏刀的口号,「劳资合作」终究隐藏着削弱和粉碎工会的意图。

工会领袖们必须了解这就是资本主义系统。我们在 1934 年的领袖们正是了解到这个以营利为本的系统让资方雇主们不断地试图破坏我们的工会,虽然这些领袖们并没有试着将他们革命性的观点灌输在广大会员心中,但是他们的观点以及革命性的组织方针是赢得罢工胜利不可或缺的工具。

工人们的心得

工人们从 1930 年代的经验中了解,他们可以透过大多数人的团结来反抗破坏公会份子,并赢得必要的薪资调升以及环境改善。五十年之後这事实仍然不变。工会必须能够组织大量的纠察线,集结数以百计甚至千计的工人来防止工贼得逞。有些工会领袖会说这在今天是不可能的,。他们声称雇主们在罢工开始几天内就会跑去法院申请禁令,限制每个厂门的纠察线只能由两三个人看守。

对此,我的回应是:在 1934 年,就算是整个墙壁都贴满了禁令,我们也不怕。老板们总是会找到反工会的法官来签一张纸,但是罢工行动的成功最後还是攸关於各方势力的角力。如果我们的势力比他们的大,我们自然会赢。

当然有些工会领袖会说,如果我们不顾法院的禁令而继续大规模的抗议,警察就会逮捕我们。

我的回答是:那又怎样?让他们的监牢装不下人。工会应该保释被逮捕的工人并送他们回到罢工的阵容里,而且警方任意逮捕的行为将激怒更多人加入抗议的阵营,我们必须确定我们罢工的工作场地没有营运。

领袖们可以造就的不同

有些工会领袖们声称这年头我们没办法动员那麽多工人,因为工人都太被动了。这完全不是事实。近年来美国各地都有发起大规模的罢工行动,数以千计的工人和他们的支持者们围着厂房示威抗议,这反映了一股新激进化潮流的发展。然而,虽然在部分案例中工人们有做好采取行动的准备,但他们的领导却没有在罢工行动中成功的关闭厂房,工贼得以进入工厂并导致罢工失败。领导们必须采取基本的行动:组织大型的纠察线,并防止工贼进入工作场所内。

当然你不免会问:那我们要怎麽组织上千名工人上街抗争呢?这是个很好的问题。

首先,有一群愿意采取这些行动的领导是必要的,如果你的工会领导们没有一位是够格的斗士,那你就必须要选新的领导出来。你必须要提名完全认同工会民主以及愿意与资方抗争的人来担任工会的领导。

再来,你必须要发展出一套完整的策略。这本小册子虽然不能帮你逐一审视所有在劳工抗争中所遇到的问题和解决方式,但至少能够提供一些方法,任何策略都有一些关键的因素。

成功的罢工需要整个劳工运动的参与和支持,而建立这种大规模的支持系统其实可以防止罢工的发生。如果雇主认识到他必须要对抗全市或全州的劳工运动势力,那他必定会在逼使工人们进行罢工前审慎思考他的决定。地方工会领袖必须设法接触市政府或州政府内的劳动部官员们,向他们解释老板们对工会的不利意图并争取他们的支持。当他们愿意伸出援手时,也应该公开的感谢他们。

把形势做大,试着在罢工发动日前发起几个大型示威运动,并邀请知名的工运领袖们来演讲,以精致的传单和海报来宣传。不要只邀请自己的工会会员,而是地方上所有的工会会员们来参加。巨细靡遗的想好每一个细节,确保女性和少数族群会员们能够扮演重要角色。我们在 1930 年代的工人组织也会派人去接触失业的工人们,将他们组织成我们工会内的失业工人团体,并加入我们的纠察线。今天也应该要这样做,如果失业的人站在我们的这一方,那老板们就很难请他们来替代原来的工人们,失业的工人往往是老板们在面对罢工时首先接触的对象,藉以破坏罢工行动。

在商业和劳动刊物上放置显眼的广告,解释工会的诉求并列出所有支持你罢工的工会。从你的工会中派人到其他工会的会议上去倡导你的诉求,请知名的劳运领袖们致信全州各地的工会阐述所有的问题,并请求他们支持和派人参加你们的示威以及纠察线。把形势扩大丶扩大再扩大。

制作一些印有罢工口号的胸章然後发给工厂和全市的工人们,让他们戴上。确保有关这次罢工诉求的文章被刊登在劳动和其他新闻媒体上,开记者会并邀请知名劳运领袖来参与丶支持,请个别工会会员来向大众示范为什麽他们现在收受的薪资完全求不得温饱。

罢工当然是要有强大组织性的,而 1934 年的明尼亚波利斯罢工则是一个经典的例子。我非常推荐法雷尔·多布斯的着作《卡车司机的造反》(Teamster Rebellion),这本书很详细地记载了整个经过。

我们组织了一个负责发放粮食给罢工工人和他们家人的委员会,烹饪食材是由支持我们的农夫和菜市场捐赠的食物,供应给大家热腾腾的饭菜,这不仅维持住罢工,而且深化了工人之间的团结。

我们请了一位医师和几位护士们坐镇在罢工委员会的办公室里,以便照护在罢工行动中受伤的工人们,这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准备。

我们也发行了这个国家有史以来第一份每日发行的罢工报纸,名为《组织者》。在罢工期间,我跟你保证拥护资方的媒体绝对会设法扭曲事实。你必须要有自己的刊物来解释你的诉求并散发罢工内部的事实。一份罢工日报可以作为将罢工工人及他们的拥护者团结起来,并教育大众,为罢工一方赢得新支持者的手法。

所有能增进劳动团结的手法都是必要的。你必须接触所有地方工会以及女权和社区组织,你的目标是将资方孤立起来,并用大众的压力来强迫他们让步。

在罢工前,越是有缜密的计划丶你和全劳工运动圈之间有越大的连结,罢工发生的机率越会降低。资方可能因为罢工一方的能耐和决心,而不太会想要跟工会正面对决。

罢工的一方也要着重在关照经济情况最艰巨的工人们以及他们的权益。一个福利委员会必须会晤讨债公司和房贷公司来纾解任何问题,工人们应该在这些问题上得到保障。关照经济状况困难工人应该是罢工行动中优先处理的问题,我曾经看过罢工工人完全忽视试图跨越纠察线的工人,这真是大大的不幸!如果工会花点时间关心他们的情况,这些人可以成为工会最坚定的拥护者。

如何唤醒我们的工会

你可能会问:「要怎麽唤醒我们的工会呢?这些点子虽然好,可是我们工会会员都不来开会,也不参与。」

我认为工会民主应该是任何工会的骨干,越民主的工会就会越强大。很多时候,会员们不来开会的原因是因为就算他们出席,很多事都已经被少数人决定好了。会议必须更开放丶更民主,工会所有的重大决定必须在会员们公开讨论和投票表决後才可以执行。如果你工会的领袖没有遵循民主原则,那你就要组织投票罢免并另选新的领袖。有了愿意抗争并致力维护工会民主的领袖,基层会员自然会变得越来越主动。工会领袖必须公开的与会员讨论他们的战术,也有必要鼓励基层会员在一套完整的策略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讨论丶计画与投票是很重要的!当你的工会越来越民主时,你会发现越来越多工会会员们会愿意参与攸关他们生计的讨论。

在司机工会第 574 号地方分会里,我们选出了代表不同工厂的工人代表。我们也选出了一些人担任申诉委员会的委员,他们每个月开两次会并倾听着任何想要申诉的工人投诉。我们也透过投票产生了一个谈判委员会。在 1934 年的卡车司机罢工行动中,我们所选出来的委员会有一百名委员,这个委员会在定期的工会会议之间开会,扮演着传声筒的角色。在罢工进行时,领袖提出的提议会先交给这个百人委员会,委员会会先审查这些提议并达成共识,之後再传达给所有工会会员们进行表决。这个民主的过程强化了我们的罢工行动并且将领导阶层与基层会员的要求连结起来。

有些工会领袖们并不会同意这样公开的民主制度,在罢工或谈判进行时,他们捍卫保密的必要。不过,我发现这些保密其实经常是一种在工人们背後达成妥协的手段,虽然每一个共识都包含了一定程度的妥协,但是工会的决定必须由会员们来做出。所有的诉求必须经过会员投票表决通过。会员们也必须决定哪些诉求可以由工会在谈判桌上撤销。工会越民主,会员们就会越积极的参与;工会越不民主,当资方逼使工会与他们对决的时候,基层的会员就会越不信任领袖们。

把工厂关起来

关闭企业可以用很多不同的方式来达成,这本小册子当然无法提到每一个策略。但以下是一些关键的要点:

•     大规模的纠察线丶抗议:任何的罢工都要包括这一点,你光靠数量就可以停止工厂的运作。

•     厂外席地抗议:有时候抵抗大量员警和国民警卫队最好的策略就是指挥几千个人坐在几个重要厂门前面。他们可能会发动大规模的逮捕行动将你们拉走,而工会则应该要保释你们,让你们回去坐。

•     厂内席地抗议:我们在 1930 年代使用的席地抗议,也可以在现今应用。当工人们成功地坐在工厂里面时,老板们很难将他们赶走。

•     驱逐工贼:当资方请工贼在罢工行动中重开工厂时,我们会组织我们之中最精锐和激进的工人们到厂房内将工贼赶出工厂。

•     大型游街示威:这可以是一种建构大型纠察线以及停止厂方运作的一种方式。

与工人们沟通

後来成为我们地方分会会长的卡尔·斯科格隆(Carl Skoglund)其实是 1934 年明尼亚波利斯罢工的主要策划者,他经历了无数次的劳动抗争。我记得在 1934 年二月的运煤司机罢工时,跛脚的他搭着我的肩膀与我回到了我们的公寓。他对我说:「哈利,很多工人一开始不会了解我们为什麽而战。我们必须跟他们对话,跟他们解释这场罢工的意义,给他们机会来了解。在你给他们机会之前,你绝不能排除他们参与的可能。」

後来第一批来拜访我们的非会员工人之中的一人证实了卡尔的建议。

我们跟着一辆卡车从矿场到几条街後将它拦了下来,我们向那辆卡车的司机解释了我们的诉求以及我们罢工的原因。那位司机听完後相当的生气,他说他的老板扭曲了我们罢工的诉求。随後,他甚至跳下车来帮我们把煤炭倒到路上!当晚,他造访了工会办公室并加入了工会。罢工以後,他成为了一名忠实的工人代表。

这是很重要的一课,你必须要向工人们解释你为什麽要罢工,包括那些被请去当替补工人来破坏罢工的人。很多时候如果你跟这些工人有了对话,他们会加入你的阵营。当然如果他们还是不支持你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虽然在这个充斥着反工会宣传的社会里,很多人对工会产生了反感,但是他们也时常在听了你的解释後改变想法,选择和你站在同一阵线。

你也要用同样开明的态度来对待一开始认为没有必要诉诸激进策略的同事们,当他们看到这是可行丶有效的方针时,他们会改变心意的。

把没有组织的工人们组织起来

未来很多重要的抗争将会是为未组织的工人们发起的,你们必须要把这些工人组织成新的工会。今天的工会会员很多都只有高薪的工人,而工会领袖们也忘记了他们工会是如何成立的。大规模组织纠察线并取胜的策略也要沿用在组织工会的工作上,所有的会员都应该要参与集会和组织工会,争取整个劳运界的支持。在谈判合约的时候,老板们经常会用恐吓的方式来迫使工人服从。雇主们经常会威胁要求加薪的工会,声称他们会把公司搬到其他劳动力更便宜,没有工人加入工会的地方。如果公司有对工人进行在地训练,那这样的举动很可能只是虚张声势而已。但是工会的反应必须要是即时的,如果老板们决定要把工厂搬到他处,那工会领袖们应该说:「我们会派人到你的新工厂去组织那边的工人。如果你搬到国外去,我们的国际工会会确保你不管搬到哪,我们都会把你聘请的工人们组织起来。你走到哪,我们就跟到哪。我们绝不会让你剥削你的工人。所以你最好在谈判桌上给我们一些更合理的条件,不然你到哪里都不会好过的。」

能够保证赢得良好合约的最佳方式就是努力将人组织起来。我们在 574 号地方分会的格言是「每个会员都是组织者。」负责州际运输的卡车司机不管将货载到哪里都会鼓励当地的工人们组织起来。这个格言到今天依然适用。

当越多工人进到工会里,资方就越难以找到能够破坏罢工的替代工人。这也会让工会成为更能够推进社会正义的进步力量。

工会必须为社会基层丶劳苦大众发声。我们必须关照单亲家庭丶三餐不继的孩子们丶残障人士以及任何受到歧视的受害者。我们必须为很多已经退休却无法靠退休金和社会保险生活的老年人抱不平。

我们要为他们抗争,而我们还能因此重建工会的威信。当我们在争取合理的工资和工作环境时,他们的诉求也一样是我们的诉求。

 

[1] 当时的美国警察在人手不足时会临时聘请一些地痞流氓来协助攻击示威人士,并将这些人任命为「副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