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十五周年

Chinese translation of 15th anniversary of Tienanmen by Rob Lyon (June 4, 2004) 罗布·莱昂

天安门广场示威始于19894月,目的是支持前共产党总书记胡耀邦,他由于反对施加于1986年参加天安门广场示威的参与者的严酷的惩罚,已被剥夺了权力。胡耀邦被视为支持中国工人和学生的更大的民主和自由的一位党的领袖。学生们极其反对那场由共产党发动的旨在使党的前任领导名誉扫地的运动。

政治革命

然 而这仅仅是一个点燃了在中国发展了一段时间的不满情绪的火药桶的火星。学生示威由请愿迅速发展为反对腐败、贪污、任人唯亲和官僚主义独裁统治的要求。来自 全国各地的学生们迅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示威和罢工在全国展开。对广场的占领成为一个焦点和因加剧着的通货膨胀和腐败而惊觉的工人的参照点。

与 西方的宣传相反,这场示威不仅仅是要求“民主”、资本主义或市场化改革。尽管许多学生领袖是亲资本主义的,但学生运动发生了分裂。学生们与工人们共聚一 处,高唱《国际歌》,以便向全世界表明他们是支持社会主义的。就在军队到来、用坦克和步枪的火力清洗广场之前,许多普通学生已要求学生领袖下台。他们也谴 责了学生“领袖”,因为他们从广场上赶走了工人,因为他们拒绝了工人提出的总罢工的号召并拒绝了兵工厂工人代表团准备提供的武器。

天安门广场示威实际上是中国工人阶级对中国政治革命的第一次尝试。北京的工人组成了北京自治工人同盟(BAWF),它具备着作为这场斗争本应采取的方向的革命的无产阶级的本能。有一个事实,甚至在今天也很少被中国和西方的出版物报道,即军队在198964日如此心狠手辣地干涉的首要原因,正是这支力量的存在。这个组织,这个代表了中国无产阶级的觉醒及其独立和革命精神的组织,在官僚集团的顶层引起了惊慌和恐惧,而这些官僚最终决定镇压这增长中的反抗。BAWF要求工人对工业的控制,并力劝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士兵将他们的枪口指向他们的压迫者。一项由该组织发表的声明说工人将采用包括罢工在内的一切和平手段来实现他们的目标,并进一步说,“我们将用我们的鲜血重筑巴黎公社墙”。

BAWF在北京居民中获得了广泛的支持,并且它是党首们决定镇压示威的主要原因。学生的参与已经减少,但党害怕工人部分的起义。BAWF在数周内转变了学生运动的性质,而在宣布戒严后他们为国家政权而有力地挑战着。虽然为和平解决进行了尝试,但学生和工人的要求将意味着官僚的独裁统治的末日。

落后的士兵不得不从各省被调入北京以镇压反抗,但还是有大约110名军官和1,400名士兵拒绝作战。北京市民极其反对军队进入城市并且工人与军队发生了冲突。当军队准备进入广场时,路障被竖立起来。

对广场的占领的镇压是残忍的。正是工人和BAWF的成员遭到了最凶残的镇压,因为邓和党要给工人们上一课并告诉他们谁才是老板。没人知道广场上杀死了多少人,估计的数字其范围为50010,000

党害怕天安门

时至今日,中国共产党还是害怕对天安门广场示威的纪念。抗议活动仍被官方贴着“反革命暴乱”的标签。抗议活动的信息很难传出并已遭到了压制。共产党已徒劳地试图镇压所有关于那些事件的纪念。随着15周年纪念日的临近,中国当局增加了巡逻和便衣警官以监视广场。任何公开示威皆被禁止,除了香港,那里政府因将禁止2007年的选举而激起了民愤。多数幸存下来的参加了15年前的示威的活动家已被从家中带走或被软禁在家中,因为害怕他们会搅起事端。许多参加者仍在服长期徒刑,而许多人则下落不明。赵紫阳,那个因反对镇压而被清除,并向学生提醒了政府方面准备攻击广场的决定的前共产党主席,仍生活在软禁中。他从前的助手,鲍彤(Bao Tong),那个还在为那场镇压的牺牲者和入狱者的平反而斗争的人,还处在严密的监视之下。

共产党害怕对天安门广场的屠杀的纪念,因为它可能再次成为引发群众运动的火星。中国今天的形势是爆炸性的。

1989年以来,中国共产党已在中国向着资本主义复辟跨出了大步。这已在中国引起了普遍的社会不平等,在过去数年中引起了罢工和示威的轩然大波。据报道去年在四川省有1,500起抗议和示威。在2002年,由1,300起由学生团体和青年共产主义联盟组织的示威,以及2000起未经学校当局授权的学生集会。

在过去几年里工人罢工和示威已有大量增长。这是主要国营企业关门倒闭却没有给工人提供新的工作或找到工作的前景,同时又没有失业补偿的后果。在20024月,据估计有2,000名苏州“铁树(Tieshu)”纺织厂的工人和退休工人,在他们要求清偿欠发的福利费和反对工厂中的腐败的正在进行的斗争中,开始进行公开的游行示威。工人们已阻断了铁路,并已有了与警方的多起流血冲突。石油工人一直在抗议中国石化公司对他们的待遇。四川达州(Dazhou)的出租司机由于听说他们的执照将被吊销并拍卖出售,一直在举行静坐示威并已多次开展罢工行动。3月,1,000名酿酒厂工人示威,并阻断了铁路,反对公司重组和裁员(更多工人罢工和劳资争端可以在中国劳动公告找到)。辽宁警方已声明在2000年一月至2002年九月间,已有9,559起罢工和示威,约860,000人参与其中。中国工人咬牙切齿地接受了向资本主义的运动,但他们的挫折和愤怒正开始沸腾。

向资本主义的运动

这些示威已成为政府亲资本主义政策的结果。国营农场和工厂中的农民和工人,由于国有工业被出卖并重组,已遭到重创。在中国离开它的国家计划经济并开始市场化改革的同时,中国已有了失业者和领取失业补助者。据估算中国有1.5亿人失业。工资已被大幅度削减,而工人则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权利。私有企业中的情况也没强多少,吸引着外国投资的是他们为外国帝国主义提供的低工资。

今 年三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专为“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用制经济成分的发展”而设计的宪法修正案。大会还被要求通过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的明显是意在为 中共当前向资本主义的运动提供理论辩护的“三个代表”。政府现在谈论私有成分补充着国有成分,并公开谈论“市场社会主义”。其实际意义是在钢铁、纺织和能 源产业中仍占主导的国有工业为私有成分和外国公司提供廉价商品,而它们则在将这些产品卖到西方时赚取高额利润。国有企业资金不足,又几乎没有投资,这意味 着许多国企或者关门,或者被这个国家中增长着的资本主义成分吞并。

大会还被要求通过一项条款,该条款声明“公民的合法财产不受侵犯”。这是对一项已经确保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的条款的补充。

《人民日报》已断言在国民经济增长中现在有一半是来自非公有制经济,这在过去几年中约占7%

20018月以来,中共已有了容纳资本家和资产阶级分子的巨大变化。它现在宣布“私有企业的所有者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建设者”。然而,这只是使党跟上现实形势而已。在1993年,13.1%的“个体工商户”是中共成员。在2003年这已增至29.9%。这些有钱的精英们现在正开始在党内占据要职。工商联——资本家贵族俱乐部——的两位主席,徐冠巨(Xuguanju)和殷明禅(Yinmingchan),这个国家中最富有的两个人,并且是一些最富有的公司的所有者,在他们各自的省里已成为中共的二当家。在一个一党制的国家中,他们清楚地认识到,为了向他们的目标推进并保护他们自己的利益,最好是在党内工作。

中国在1991年开办了它的股票市场,从那时起已有允许私人企业进入此前向他们关闭的部门,例如基础设施和公益事业。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前期以来,已有将这些国有企业转变为合股企业的运动。根据去年11月的一项报告,中国的注册“私人企业家”从1993年的23.8万上升至2002年的243.5万。受雇于这些企业的工人数量由370万上升至3410万。一月,据报道中国私人企业已达到296万家,总资产超过3.35万亿元(4050亿美元)。它们在2002年的GDP贡献率为23.3%

很 明显中国的官僚统治集团注意观察了苏联和东欧的事变。党的一派想走上资本主义复辟之路,但他们又想保持统治,而不走苏联和东欧的道路。同样明显的是在市场 化改革和向经济中引进资本主义的过程中使自己富起来了的发展着的官僚和资本家阶层认识到这一点通过共产党得到了最好的保证。

然而存在着风险。中国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和重组已毁掉了数百万工人的生计。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院的副院长,中国主要政策智囊团的一员Fing Nang 在三月所说:“马克思主义是关于私有财产的消灭的学说。今天,我们正向后转,承认并保护私有财产。人们对此很有情绪:‘那么我们的革命是为了什么呢?所有那些生命的失去和种种牺牲是为了什么呢?’那就是为什么人们感到难以接受我们保护私有财产。”

2002年,中国是外国直接投资的最大接收国,引进了530亿美元。经济正每年增长7%。但这不会持久。负债占中国国民经济的38%。美国将中国视为一个它可以倾销其产品的市场。中国的进口已比出口增长得更快,约40%30%。 他们没有看到中国自己可能成为一个出口大国。中国货币紧盯着美元,而中国已在美国和拉美找到可以倾销其廉价商品的市场。美国现在正是在这一点上指控中国, 并已责备中国导致美国制造业每三个工作中的一个的丧失。中国已被指控为经济攻击。最近美国已使美元贬值以图推进生产和出口,并出口失业。这是对中国的直接 攻击,以图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减少以利美国生产。

在过去的这段时期中已有一整套与美国进行的争论。关于汇率,贸易赤字,WTO。北京政权非常严肃地对待这些,因为经济低迷将导致更多工作的丧失和数百万人经济破产,而这将转而引起更深的社会动荡。

这就是为什么官僚害怕天安门的纪念以及任何关于为牺牲者和入狱者平反的讨论。在工人示威和罢工增长的同时,中共的一部分人想要扫清关于中国工人和BAWF的革命斗争的任何记忆。他们害怕新的工人革命运动,那些工人将从天安门示威中汲取经验和教训而将他们的斗争加深到以真正的社会主义为目标。

对天安门的公开讨论可能分裂党,因为那些卷入其中,或者从其中受益的上层领导仍旧活着或仍旧掌权,而党内有些人则想看到平反。党内已有了紧张,表现为那些从资本主义改革中受益的人明显地支持向资本主义的运动,而那些反对者则希望逆转资本主义的侵袭。

中 共在中国采取的方向将由世界经济决定。只要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看上去还好,党内的亲资本主义分子就将受到鼓励并继续朝向资本主义的运动。如果世界经济出 现低迷,或者中国自己出现危机,党内支持国有工业的成分可能会抓住时机并扭转某些朝向资本主义的主动性。然而,中国的经济危机将释放出强大的社会力量。工 人和农民因抱有提高他们的生活的希望而允许了朝向资本主义的运动。如果这些希望破灭,他们将迅速地沿着革命的方向运动,正像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事件。党害怕这个,并想扫清关于那些事件的所有记忆。对中国工人阶级来说,他们必须回到传统,得出必要的教训,那将是他们能够将自己组织成为革命的组织,像那BAWF一样,它有了革命性的领导就会在中国进行政治革命并进行朝向真正的社会主义中国的运动。中国革命将是对全亚洲工人的鼓舞,并且是引起遍及整个地区的革命运动的火星,它将导致作为亚细亚社会主义联邦的一部分的社会主义中国的建立。

200464